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冰容(二题)


□ 季栋梁



换 亲

陈家到刘家抢人的时候,刘家除了刘二愣出来纠缠阻拦外,再没有人阻拦。腊梅就很容易给他几个哥哥们抢了回来。
抢人的队伍穿过村庄的时候,除了几声狗叫,那么多的人在村巷里看,但谁也没有说什么。
村子里有一对痴呆,陈呆子、刘二愣。陈呆子天生痴呆,刘二愣则是8岁的时候和娃娃耍给一个娃在后脑勺拍了一砖,结果给拍愣了。陈呆子大刘二愣一岁,只会说:“呜呀呀。”刘二愣却会说:“日你妈!”
到了娶媳妇的年龄,人们才发现上天造物很公平,仿佛刘二愣那一砖专门是为陈呆子而挨的。因为陈呆子和刘二愣都有一个妹妹,也都年纪相仿。于是两年前,村子里出现了一对换头亲。刘二愣用妹子换了陈呆子的妹子,皆大欢喜。村子里人也都觉得世界上没有比这桩交易更公平的了,上天真是有好生之德啊。可是凡事不能不防着点后事,陈、刘两家的两个儿子傻的傻,愣的愣,可两个女子却个个精灵,眼皮皮都会说话,如今给配了个呆愣的男人,谁能保这婚事在半路上不会出问题呢?万一哪一个守不住妇道,半路上分心走了岔道,这不就坏了事。因此在换亲的时候,陈、刘两家各请了户族里有头有脸的主事人,写了生死契约,契约上写得明白:如果谁家女子不守妇道走了岔道,那么另一家就有权力领回自己的女儿,或者要求赔偿。陈、刘两家七八个人前头说话做事的人都在契约上签了字。这事就稳妥了。
在村子里,人前头说话做事的人就是章法。他们在户族里说话像铁板上钉铁钉——铁打铁,谁也摆脱不了。按村里人的话就是这事是立了章法的。
初始,这两个女子当然是一千个不同意,一万个不答应,泪没少流,骂也没少挨。可是事情一旦这样订了下来,反而谁也没有觉得自己有啥不幸的,她们都把这一切最终全都归到了命上。万般皆由命,半点不由人。啥都是命中注定的,那就认命吧。
婚礼和其他婚礼没什么两样,吹吹打打,红红火火,又因为是同一天两桩事,就显得更加热闹,喜气洋洋。
可是谁也想不到,给砖头拍愣的刘二愣会在一天晚上忽然灵醒过来,灵醒得跟好人一模一样,见了人有礼貌不说,还把个日子过得有板有眼的,把那些年愣着耽误的事情都补了回来,跟媳妇处得知冷知热有情有义的。
事情却也就从这里出了麻烦。
活人最怕的就是身边有个比头。刘二愣忽然灵醒过来,刘家女子当然高兴了,哥哥成了好人了。然而,这种快乐也同时带给她无限的寒凉,慢慢地她觉出这个世道太不公平了。回娘家见哥哥嫂嫂眉来眼去有说有笑知冷知热,计划这谋算那的,她心里就压不住难耐的凄凉。每次从娘家回来,看看自己的男人,连个鼻涕都吸不起来,放到牲口群里也没人说是个人。心里就一阵阵地难过。她一夜一夜的流泪,睡不着觉,就坐在天窗边,看月亮看星星,越看越孤独,越凄凉。她就掐自己的男人,拧自己的男人,边掐边拧边说限你三个月内变得像哥哥一样,不然,别怪我丢下你不管。可是男人只会傻傻地笑她躲她。给春杏逼得紧了,男人就“呜呀哇呀”地怪叫。春杏就越发来气了,再掐再拧,说:“你知不知道,光阴要两个人一起过才过得起来,日子要两个人一起过才过得下去。”可是,男人依然“呜呀哇呀”地怪叫。有时候,他会把头抱了起来,像给吓坏了的娃娃,有时候,他就净着屁股跑到外面去,在驴槽里呼呼睡去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