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蛇舞


□ 杨朝楼

  一
  
  山里的小溪,河滩浅浅。一堆堆卵石,陈叠铺排,凌乱无序,如同青皮蛋,便是岁月淬洗留下的最极致的痕迹了。三岁的海儿静静地坐在河滩边的一块褐石上,十岁的波儿在溪中戏水。溪水清澈,一群指头大的小鱼游来游去,波儿觑得亲切,暗暗捏一块卵石击去,鱼群分裂,四处逃窜。波儿便见到水面上净是四处翻滚的伤口,腥红的血液染满水域。
  血红色的夕阳正斜斜地插在天边。
  波儿突然听到海儿的尖叫声。
  一条蛇,吐着蛇信,恶毒的蛇闪着幽灵一般的磷光,眈眈地逼视着孤石上惊慌怪叫的人,上半截身体昂然挺起,红色的蛇信吞吐自如。海儿惊吓出的尿水让蛇闻到亲切得令蛇们心悸的气息,蛇身又昂然挺高了数寸,堪堪触到海儿没穿鞋子的脚丫。
  波儿回头看时,便是那惊险的一幕!波儿大叫一声,从水中拔出光溜溜的身子,顺手捡起一块石头,向那蛇奔去。蛇继续挺直身体,愤怒地摇摆。波儿扬手,石头击在蛇盘踞的石堆边。蛇感觉到危险的逼近,便见一个浑身上下光溜溜的大孩子怒目冲来。蛇一个摆身,向冲来的孩子蹿去,张开的蛇嘴嗖嗖地灌进血色的凉风,蛇不知道自己的一蹿怎么就失去了准头,脊髓一阵裂痛,节节散开,便瘫了。
  波儿一霎时已满身大汗。那蛇蹿过来,如同一道闪电,完了,波儿想,闪电倏来无形,斑斓如一道美丽的死亡诱惑。波儿来不及侧身,慌乱中扬起手,不觉握住了冰凉的蛇尾,忙忙地甩脱手,定睛看时,那蛇却已瘫在卵石堆中了。波儿举起一块石头砸去,又举起一块石头砸去。
  海儿看着这一切,目瞪口呆。
  波儿愣了有一会工夫,听到海儿叫“哥”,才开始清醒过来,水淋过的身子灌铅似的沉重、瘫软。抱过海儿,波儿发现海儿腮上凌乱的泪渍,有一股怜惜从心底升起,就用汗渍渍的手掌胡乱地在海儿脸上擦了擦,然后重新放开海儿,抓起衣服穿了。
  波儿背着海儿起步往回家的路上走时,忘不了回头看一眼砸成肉酱的眼镜蛇。蛇死了,死而不僵的身体蠕动着丑恶。蛇是找死,波儿想。
  夕阳仍然血一样红。
  
  二
  
  天幕低垂,波儿独立万仞。身旁几枝疏落的野花亭亭伫立,波儿叫不出花的名字。悬崖之侧,波儿临渊的惊悸潮涨潮落,一阵浓湿的山雾涌过,风声凄厉。衣袂飘飘,恍如鬼魅的身影。白云苍狗恣意翻腾,悬浮的意识里,白云是一群毛色蓬乱的天犬。这样想着,波儿就发觉自己被绑住了,在一根高高的木杆上,如同传说中“点天灯”的局势。许多人,面目模糊难辨,他们愤怒已极,疯狂的叫嚣震耳欲聋。一个人向波儿身上泼了一桶桐油,是桐油,黑黑浓浓的,黏糊了波儿一身。另一个人举起火把,火把渐渐逼近,波儿想嘶声呼救,张开嘴,发不出声音。波儿突然发觉举着火把的人嘴角两边各长着一颗公猪一样沾满唾液的长牙齿,面孔慈祥而恶毒。那人站在波儿面前,说波儿你该死死有余辜。波儿说我怎么该死,我是好人不做坏事,昨天还把抓到的两条鱼施舍给一个乞丐婆,我抓鱼要给阿爸吃的哩。不错不错,你阿爸不能吃鱼,他的前身是鱼变的,他吃了太多的鱼,他造孽,你也造孽,你昨天把尿撒在土地神的头上,你该死。波儿有些暗自好笑,那个老头,真的一脸臊尿哩,可是波儿不明白,自己这样的矮个头,怎么能把尿撒到老头的顶上,波儿撒过老高的尿,可是至多到下巴高。波儿就说,是我不对了。波儿就闭目等死。许久,没有动静,波儿睁开眼,见不到一个人,只有一条蛇盘曲在波儿的脚前,波儿发觉自己正坐在一块石头上,手中正举着一把刀。波儿举刀就向那蛇劈去,劈到一半,波儿突然想起了蛇是会飞的。波儿的阿爸有一次劈羊,看到一条蛇,一刀劈下去,蛇颈处被齐齐劈断,蛇头却飞了起来,一口咬住波儿阿爸的耳朵,波儿阿爸转过劈刀,一刀割下耳朵,第二天去看时,蛇头不见了,耳朵肿成海碗一般大,躺在草丛中。波儿这样想着,就看到蛇流出了眼泪。这条蛇一定是被阿爸劈死的那条蛇,波儿放下了刀。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