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对国内设计现状和发展方向的批评与瞻望—访张夫也教授


□ 李丛芹


对国内设计现状和发展方向的批评与瞻望—访张夫也教授图片1
【编者按】中国艺术研究院设计艺术学博士生李丛芹副教授,近日对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张夫也进行了采访。受访者分析了我国设计和设计教育现状,提出了一些批评意见,并对未来国内设计的发展作出了瞻望。

李丛芹:您是改革开放后国内第二批去日本学习设计的人,当时为什么选择去日本呢?
张夫也:日本是中国的近邻。在传统上,日本文化是中国文化的派生体,而近代以来,日本又是吸收西方文化并将其转换成自己文化的典范。中国人在日本学习可谓走了一个捷径,正如当年鲁迅翻译小说并不直接翻译欧洲小说,而是通过日文翻译欧洲小说一样。我们时常称赞日本把东西方文化很好地糅合在一起,而我们自己在学习西方文化时,往往却把握不住,不是左脚迈得太前就是右脚伸得太快,平衡点总是找不好。而日本在这个问题上把握得比较好,已形成了一个成熟的模式,我们向日本学习,可以更直接地获得某些成熟的经验。
李丛芹:英国当代设计教育家NormanMcNally认为,中国的现代设计与日本30年前的状况相仿,是对西方产品和设计的“copy”(模仿),您认为是这样吗?
张夫也:是的,我也有同感。我们的设计还没有逾越日本设计的某个阶段。如要赶超日本,尚待时日,并需要做很多艰巨的工作。我们目前处在经济迅猛发展的阶段,难免浮躁,也难免出现许多问题。如同一间紧闭的屋子,当“乱点碎红山杏发”的时候,突然打开窗户,而且开得很大,在清新空气涌进来的同时,不免也有苍蝇等东西乘机窜入。这种情况我认为很正常。日本战后也经历了这样的痛苦发展时期,那时,他们也盲目崇拜西方的东西,一切以西方文化为标准。Norman教授认为中国的设计是在步日本的后尘,这一点是非常明显的。因为,我们在检验一个设计作品的好坏时,往往是看它“洋不洋”,本土化的东西被认为“土”,被认为没有发展创造。这种审美观念实在令人苦恼!我们民族的文化精神没有被大力倡导,民族文化深层里一些好的东西没有被很好地挖掘,而这些东西恰恰是外国人最欣赏的,我们自己却把它丢掉了。比如说城市建设吧,“胡同”这种建筑格局只有中国才有,外国人都觉得拆掉很可惜,而我们自己却不顾惜。要知道,有些事情是不能逆转、不能挽回的,当你伸手摩挲五百年前的建筑时,那种从内心滋生的细微感觉与触摸现代建筑的玻璃幕墙是完全不同的。
李丛芹:或许在人们的意识中,高楼大厦就是经济力量的象征。
张夫也:外国人觉得中国人盖高楼大厦是倒退,而我们自己却很起劲,还加上玻璃幕墙。但却不知道,玻璃幕墙会造成“光污染”,不仅影响视觉,甚至可以杀死周边植物。高楼大厦令人深恶痛绝!人们生活在水泥森林里,很压抑!很不舒服!尽管我们人口较多,我们也不应采取这种集约的建筑方式。有时候经济过快发展,对商业有利,但对文化不见得是好事。经济意识过于强烈,会使我们文明古国的风采黯然失色。比如说,机场的行李转台,本应是功能第一的,它可以让人迅速找到自己的行李。而我们国家在这样一些小设施上也要喷绘广告,运动着的叶片不断生成断裂的视觉图像,造成对视线的强烈干扰。公共汽车的车身广告,其视觉图像也是断裂肢解的,让人觉得烦躁。这些不仅造成了视觉污染,也没有很好地传达信息,却给人一种只顾商业利益、不注重文化品位的暴发户似的形象感受,不能体现泱泱大国的文化气度。
李丛芹:世界经济一体化必然带来文化的冲撞,“本土化”、“民族性”和“全球化”之间的矛盾长期搅扰着知识界。20世纪20至30年代的中国曾出现一次大规模的中西文化论争,知识界对“中国本位意识”的强调、对民族文化特点的确认、对西化和现代化的辨析,与今天本土化和全球化的文化争论相比较,似乎是在不同的时空中谈论着大致相同的问题。而与现实生活密切关联的设计领域自不会风平浪静,那么,您认为在本土化和全球化的胶着和冲撞中,如何走切合实际的中国设计之路?
张夫也:两次文化碰撞体现出中国文化发展中的突出问题,20世纪20至30年代所呼吁的保持民族文化的独特性是基于民族危亡的社会心理,而今天所谈的文化碰撞是在新的发展境遇下的体认、冲突和抉择。对设计而言,首先必须承认它是一种文化,而文化必然要有本土的属性、民族的属性,否则,就是贫血。所以,不可能出现世界文化大同的现象。我们也不应当强调文化与国际接轨,我们的文化应有鲜明的本土性和民族性。民族的地位依托于文化之上。没有文化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民族;没有文化的国家也是没有希望的国家。豪无疑问,文化是民族生命力的根源。但是,强调民族文化的独特性并不意味着我们可以不顾外界的情势,闭门造车或盲人摸象。现代社会是信息社会,科学趋于世界化,经济趋于一体化,任何国家和民族都不可能独立孤行,过分强调民族性,势必导致狭隘的民族主义泛起,其结果自然逃不了残缺、衰弱和毁败。国粹主义即带有狭隘的民族主义情绪,容易导致极端化。而文化只有在交流和碰撞中才能衍生,这是其内在规律。许多优秀而璀璨的古老文化正因为缺少交流和碰撞,不能及时补充新鲜养分,虽伟丽独特,但最终都逃脱不了衰亡的命运。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2005年第05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