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鹳雀


□ 韩振远


鹳雀是黄河滩里常见的一种水鸟。与同样生活在黄河滩里的天鹅、白鹭、灰鹤、苍鹰相比,鹳雀的知名度要小的多。有了王之涣的《登鹳雀楼》就不同了,吟完这首小诗,再在黄河滩上看鹳雀,那种黑白相间的水鸟仿佛充满了诗意,翩跹翻飞,翱翔天空,好像从唐朝那诗的国度里一直朝现在飞来。
王之涣当年登的是鹳雀楼,看到的却是“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想的是“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并没有想到,也没有写到鹳雀。与大河的奔腾,落日的辉煌相比,在河面翻飞的鹳雀不过是黄河的点缀,引不起王之涣的注意不足为怪。然而鹳雀楼毕竟是以鹳雀命名的楼,鹳雀毕竟是黄河上最常见的一种鸟,同样登上鹳雀楼,同样写出《登鹳雀楼》诗的另外一位唐朝诗人畅当就注意到了这种在河面翱翔的水鸟,“迥临飞鸟上,高出尘世间,天势围平野,河流入断山。”诗意虽略输王之涣一筹,却也是好诗。在登上鹳雀楼时,他一定看见了翩然飞过的鹳雀,在他的眼里,滔滔的河水,澄澈的天空与翻飞的鹳雀共同构筑出了一副超凡脱俗的画面。
我所翻阅的资料上,都是这样介绍鹳雀的:“大型涉禽,形似鹤亦似鹭,嘴长而直,翼长大而尾圆短,飞翔轻快。常活动于溪流近旁,夜栖高树。主食鱼、蛙、蛇和甲壳类。”这是通常的鹳雀,与诗人眼里的鹳雀不是一回事。唐朝的那群鹳雀好像格外幸运,它们在轻快的飞翔中看到了黄河岸边的那座高楼,从此不再栖息在风雨飘摇的高树上,在嗷嗷起落之际,那座楼就成了鹳雀楼,好像一开始就是为它们修建的。它们还没有想到在这里会遇见诗人,更没想到因为诗人,它们会成为一种充满了灵性的水鸟。
这些都是人类的想法,鹳雀并不在乎人类怎么看,仍然按照自己的方式一如既往地生活着。我经常在黄河边看到鹳雀,在我看来,鹳雀是一种很有耐心的水鸟。从晨光曦微,到长河落日,一旦选择好了,就久久站在水渚边。把长长的颈缩成S形,若诗人般沉思,接连几小时,一动也不动。不管是惊涛骇浪,还是细流潺潺,甚至连船来帆往,都不能影响打扰它们,像经验丰富的垂钓者,更像潜藏在水边的伏兵。遇到不幸游来的鱼虾,像突然惊醒,闪电般把颈伸开,尖尖的喙标枪一样准确地刺入水中,一顿美餐后,再去耐心地等。
捕食时的鹳雀把队形分得很散,沿着水边,零零落落,每只之间,一般有三五米的距离,互不干扰,默默等待。只有刚参加捕猎的雏鸟耐不住性子,不时展开翅膀飞来飞去,变换位置。当然了,单独去捕猎就不会受雏鸟打扰,孤零零站在水边,垂下翅膀,缩回长颈,在光亮亮的水渚上,被浑黄激昂的河水衬着,好像睡着了一般,显出一副落落寡和失魂落魄样子,却并不寂寞,好像更耐得住性子,更加不动声色。
河边的庄稼人都知道鹳雀的这种习性,为它们取了个不太好听的名字。前两天,与我同行的朋友指着站在水渚上的鹳雀问一位老船工:“那是什么鸟?”老船工回答:“老鹳,又叫老等。”我觉得后一个名字取得很恰当,鹳雀的确是在永远等待,等待着河水给它们带来的机会。回去后查了资料,才知道我看到的是白鹳,又叫捞鱼鹳,属鹳形目,鹳科。这样看来,把它叫鹳雀也未尝不可,不知道畅当、王之涣当年看到的鹳雀是不是这种。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