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巴统》之谜


□ 周湘鲁

《巴统》之谜
周湘鲁

斯大林与布尔加科夫的关系,是布尔加科夫研究中绕不过去的话题。以斯大林为主角的剧作《巴统》更是将这一问题直接推到了人们面前。很多人将《巴统》视为米哈伊尔·布尔加科夫的“败笔”。的确,《不祥的蛋》、《狗心》、《恶魔纪》、《白卫军》、《逃亡》、《大师与玛格丽特》……在这些作品构成的背景之上,纪念斯大林诞辰六十周年的剧本是一个不和谐的音符。《巴统》是布尔加科夫的最后一部剧作,因此就更加耐人寻味:它意味着在苏维埃政权下生活了二十多年之后,剧作家最终改变观点,选择顺应时代大潮,接受了苏维埃的官方文学规范?还是布尔加科夫为了换取发表作品的权利(特别是《大师与玛格丽特》)、为了改善糟糕的物质生活状况而做出的妥协?抑或如某些评论家的猜测,《巴统》其实是一部“密码暗语”式的作品,包含着与表面文本迥然不同的言外之意?最后,这部以青年斯大林为主人公的剧本究竟是发自真诚还是违心之作?剧本和作家后来的命运更让人扼腕。对这部“歌颂”自己的作品,斯大林态度坚决:不许上演,不许出版。连反映白卫军流亡生活的《逃亡》,斯大林都认为经过修改可以上演,而《巴统》没有任何机会。七个月后,布尔加科夫去世了。
布尔加科夫生前曾经在给政府的信中写道:“在苏联俄语文学广阔的原野上,我是唯一仅有的文学之狼。有人建议我染染毛色。荒唐的建议。染色的狼也好,剪毛的狼也好,他总归是不像卷毛狗。”布尔加科夫和许多十月革命后留在俄罗斯的所谓“内部侨民”一样,对苏维埃政权持保留态度。他的与众不同之处是从不“假装卷毛狗”。而这,很可能是斯大林对他另眼相看的原因。一九三四年第一次作家代表大会召开时,有人发出这样的疑问:“为什么米·阿(布尔加科夫)不接受布尔什维克?……现在不能不问政治,不能置身事外,只改编剧本……”布尔加科夫的妻子在日记中写道:“朱赫维茨基对布尔加科夫软磨硬泡,请他发声明表示接受布尔什维克。”许多人建议布尔加科夫创作“合宜”的剧本来改变命运。一九三七年,当有人再次提议时,布尔加科夫当即反问:“谁派你来的?”说服者发火了:“够了!您在搞国中之国。还能这样下去多久?应当投降,大家都投降了。”
布尔加科夫坚持独立见解的勇气令人敬佩,但现实环境不能不令人产生真实的恐惧。一九三四年六月曼德尔施塔姆被捕时,布尔加科夫和他就住在同一栋楼。在布尔加科夫的家庭日记里,记录着皮利尼亚克、柯里佐夫、巴别尔、基尔尚、梅耶荷德被逮捕,奥尔忠尼启自杀以及图哈切夫斯基等军事将领被枪决的日期。长期孤立无援的处境对布尔加科夫的精神状态产生了极其恶劣的影响。苏联第一次作家代表大会召开之前,根据其夫人布尔加科娃的日记,“M.A.(布尔加科夫)感觉糟透了——死亡、孤独的恐惧。只要有可能他就躺着”。
一九三六年二月七日,布尔加科娃在日记里写道:“……米沙终于决定写一个关于斯大林的剧本。”此时《真理报》上刚刚刊登了批判肖斯塔科维奇的文章《噪音代替了音乐》。为这个剧本,布尔加科夫还去见了莫斯科艺术剧院新领导阿尔卡季耶夫。同年三月,布尔加科夫的新剧《莫里哀》被禁。在一封写给内务机关的告密信中这样描述当时的布尔加科夫:“情绪十分压抑(他又开始害怕一个人在街上走),尽管他尽力掩饰……”《莫里哀》被禁一周之后,布尔加科夫在与文艺委员会主席凯尔任采夫的会谈中再次提起有关斯大林的剧本。但“上面”对布尔加科夫的表态没有任何反应。创作搁置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