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初踏草原


□ 刘朋熙

常年生活在38摄氏度而且人潮滚动的南方城市里,被热浪裹得喘不过气来,在太阳照射下水泥地面晃得人眼花缭乱。在这样的环境中煎熬,不禁使我想起那绿得喜人,清凉到心底却广袤而宁静的内蒙古草原……想着想着,感觉浑身上下顿时有了一丝惬意。
内蒙古大草原过去只在我的梦里,在我的想像中。地理位置上的遥远自然产生心理的距离,但我对那片土地却充满着向往,想像中又平添了一种莫名的激情。准确点说,它只是在我的想像之中,是一个非常完整而美好的图画。
因为没有去过内蒙古草原,所以在想像中就产生了距离和偏差,认为只要一进入内蒙,展现在眼前的就是一片平整得一望无际的大草原。草很高,云很底,天很蓝。一如那豪迈的敕勒歌,“风吹草低见牛羊。”枣红、深褐的一团是马群;洁白、缓缓移动的是羊群;还有风中隐隐能听到的长长的马嘶和悠扬的内蒙曲调。这一切,毕竟是我在想像中所描绘的具体而又抽象的图画。当我乘坐汽车奔向内蒙古的时候,很长时间我不敢相信,自己多少年在梦中的幻想已经成为现实,而且,经过长途跋涉之后,已经置身于内蒙古的大地上。
从大同到呼和浩特,是很长的一段路。据说,早年路旁是零星散落的蒙古包,现在却是一排排整齐的民房。汽车行驶很长时间,才能望见夹在农垦田间那不大的草地。过去,内蒙古大草原在我的脑子里只是一个非常抽象的印象,现在所见到的这巴掌大的草地,一下子破坏了脑子里固有的印象。也许,这也是人们常说的民族同化问题吧,马背上的民族正在和汉族有着越来越多的共同点。眼前的所见让我不禁为此而担忧,整个内蒙古的大草原会不会在不远的将来都变成耕地了呢?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人们到内蒙古来还看什么,还能看到什么?
汽车横穿呼和浩特,再往东北方向行驶一百多公里,翻过几座山,过去在印象中的那个“内蒙古大草原”突然在我的眼前呈现。那真是一望无际的大草原,它和我原来印象中抽象而模糊的草原竟然如此相似。我眼前这个被称为锡腾格勒的大草原不是有些人想像中的平原,十几厘米高的草长在缓缓升起又缓缓落下的土丘上。特别是那充满生机的草,绿得让人透不过气来。汽车在土路上颠簸,整个草原似乎活起来了,草地高低起伏,像一方方海上的巨浪向你涌来,拍打着你的胸膛,震撼着你的视觉,也感动着你的心田。朝低处望去,眼前的草地飞快地后退,当你的眼睛适应了这诱人的绿色,突然间有许多野花出现在你的视野中,黄色、紫色、蓝色、红色……起初是星星点点,然后是密密麻麻,最后是大片大片的,一眼望不到尽头。这么简单的原始,这么原始的大自然!置身在原始的大草原上,内心有说不出的感受,不是激动,也不是沉静,只觉得那一刻从城市里带来的喧闹、烦恼和悸动的心,被草原这原始的、沉厚的胸怀融化,是一种安慰,是一种宁静,是一种灵魂的升华,更是一种从未有过的身体轻松和内心舒坦。突然,远处传来一声哨响,一支飞骑跃入眼帘,马背上的骑手头伏得很低,脚夹得很紧,臂膀在空中挥舞,甩打着马背,成群的马在蓝天下,在草原上欢快地奔腾。这是一幅何等美丽的图画,这是一首何等动人的音乐,我似乎听到马头琴在为他们伴奏,那优柔的琴声像一条河,流淌着这个民族的历史,行板如歌。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