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滚滚长江东逝水


□ 胡传永

  昨晚打开央视经济频道,正赶上记者在对长江的污染情况作实地报道,于是静下心来,看。这里我用了“静下心来”一语,多少带了一点“按捺”的成分在里面,因为我如不静下心来按捺住自己,就有可能看不下去,就有可能“眼不见为净”换了频道——长江的污染太严重了!仅就污水污染(除去其他方面的破坏,如淘沙、建电站、倾倒垃圾等)严重得超出了我的想象,超出了一个良心未泯人的心理最大的承受力。
  报道说:每天沿岸居民生活和工业用废水对长江内的排污量相当于一条黄河每天的流量!
  报道说:长江水域横遭污染正以成倍的发展速度向前推进!
  报道说:最乐观的估计,长江只剩下10年的寿命了!
  听到水文专家说“如照这样的速度发展下去,长江的寿命最多只有10年”的论断时,我倒吸了一口凉气——中国人如何能接受这样一个残酷的现实?
  想到了这条古老的大江,6380平方公里的大江,仅次于亚马孙河与尼罗河名下为世界第三大河流的大江——她最初的名字是藏人叫出的——母牦牛的河流。她从青海的唐古拉山脉款款而下,戴着蓝天白云,披着洁白雪纱,携着鲜花绿草,从沱沱河起步,与当曲河、楚玛尔河相汇,走过西藏、四川、云南、湖南、湖北、江西、安徽、江苏,在上海归入大海。我们无法知道洪荒时代长江究竟是什么样子,但从她的母性的名字即可想象得出,当初的她是如何的冰洁玉润,是如何的清丽逸然,又是如何的俊美溢彩……
  想到了李白的咏赞:“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杜甫的唱诵:“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苏轼的感叹:“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杨慎的高歌:“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如果在这些先贤的眼里,长江不是浪花飞雪,不是波澜壮阔,不是滚滚玉珠,又如何来引发他们的浩然之气,给后人留下这许多千古绝句!
  15年前我陪夫君王政出游三峡,我们从安庆坐船溯流而上,至白帝城折回,那是我第一次见到长江,长江水虽然不在我想象的清澈之内,但基本上还有个江水的样子。一路上除了睡觉吃饭,我和夫君都爱站在甲板上,唱杨慎的“临江仙”,看两岸青山,戏船舷江水,不亦乐乎。回来时夜过三斗坪,是时,国家正在豁上一切投入对三峡大坝的建设,面对沿途的开掘和蚕食,面对三斗坪两岸机械作业的喧嚣和通明刺目的施工灯火,我的内心于突然之间如遭刀割般地疼痛起来,这是一种人与自然的通联的疼痛,我禁不住为长江的当下,为长江的未来,伤心地哭了。回来后写了一篇祭文——《告别三峡》。文中表达了我对长江未来的担忧和痛惜之情……
  一月前我去南京,因今年入秋以来,一直少雨,沿途所见到的河流塘渠的水位都很低。车过南京长江大桥时,我向下轻轻一瞥,瞠目结舌,只见草木萧疏,堤岸裸露,往来南北的船只,浆在混浊如泥汤的水面上,水在船下缓缓挪动,如行将就木、病入膏肓的老人。江水缺失的岂止是活力,那是大江的魂魄,大江的生命……透过车窗我闻到了一股浓浓的腥臭味——这哪里还是我们的母亲河长江?哪里还是诗人墨客所赞誉的“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的东去大江!简直就是一条巨大却又日渐干渴的污水通道!大江东去,淘尽的不是千古风流人物,而是我们母亲长江的命,长江的血,长江的脉。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