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第五等车站


□ 谢友鄞


一 接到电传命令

马进站长接到电传:在你的小站内,不要容留陌生人。马进笑了!马进笑的时候,把舌头吐出来,舌尖颤抖,眼皮颤抖,像个边民。马进窝在这儿,六年了,没有旅客上下车,没有货物装上卸下。客运货运,是四等以上车站的活儿。五等站,就是监视车辆有无异常。列车呼啸而过后,露出荒凉的大碱滩,剩下这座风雪山神庙样的小车站。谁能来呢?马进摸摸脑袋,没病不死人。值班员李肠心地阴暗,扳道员扎多吉力没心没肺,近来俩人勾搭上了,是他俩下的药?马进把脖子一抻,吆喝道:“李肠!”
李肠和扎多吉力在隔壁猴着呢。李肠哪能痛快答应。
“老扎!”
扎多吉力颤悠一下耳朵,他的耳朵会动,屁股欠起,眼睛觑住李肠。
“过来!”马进吆喝。马进仰在调度室转椅上,望着一矮一高俩下属走进来。李肠顺墙蹲下,抄袖儿。扎多吉力靠墙戳着,抱膀儿。
“开会。”马进说。俩人狐疑地瞅马进。在这三个人的车站,从没开过会呀。
马进心里一阵舒坦,说:“分局电传命令:不准你们招生人。”
俩人眼睛一亮,能嗅到生人味,他们俩像野兽一样兴奋!李肠说:“甭逗俺傻哥俩了!”
马进心里冷笑,李肠小眯缝眼睛,短胳膊短腿,才四十岁就驼背了。麻面胡须不可交,矬子肚里藏把刀,最毒不过一只眼,再鬼鬼不过水蛇腰。你瞅他,一个人就号下两样。“德性!”马进“啪”地一拍调度台,“我逗猫逗狗,喜得逗你!”
李肠窝在墙根下,眼睛紧眨巴,愣住了。
扎多吉力晃悠晃悠,像一堵墙要倒下来,眼睛溜向调度台,问:“有公文吗?”
马进盯住扎多吉力,这家伙横过来都比李肠高,脑袋大得吓人。他说他是蒙族,可不会说蒙话,身世可疑。但力气大,冬天,铁道岔子结冰,搁别的扳道员,得使榔头砸半天。火车逼近,能把人急疯!你给扎多吉力一碗酒,他咕嘟咕嘟喝干,连手套都不戴,抓住铁道岔,腮帮咬得咯楞楞响,“喀吧”一下,冰碴飞溅,铁轨就扳过来了。
马进不敢小瞧他,把电传一推。扎多吉力离开乌涂涂墙,往前够两步,接过电文,瞅得眼球要掉下来,他看字费劲,还是看明白了。扎多吉力将电文递给李肠,去隔壁,拎来长条凳,靠墙放下,像抱一样把李肠按在长凳上,说:“坐,坐,开会得坐着。”李肠就动弹不得了。李肠阅电毕,点点头,若有所思道:“咱这疙瘩,谁能来呢?”
扎多吉力挨李肠坐下,把两手插在裆间:“可不,没说谁来呀?”
马进厉声道:“来不来,都不准招外人。”
“不来,咱咋招?”扎多吉力拐不过弯儿。
李肠“嗤”地笑了。
扎多吉力摸兜儿,掏出盒力士,那便宜烟邪腥,有股氨水味。马进皱起眉头。李肠咽口唾沫,说:“我喝水行吗?”在荒碱滩上,水最金贵。马进说:“喝吧喝吧。妈的!”李肠歪嘴一笑,嘟哝道:“驮水的,算不算外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