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沈春的青草


□ 唐荟

  第一场春雨涤荡了这个城市的乌烟瘴气,大街上到处都眉清目秀唇红齿白,沈春灰头土脸游荡在红男绿女中间,城市的春天和自己毫无瓜葛,你们春天你们的。
  上海路大概挤满了全世界所有无所事事的沈春之流,这个城市是沈春熟悉的。每天三饱一倒,除了上班值班就是出没于人挤人的商业街,把自己淹没在人海里,看不见自己才好。可是这个巨大玻璃门上映着的黄脸婆是谁?她抬手拢了拢干草一样的头发,那个女人也抬起手拢了拢头发,她朝左边转了转,那个女人也朝左边转了转。没错,就是你,你以为你躲在人群里就看不见自己了,在这个衣着光鲜的城市里,你是那个最潦倒的。沈春赶紧逃离这扇玻璃门,一下和一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撞了个满怀,小伙子一脸歉意说,阿姨,对不起。
  阿姨?沈春愕然,三十来岁的女人,都成了二十多岁小伙子的阿姨了,她真想当街号啕大哭。
  方霖子的电话是卫星定位,在哪里都能找见沈春,铃声急得就像霖子的性格。“你在哪呢?干吗不接电话,又去上海路了,你干脆住在上海路得了。赶紧回科里,来了一堆病号,我忙不过来,快来搭把手。快点啊,赶紧的,打车回,我给你报销。”说完也不等沈春表态,“咣”地电话挂了。
  还说啥,先回去干活。
  按照规律,目前沈春女士应当处于女人黄金时期的初级阶段,那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美少妇一个,身体、阅历、思想、气质都在闪烁迷人的质感。可就这样一个蒸蒸日上的准黄金女人,目前有点不太日上,还有点愈下的意思,结婚才五年,还没到七年之痒呢,就变成了目前这个伪单身的状态,单身是贵族,可这一加个伪字,就显得面目可疑起来。
  回到医院,急诊科已经忙成一锅粥,医院附近一个建筑工地发生了垮塌,正在施工的工人或摔或砸,大家七手八脚把伤员送来,包工头一头汗,一边打电话,一边骂骂咧咧不知说谁。主任给一个心脏骤停的电击,护士长方霖子正配合医生缝合头皮,那边几个医生护士又是夹板又是石膏,正不亦乐乎呢。
  看见沈春进门,方霖子拿着剪刀比划:“哎,那边有个血气胸的,已经办好住院手续了,你给送到病房去。”
  方护士长永远都是这样不由分说,从新兵连、通信站、学员队到急诊科,一路优秀士兵、班长、区队长、护士长,风风火火杀将过来,是沈春同批第一个当护士长的,并且被护理部主任强烈看好,接下来大概就是总护士长了。这还不够,人家工作好,嫁得也好,老公是总队的一个处长,年年先进年年立功,是准师职,好家伙,夫妻俩这不是绝代双娇是啥,人家不由分说是有资质的。
  相比之下,沈春就显得有点经不起推敲。毕业的第五年那个夏天,医院的岗位练兵能手沈春护士,满怀着对护理事业的无限热爱,把个卧床老人护理得无微不至心满意足,连半个褥疮都没长,立刻博得医院领导及病人家属的交口称赞,尤其病人的老伴怎么看沈春怎么顺眼。这称赞也不是白称赞,顺眼也不是白顺眼,老人家的儿子尚未娶妻,这边沈春也待字闺中,媒人都不消委托,老人家亲自上阵,为儿子张罗。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