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对当下创作与批评的若干看法


□ 宋 丹

关于批评家的职业精神与职业道德

近年来我一直对文学批评现状深感失望,所以也就失去了积极参与的兴趣。我是在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发表批评文章的,那个时期的批评氛围是非常值得怀念的……在文学理论方面,关于新的批评方法论之争,关于文学主体性之争等等,许多批评家各抒己见,确实开拓了当代文坛多元批评的崭新格局。在文学创作上,先锋文学的出现,寻根文学的出现等等,也是由于批评家的及时参与和推波助澜,在当代文学史上书写了重要的一页……可是现在还有这样的批评氛围吗?早已风光不再。让我们看看当下的批评现状吧,确实叫人寒心!我把它大致归结为这么几种批评模式:
第一,吹捧式。这类批评文章对艺术表现平平、思想内涵并不深刻的作品大加赞誉,一味拔高,颇有将其拉入当代“伟大”、“罕见”乃至“重大突破”作品之列的架势。至于批评对象的缺陷甚至严重不足,或者是轻描淡写,或者是视而不见。它实际上表现出现代汉语意义上的批评话语的严重失语。批评家的职业精神,首先应当对我们的时代、社会和人民大众高度负责,而不应当只对自己的“小圈子”负责。比如一部本来就一般化的新作品,出版商出于商业炒作的需要,或作者出于成名的目的请批评家写评论,这本身就是对批评家职业精神的考验。如果只是一味说好话,不能实事求是地指出并评析其不足,不仅影响到作者创作水平的提升,而且令读者大为反感。这种批评严重违背了批评家的职业精神。
第二,印象式。我这里不是指一般性的文艺随笔,而是某些篇幅冗长的作品论。由于主客观的诸多原因,批评家对所评论的作品未能予以深入细致的解读便匆匆下笔,其结果只能停留在作品的浅表层次上,尤为缺乏就作品深层内容、深层结构的分析与透视。因而其批评话语多为印象式描述,甚至拉拉扯扯谈了许多与文本无关的话题。这类批评属于浅尝辄止的批评,它实际上表现出文本解读的严重失语。作品论必须建立在文本解读的基础之上。批评家只有通过对文本的认真解读,才能充分把握作品,按照自己的审美理解进行批评。可是时下某些批评家只是看作品的“三围”——头(开头)、腰(中间)、尾(结尾),明明写的是作品论,从中却鲜见关于文本认真细致解读的话语。而作者和读者最希望看到的,往往是批评家从审美层面上对文本展开独到而深刻的艺术分析和评价。
第三,玄虚式。这类批评文章不仅使人费解,更叫人头疼。一方面批评家玩弄概念、滥造名词,另一方面批评内容空洞泛化,言而无实。在很大程度上,批评家是在套用当代西方某一批评流派的话语系统,并未完全理解其理论体系。而问题恰恰在于,该话语系统是否适合于本土化的批评对象?我并不反对必要的理论参照。但这种理论参照应当是以批评对象的本土化存在为前提的,首先要适用,然后才是用得适度。
第四,炒作式。我这里不仅仅是指那些带有浓厚商品包装色彩的评论,更是指某些被称为“酷评”式的批评文章。我觉得前者不值得一提。而后者则往往容易引起人们的注意,因为它选择的批评对象基本上是公认的大师级作家和堪称经典的作品。评论者话语尖刻,决不考虑是否言过其实。其批评策略是攻其一点而不及其余。即使不能把“皇帝”拉下马,也要狠狠咬上几口,颇有哗众取宠之嫌。所以对于此类批评,时下的媒体最感兴趣,几经渲染便炒作成功。我们当然要倡导批评家的创新精神,尊重批评家的胆识和勇气,但是这必须建立在科学求实的唯物辨证基础之上。不迷信于“大师”、“经典”难能可贵,问题是应当谈出自己的充分理由,应当以理服人,才能让人心悦诚服,文章的生命力才会长久。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