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浮华裙尽,冰凉入心(外二篇)


□ 雪小禅

雪小禅

  都曾经喜欢过鲜衣怒马的生活。

  记得几年前,偶遇一个才情男子,他是我们这个城市中的名人,传说中的五花马千金裘当然有他。无数女人为他倾情倾财,不计后果。但是他,仍然谈笑间将她们挥去,不在意。

  那次酒店偶遇,他忽然被椅子尖锐的什么东西剐了衣服,然后哗啦啦,几万块钱从口袋里掉出来,满地的粉红纸张,人民币上毛主席威严地看着经过的人们。他笑着解释:刚从牌场上回来,赢的,赢的……有掩饰不住的小得意。

  再后来遇到,忽然就安静了。他跑到这个城市边缘种莲花了,不再与众人玩了,过起半隐居生活。

  问及,他轻笑:浮华褪尽,冰凉入心。应该享受的和应该挥霍的都已经过去,总不能一辈子是一个狂浪无边的人,你看弘一法师,聪明人都如此,做名士是真名士,做公子亦是真公子,当然,做和尚又是真和尚。他果然烟酒不再嗜,即使爱情这件事,也素淡了许多。他身边陪着种莲的女子,居然相貌一般,只是素雅得很,白衣黑裙,乌黑的短发,看的人以为到了清末民初。带着民国时期的儒雅。

  想想自己亦是吧。

  少年时无尽的狂妄,一定要出尽风头拉倒。一定要衣不惊人死不休,想象的生活应该是电影一般,艳丽,凄凉,带着淡淡邪气……似自己的游园惊梦。即使爱情,也是愿意飞蛾扑火死缠烂打。到现在才明白,好的爱情,一定是充满了惦记和怀念,在心里珍藏一个人。这种爱情,冷静温暖,却也刻骨铭心。

  看过阿城描写侯孝贤电影中的一段,其实是写人的成长:"人奔过来,街边的老头依然扳着腿吃食,人又奔过去,转过街角,消失,复出现,少年人的精力,就是这样借口良多,毫不吝啬。挥霍之中,又烦愁种种,弹指间就嘴上长毛。第一次遗精,用手沾来闻,慌慌的。父亲死了,守夜时听鬼故事。母亲死去,哭得令哥哥奇怪地瞄一眼。人就是这么奇怪地长大了,渐悟世理。而明白之后,能再素面少年时的莫名其妙,非有特殊的品性。"看完后非常心惊,每个人都曾繁花如少年,都曾经不管不顾,在时光中一味地沉溺或挥霍,以为时间多得用不完,以为明天过去永远有明天。

  所谓的似水流年,王小波说,"就如一个人中了邪躺在河底,眼看潺潺流水,波光粼粼,落叶,浮木,空玻璃瓶,一样一样从身上流过去。"这个比喻真让人惆怅伤感,那么空灵那么唯美,到最后,一定这样安静了,一定褪去了浮华,当然,同时褪去的还有青涩。

  我记得大学时开联欢晚会,我曾经穿过一条银色的雪纺裙子,上面缀满了亮片和银丝。在晚会结束后我跑到雪地里去看星空,抬起头来时,感觉脸上是冰凉的——那一刻,我希望永远过不去。

  但终于过去。

  更多的时候,我是穿着素衣的女子,在超市里选一些生活用品放进冰箱,定时去楼下散步,取报纸和稿费单子,听一段苏州评弹或昆曲,约好和朋友去喝个茶……日子早就过得有条不紊波澜不惊,长风万里,我回到的,居然是自己饱满的内心。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