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草厂断章


□ 肖复兴

1,头 条

草厂一共有十条胡同, 自明朝就有。
头条靠近北口有个广州会馆,一个典型的北京四合院,宽敞的院子里,别的记不清了,一株枣树却总在记忆里疏枝横斜。那里住着我小学的一个女同学,到现在我还记得她的名字,叫做麦素僧。她首先引起我的注意的,就是这个名字,这个麦字的姓氏,肯定说明她的家是来自广东,广东姓麦的人多,而老北京人很少听说有姓氏麦的。其次,她的名字素僧也让感兴趣,当时班上(以后在任何地方里)其他的女同学,一般都叫英、敏、玲、兰的居多,没有见过一个叫僧的,而且还是素僧。当时心里想,僧不就是和尚吗?一个女孩子,为什么起名叫和尚呢?怎么都想不明白。
麦素僧长得非常白净,小巧玲珑,在我的眼里,挺漂亮的,而且还是我们班的班干部,不是班长,就是卫生委员,具体的,我已经忘了。我知道她家住在头条的广州会馆里,之所以这一点印象很深,是因为我家住在打磨厂的粤东会馆,都属于广东的会馆,便自己先把这两个地方亲密地联系在一起了。但我从来都没有去过她家,她也从来都不邀请同学到她家去玩或写作业。经过头条,我路过广州会馆的大门,是两扇黑漆大门,都是关着的,多少有些神秘,心里常常会莫名其妙地想入非非,幻想着这时候门突然打开了,出来的正是她该多好。
有一天她没有来上学,老师下午放学之前说她病了,让一个同学到她家把今天发的作业本给她送去,问谁离她家近?我很想说我离她家近,但心里有鬼,怕别的同学猜透我的心事。不向老师说吧,又怕别的同学不长眼把这份美差给抢了去,心里正犯嘀咕,一个同学非常无意说我离麦素僧家最近。老师就把作业本给了我,什么话也没说,下了课。我像是得喜帖子似的,抱着作业本向头条的广东会馆走去。那两扇黑门并没有关,只是虚掩着,我一推就进去了,院子里和我想象的几乎一样,但我没有想到会有一棵老枣树,立刻联想到我住的粤东会馆里也有这样的老枣树,心里莫名其妙的高兴。其实,那天,我没有见到麦素僧,听见我站在院子里喊着她的名字,她的父亲还是母亲或是保姆,我已经记不清了,反正是出来了一个人,从我的手中把作业本拿了过去,一切的事情就算是完成了。而她还在发烧躺在屋里,连一句应声的话都没有听见。我甚至猜想,也许那时她睡着了,根本就没有听见我在院子里喊她。
五年级的暑假,学校组织我们到芦草园的少年之家看节目,在那个小小的舞台上,我竟然看到她和我们学校六年级的一个叫张建的男生在演《小放牛》。她和张建边唱边跳,脸上还化着妆,在灯光下闪烁着。心想我也会唱歌跳舞演节目,舞台上站在她旁边演出的应该是我才对呀。从那以后,我对她的感情似乎逐渐淡了下去,也没再去过头条。
清人《京师坊巷志稿》里记载:“草厂头条胡同有归德、广州、兴国、麻城,金箔诸会馆。”我只记住了广州会馆一个。

2,三条

三条住着黄德智,我们之间的友谊一直延续到我从插队回北京最初的日子里。他家以前应该是一户殷实的买卖人家,资本家的出身的包袱一直压着他。我插队走的时候,他被分配到肉联厂炸丸子,我从北大荒回来后,他还在那里炸丸子。他写一笔好书法,是他从小练就的童子功,足可以和那些书法家媲美。可是,英雄无用武之地,他照样只能炸他的丸子。我到他的车间找过他,那一口直径足有两米的大锅,在热油中沸腾翻滚的丸子,样子金黄,模样不错,我笑他你天天能吃炸丸子,多美呀!他说:美?天天闻着这味道,让人直想吐。
那时,我们一样怀才不遇。我正在一所郊区的学校里教书,业余时间悄悄地写一部叫做《希望》的长篇小说,每写完一段,晚上就到他家去念,他坐在那里听,一直听到30万字的长篇小说写完,他从来都是认真的听着,从春雨霏霏一直到大雪茫茫,听了足足了有一年多的时间。每次听完之后,他都是要对我说:不错,你要写下去!然后拿出他写的字和字帖,向我讲述他的书法,轮到我只有听的份了。我们既是上场的运动员,又是场外鼓掌的观众,我们就这样相互鼓励着,虽然到最后我写的那部长篇小说《希望》也没给我们带来什么希望。
到现在我还总想起那些个难忘的夜晚,有时候我们就这样一个朗读着,一个倾听着,一直到夜深时分,他那秀气而和善的母亲推门进来好心地询问着:你们俩今儿的工作还没完呢?明天不上班去了吗?告别的时候,黄德智会送我走出他的小院,一直送到寂静得没有一人的三条胡同的北口,我穿过翔凤胡同,一拐弯儿,就到家了。那条条短短的路,总让我充满了喜悦和期待。以后,我搬家离开了那里,和黄德智的联系渐渐的少了,但每一次路过那附近总能够让我忍不住想起黄德智和那些个难忘的夜晚。
前两天的一个晚上,我专门到三条黄德智家找过他,可惜主人已经换了,新的女主人知道黄德智,却不知道他确切搬到那里去了。只是老胡同还在,而且还保留着当年的老样子,如同一位老友,即使阔别多年,依然故我,站在那里,就像那无数个难忘的夜晚黄德智送我到胡同口,站在那里向我挥手的样子一样。晚雾迷蒙,凄迷昏黄的路灯下,一种小院隔雨相望冷、珠箔飘灯独自归的感觉袭上心头。
分享:
 
摘自:海燕 2006年第03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