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十爱姐


□ 刘云

  《十爱姐》是一首南方民歌。凡有水湾、青青的山坡、人聚成村落的地方,大约都能听到这歌。虽是南方民歌,地方不同,版本也是有区别的。我听到过的,是在巴山地区。秦岭、巴山夹一条汉江,三万多平方公里的地域,凡唱《十爱姐》,版本也是不一样的。秦岭地区的属高腔,是吼出来的,沾着点洋洋得意,不与姐商量,便硬是要爱的。巴山地区,软和了许多,像是一个媒婆子的腔调,透着一家有女百家求了。汉江边上的,唱起来浪浪的,大约沾了水性了,竟有调戏的意味哩。

  巴山地方的唱,是一对穷人家的男娃女娃,收工了,庄稼长成了,囤子里满了,圈里的猪肥了,在哼哼着想往生了,这样的歌便唱开了。大约是秋后了,是冬日了,地歇了,人闲了,心有情意了,男娃娃女娃娃,打村头一见面,竟是低了一回眉眼,脸面有些烧意了。秋下冬日是乡下的爱情季。一年的四个季节,爱情要让位于劳作,地里有得收了,心才想一丘好土,有墒情的土,爱的土。春夏秋,庄稼不歇,地不歇,下雪了,天高了,云淡了,劳作的男女,心也如秋水、冬凌,变得清澈了。

  十爱姐,在乡下是真正爱了十回的。十个爱的理由,明明白白,不遮掩,不艰涩,不装模作样,不指东打西。就如饿了,要啃一口包谷面饼子,做活干渴了,要喝一壶老叶子茶,或者心烦着了,舀一海碗包谷酒,竞牛饮之了。肚子胀了,放它娘的一个响屁;爬完一山竟又是一面山顶着门面,对着群山便长嚎一声;一宿睡得浓香,大清早的一泡热尿直透彻得一身打战;干梆梆的劈柴,燃腾起大火焰,烧得胸情无了大志,直泛起一片红堂堂的花斑;或者是夏日晚间河湾的水响,一个光光的身子,溅起一片月光。是五黄六月的菜苔儿香。是婆娘不小心就在地头产下的小崽子。是一柄旱烟袋,吧不完的日月,日月下硬底的布鞋,布鞋底磕落的烟灰;灶火膛里眠不灭的火种,火种旁等待的干柴。这就是《十爱姐》,它产自乡下,像随便的一茬庄稼,粮食和菜蔬。

  不止一次地听过《十爱姐》。在那些清凉的乡下的少年时光里。听一个半桩子汉子唱,唱得青涩,像一个粉皮的黄瓜。听一个老光棍唱,唱得平淡,无盐无醋,与己无关。听一个老艺人唱,唱得暧昧,风骚,老眼里闪出亮光。听一个寡妇唱,唱得山火一般刹那间烟气腾越,继而火光映天,半生的凄惶一扫而光。夏日里,听一群歇下身子、聚在村口老皂角树下瞎吼叫的壮劳力们唱过,直唱得鸡飞狗跳,田蛙噤声。我自己也曾唱过,无人听时,一个人唱,唱出了一脸的泪水,喉咙发硬。我把自己唱成乡下一根未老将老的苦瓜了。

  各地的《十爱姐》,腔调不同,内容却大致相似。十种爱法,一般的心思。十种爱法,却是只有一个理由的。就是爱。硬起爱;哄起爱;缠起爱;偷起爱;恨起爱;喜起爱;酸起爱;嘲起爱;顺起爱;将起爱。好似火塘的火。好似酸坛子里的辣子水。好似新起的蜂糖。好似小姑子嘟嘟着的嘴。好似一地的庄稼在秋日里爆荚待收。它们水一般地流过来了,风一般地吹将过来了,多少的耳朵像夏天的树叶儿一般地听着了。

  一爱姐的好头面,头面光光似神仙。一把青丝的小姐儿,在大清早对着窗户纸透出的亮光,梳弄她的一头好青丝。大约早起的有心的汉子是瞅着窗户纸上的身影儿的。奇怪他只见着了一头的青丝,旁的竟是不见的。乡下风吹日晒,一身的劳作命,却也修积得一身健康。好头面,是健康的旗幡儿。在乡下,有机会在大夏日的午后,在清水照人的河湾子里,一群乡下的女子比赛着在河水里梳理头发。见水就发亮的头发,直映得人眼发酸。清水洗着,皂角水洗着,发着植物的清香,再硬的心肠也是要发软的罢。我见过好些显摆的女子,把半干的头发披在背上、肩上,涌在胸前,见个可心的人儿走过来,便夸张地把长发迎风撒起。近了,撒了你一脸的水珠儿了;远些,甩些皂角香过来。就是个洋气的干部,也禁住心跳半天,想这女子与我是有意的了。许多年前,乡下干部最难过的是女儿关,有意无意的,竟犯出大错了。

  二爱姐的好脖项,嘹见脖项心慌慌。乡下的审美,无文字记载,全是风习。老派的人儿,相人作媒,心下有一个标准。好女子美在脖项,不是丝瓜脖,是葫芦脖。细长的脖项,顶着个大脑壳,不承受,丝瓜脖是吊颈脖,命短。讲究光鲜而圆短,领子扎住,只露出一指宽的白净。葫芦脖,有承受,是寿相。这样的脖项,不是直驻着脑壳的,是一段弧,两条对向凹着的半月儿,结实,透着过日子的安分。大夏日的,火红大太阳的,菜蔬长疯了,竟是吃用不及的了,勤快的女人们便纷纷地晒干菜。你看到一个女子,一手扶一盘浪筛顶在头上,一手扶着另一盘浪筛抵在腰间,浪筛里摊晾着半干的瓜蔬。或洗得净净,或切得齐整,或丝或片或段,款款地走向太阳地的场院,款款地将两盘浪筛奇巧地放置在柴火堆上了,不泼不洒。那样的女子,你细瞅,必是葫芦脖项。这样的女子,做起活来有板有眼,家境必是上好的了。

  三爱姐的好脯膛,娶上屋来好生养。自缠小脚的时代过去之后,在乡下,一价儿是天足;还有一种说法,叫做天乳。乡下的女子打小便不结束,如野地里野生野长的花儿草儿,也如菜园子里的架豆,想长多繁长多繁,直长得一山的老林子,一地的好庄稼,一圈的好肥猪儿,一院子的好鸡鸭。过门的好媳妇,能生养吗,看胸脯就成。好媳妇的胸脯,是五六月间的洋芋地,地皮炸裂口,土隆起了,那洋芋就是在生成着新芋了,结了一包的雪白的、紫红的、金黄的籽实了。乡下老成人家的媳妇,新过门的,进洞房一晚,便脱了女儿的娇贵。是把生米,一晚便焐成了熟饭了,是个正经过生活的女人了。不兴翻酸做态,不兴找郎中把脉,直是一瞅媳妇的脯子,便知洋芋膨窝了,谷子怀胞了,豆荚儿结籽了,园子里的小黄瓜顶着花了。乡下小媳妇的脯子鼓起了,风吹着似的见涨了,便知已然是生养了。乡下人老实地说:大奶子的女儿,是乡下的好槽口,能养出结实的后生仔。

分享:
 
摘自:海燕 2013年第02期  
更多关于“十爱姐”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