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论再造农村市场经济的微观基础和基层民主权威


□ 张新光

  摘要:中国农村改革的原始起点是实行以家庭承包经营为核心的农业经营体制改革,但其逻辑演化过程却是通过农村经济体制的改革,再造市场经济的微观基础,使亿万农户成为独立的市场主体;通过农村政治体制的改革,再造基层社会的民主权威,使亿万农民群众当家作主。然而,由于受到我国城乡二元结构和体制机制的制约,农村生产要素市场缺乏应有的发展,一再拖延了市场经济体制的创建,乡村社会也出现了“治理危机”。下一步应坚持“整体推进”和“重点突破”相结合的思路,重点推进农地产权制度、民间融资机制、农业科技推广体制和以乡镇机构、农村义务教育体制、县乡财政管理体制为核心的综合改革,为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提供体制保障、财力支持和动力源泉,不断增强农村发展的内部活力,不断扩大基层民主政治建设。
  关键词:农村综合改革;市场体制;基层民主;整体推进;重点突破
  中图分类号:F320.2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0257-5833(2007)04-0078-08
  作者简介:张新光,信阳师范学院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 (河南 信阳 464000)
  
  毫无疑问,中国农村改革的原始起点是实行以家庭承包经营为核心的农业经营体制改革。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决定中曾明确提出:“全党目前必须集中主要精力把农业尽快搞上去。为此目的,必须在经济上充分关心农民的物质利益,必须在政治上切实保障他们的民主权利”。这个基本指导思想实际上确立了我国农村改革未来的发展空间,即通过农村经济体制的改革,再造市场经济的微观基础,使亿万农户成为独立的市场主体;通过农村政治体制的改革,再造基层社会的民主权威,使亿万农民群众当家作主。当然,“理论上揭示并不等于实际上解决问题,尤其是当问题涉及重大的利益调整时更是如此。可以认为,至今这一问题仍然存在”①。但是,人们长期以来总是对我国农村经济市场化和民主化进程持一种盲目乐观的态度,认为:“经过20多年的改革,农村作为传统经济中自然经济色彩最浓、经济发展水平最薄弱的环节,其运行机制基本上已率先进入了市场经济的轨道”② ;同时,“通过扩大基层民主,实行村民自治,党领导亿万农民为中国农村找到了一条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道路”③。温家宝总理日前发表署名文章也提出了,“近30年来的农村改革,我们迈出了三大步:第一步,实行以家庭承包经营为核心的农村经营体制改革;第二步,实行以农村税费改革为核心的国民收入分配关系改革;第三步,实行以促进农村上层建筑变革为核心的农村综合改革。这三步改革始终贯穿一条红线,就是保障农民的物质利益,维护农民的民主权利,解放和发展生产力”①。事实上,我国近30年来的农村改革发展历程是极其复杂的、曲折的、且多变的。为此,本文重点从实证研究的视角入手,试图对我国农村经济市场化和民主化进程中一再出现“看似容易、解决却难”的现象加以解释,以期对下一步科学制定农村综合改革的整体方案及相关配套政策措施有所裨益。
  
  一、我国农村经济市场化进程中遇到的几个重大难题透视
  
  众所周知,“我国农村改革开始,一个优先的目标,就是解决农村微观经营机制的问题,即将人民公社体制改变为家庭承包制。可是,仅仅这一步,并没有解决经济发展的宏观机制,即市场经济机制问题”②。因此,继1982年至1986年的5个“中央一号文件”之后,“深化农村改革主要围绕以下三项指标进行:(一)确立农户自主权;(二)发育市场体系;(三)继续展开优化产业结构。这三项目标实现的程度,将视作衡量农村发展成功与否的标志。然而,进一步深化农村改革,受制于城市国有经济改革和政治体制改革。用当时的一句话来讲,就是对于中国农村改革,一切‘便宜’的项目已经出台,不触动深层结构,就不能前进一步了。正是这个原因,农村改革初期一系列‘一号文件’的历史使命告一段落”③。直到1992年初春,邓小平同志发表了《南巡谈话》后,我国农村正式进入了一个以“市场化改革”的新阶段。但是,由于受到城乡二元结构和体制机制的制约,农村生产要素市场缺乏应有的发展,一再拖延了农村市场经济体制的创建,致使全国9亿农民饱受“市场失灵”和“政府失灵”的双重煎熬,乡村社会出现了“治理危机”。正如有的学者所提出的,“20世纪90年代以后,我国农业生产要素已不是留在农村内部使用了——城市扩张,大规模占用农村土地;劳动力大量流出农村,企业得以雇佣最廉价的劳动力,几乎什么社保都没有;农村资金大量外流,每年各个银行抽走农村大量资金。而当农村发展必需的生产要素都被抽走的时候,就算农民再有志气、有天大本事也没用”④。于是,不少农民在陷于近乎绝望和迷茫中喊出了“市场究竟在哪里?”、“农民到底种啥最值钱?”、“农村究竟应该生产什么?生产多少?”、“搞市场经济又怎么样?”、“搞市场经济还不如计划经济”这样的牢骚怪论。总的看,目前我国尚未建立起民主化、法治化的现代农村政治制度;开放、公平的现代农村市场经济制度;科学、文明的现代农村文化制度;赋予农民各种权利的现代农村社会制度。那么,为何我国的农村市场经济体制创建迟迟不能迈出“惊人的一跳”(马克思语)呢?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