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乌篷船(组诗)


□ 商泽军

商泽军

  绍兴老酒

用水和风俗酿成的

岂止是谷物,稻麦

还有乌篷船

黎明的声音

和乌镇的社戏

饮我以老酒

在咸亨酒店的一角

左一盘茴香豆

寻觅着

短衣帮和灰色毡帽

说不定能碰见

阿Q的表亲和邻居

不管言语交流是否阻隔

可以在细雨中浅酌

亦可在雪天里伴着火炉

雪之外有腊梅

  就是鲁迅在酒楼上的

  那一枝

  横斜着

饮我以老酒

温度透过我的血液

直滴这浙东的心灵

这复仇的故乡

这隐忍的故乡

在喝酒的过程中

总想着一个苦胆

  在头上悬着

水是温柔的

当水变成了酒

那水就有了火的灵性

当我从咸亨酒店步出

身后

忽然传来了

先生的

满是酒气的

吼声……

  兰亭

一直以为兰亭是册字帖

从立柱到拱顶

那是竖划与停顿

通往兰亭的路哪

每一寸都是书法的筋骨

轻轻地把脚放在上面

感受东晋墨汁的体温

又怕哪个笔画

在那里喊疼

这是应该低首匍甸的圣殿

它是书法史用金子打制的一

 页

现在一翻

犹有金属的回声

它是尊敬

也是高度

寻它找它

一直到我壮年

我濡染在它的翰林的

  挥洒中

  在兰亭

我悄悄地感慨着这土地

生怕我的声音

会把埋在地下的

  汉子撞醒

  乌篷船

他是坐在欸乃声中

离开这片土地的

  离开了你

  乌篷船

那些水流的哗哗

  经常绕醒他的梦境

岂止是他

还有他的二弟

哦乌篷船

  乌篷船

你在哪里啊

  你在浙江的方言里

  还是在土谷祠下

  哦,他离开了这里,为什

  么

  他还怀念乌篷船

  岂止是乌篷船

  还有香瓜

  还有罗汉豆

他们在他眼前消失了

而他们却把根

恒久的,在他心里

摇动着乌篷船的桨

哗哗哗哗

像血流在涨潮

我想说一

在欸乃声中

生长着

他怀乡的胡须

刮也刮不去……

  责任编辑王童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乌篷船(组诗)”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