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无遮的光芒


□ 陈世旺

  在美国文坛上,西奥多·德莱塞(Theodore Dreiser)不仅没有受到应有的足够重视,反而由于他朴实的文风和亲共的政治立场等原因,遭到不少批评家的指责与诟病。德莱塞在世时,由于有孟肯(H.L.Menchen)、舍伍德·安德森(Sherwood Anderson)等人的支持与辩护,他是美国文坛无可置疑的领袖——《嘉莉妹妹》是美国小说中“一座具有历史意义的里程碑”,《美国的悲剧》是“我们这一代伟大的美国小说”。而且,他的长篇小说很畅销,剧本经常公演,自传吸引着好奇的美国人,政论集激起美国社会的千层浪。美国人自豪地称他为“我们的罗曼·罗兰”。一九四五年德莱塞病逝,之后形势便急转直下。那些不喜欢他的批评家如特里林(Lionel Trilling)、索尔·贝娄(Saule Bellow),纷纷撰文对德莱塞加以批评。尽管仍有不少知名评论家替德莱塞进行了捍卫,但批评派显然取得了优势——之后的批评家对德莱塞不是一个比一个冷淡,就是一个比一个轻蔑。他们在论文中“高傲地撂掉了他,将他打入冷宫了事”,而且,“用居高临下的态度来打发掉德莱塞,这在知识分子中已经形成了一种风气”。德莱塞在美国文坛的地位一落千丈。
  给德莱塞的小说签发死亡证明的一般论断很相似,尽管它们使用的手段各不相同,但检验结果大多数都宣布德莱塞的小说死于语言的粗犷与“拙劣”。文艺理论家莱昂内尔·特里林批评德莱塞“文笔拙劣”、“粗俗”、“甚至到了令人作呕的地步”。著名作家索尔·贝娄也极力否定德莱塞,讥讽他的小说“一目十行地去看,这样最好”,“几乎像是看报”。一九六四年,著名批评家欧文·豪(IrvingHowe)还断言:“有人说,有教养的美国人民已不再注意西奥多·德莱塞”,“这如果夸大的话,那也是略为夸大而已。”正是在对其作品的这种傲慢的评述的基础上,德莱塞被贴上了最拙劣的自然主义作家的标签。
  诚然,由于德莱塞不加节制地使用陈词滥调、意义含混的词语和冗长乏味的说教,他的小说显得粘滞和笨重,在艺术上稍嫌显白和肤浅,从而导致了与现代小说的分歧。德莱塞所受的教育少得可怜,对于语言,他没有什么天赋,这是不争的事实。德莱塞对小说的理解,与当时文坛上占主导地位的评论显然是有差距的。他推崇巴尔扎克,力图模仿他,将美国社会的众生相毫无保留地记录下来,但却由于语言的粗放,显得线条过粗。但据此断定德莱塞“文风拙劣”,穷于幽默、含蓄与噱头,那就是大错。我们不要忘记,在走上作家道路前,德莱塞曾供职于多家报刊和杂志,专写供上层社会娱悦的文章,并且小有成就:他是《描绘》杂志的主编,主导着纽约的娱乐方向。但是,与此同时,美国社会的现实却使德莱塞越来越迷惑、痛苦和不安。“仅仅是幽默,这个我曾经选择而达到的成就,似乎只需要琐碎小事作为它的基础,而另外一些重大事态却是生活的悲剧及其一切坚强方面的基础。”德莱塞沉痛地反思道,“当时充斥于流行刊物的是一些所谓‘幸福’的故事,而我却写不出这样‘幸福’的东西,以致事业一无所成。”可以看出,德莱塞并非不懂、而是主动放弃了幽默与含蓄,以探索美国社会的悲剧和生活的目的与动力等人生的真谛。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