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青年视点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永嘉四灵诗学的再探讨


□ 钱志熙

  摘 要:本文比较系统论述了永嘉四灵诗论的特点,提出“话头”式诗论这一说法,并对四灵自身的重要的诗学概念一一进行分析,重构其诗学体系,指出其在近体诗学发展史上的重要地位。同时从具体诗学传承关系及诗学思想实际情况出发,对永嘉四灵与江西诗派的关系进行了探讨,指出两者之间并非简单的否定关系,而是一种沿承嬗变的关系。这一说法,为考察南北宋之际诗学流变提出一个新的角度。
  关键词:诗学 永嘉四灵 话头式诗论 江西诗派 
  
  小引
  
  永嘉四灵的诗学主张,多出叶适等人的叙述。叶适以地缘等因素的关系,最早发现 并表彰四灵,并为其做出系统的评论,尤其是将其放在诗歌史谱系中来评价,不愧是一个关心文学的思想家的绝大手眼。后来吴子良、刘克庄、方回等人,继叶适之后分别对四灵诗学进行各自的表述与评论。应该说,他们的叙述,弥补四灵自身理论之不足,对四灵在其当代影响的发生与诗歌史地位的取得,都是极为关键的。这本身就是宋代诗歌创作与诗歌评论 相辅相成的一个重要例证,有助于我们对宋代诗史特点的了解。但是,叶适等人对四灵诗学的叙述,虽然堪称上品的批评文本,但却不能完全代替四灵自身的诗学,甚至在两者之间还存在 着某些重要的差池。例如四灵与江西诗派的关系,就有被简单化的倾向。另外在诗学内核上,叶适等人的叙述,并不能充分揭示四灵的精髓。笔者前曾著文探讨四灵与两宋时期温州的地域文化与地域诗风的关系①,本文准备立足于四灵诗学自身的立 场,对其做尽可能完整的再叙述。
  
  一、“话头”:四灵的诗论特点
  
  两宋是诗歌理论发达的时期,论诗风气很盛。其中又有两类,一种为有本有末的体系式的,一种为有破有立的论辩式的。四灵却比较特殊,其诗风虽然被认为具有变革时风的倾向,但却没有多少理论表述。不用说没有像严羽《沧浪诗话》、姜夔《诗说》那样正式的诗论著作,就连当时盛行的诗集序跋一类的文字也看不到。后者与他们在政坛与文坛身份较低有关系,他们并非名公巨卿,亦非文坛上有地位的人物。在普遍重视理论的两宋时代,这样的现象本身就是四灵诗派的一个特点。理论表述并非直接派生于文学创作,而往往来自于创 作之外的某些机缘,如与反对者的论辩,向学习者传授,或者来自于建构体系的思想方面的需要。这种造成理论表述的机缘,也许可称为理论的语境。四灵是一群从各方面来看都缺乏理论语境的诗人。虽然他们处于永嘉学派的学术背景中,曾受到过陈傅良、叶适这两 位大思想家的影响,但却看不出他们自身对学术有什么兴趣。这种情况也可能跟他们自身的定位有关系,自永嘉学术发达、形成学派之后,地域内的学者们,似乎已经有所分流和分工,经史学者与诗人墨客之间已经有较明确的分流。本来自魏晋时代文学发达之后,士人群体在儒林与文苑两个领域就存在着一种相对的分流现象。这种分流现象在某些时期、某些流派中,会表现得十分突出。当然,在永嘉学术与科举的刺激下,四灵在经史方面,也具备一定的基础与造诣,如徐照《送徐文渊省试》诗中称徐玑“孤经期榜首”,而赵师秀名句“辅嗣易行无汉学”一句也善述易学源流。但他们每自比林下之士②,既不以事 功为务,也不潜心研究经史,于是选择诗歌为专攻,可以说是有很自觉的专业意识。这大概是处于永嘉学派的背景下却缺乏理论语境的重要原因之一。另外,四灵提倡中晚唐苦吟诗风,这一派的诗人,向来是只重视具体的创作,不重视建构理论体系。
  但四灵虽不长论诗,却最喜在诗中说自己做诗的事情。这是因为他们以诗为专攻,念念在于做诗之事。所以自述写诗的体验,本身也成为四灵诗的重要表现对象,不少名句,说的就是写诗之事,略举数联,以见一斑:
  一月无新句,千峰役瘦形。(徐照《白下》)
  客怀随地改,诗思出门多。(徐玑《凭高》)
  传来五字好,吟了半年余。(翁卷《寄葛天民》)
  一片叶初落,数联诗已清。(赵师秀《秋色》)③诗中自述写诗之事,《诗经》、楚辞中已经有了,然六朝至盛唐诗歌自有其传统的表现对象 ,诗歌及诗歌创作活动本身,并没有成为诗歌表达的一种题材类型。杜甫开始较多地在诗中自叙作诗之事,至中唐苦吟派尤其喜欢在诗中诉说吟哦之苦,如贾岛“两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这类的说诗之句。严格来讲,这种自述作诗之事的诗篇或诗句,不能算是诗论,只是诗人对自己的创作状态及作为吟哦者形象的自我表现。
  凡诗人专注于艺事者,虽未必著文论诗,但平日谈诗论艺,腾于口实者必多。四灵诸家既然在频繁地自述写诗之事,则其平素相与谈说,也必然是言必及诗。但这种属于口头状态的诗论、诗评,很少能够留传下来。现存四灵论诗的三、二条,因后人转述而存,如刘克庄《后村大全集》卷九十四《野谷集序》引赵紫芝之语:“一片幸止四十字,更增一字,吾末如之何矣!”又韦居安《梅诗话》“杜 小山耒尝问句法于赵紫芝,答之云:但饱吃梅花数斗,胸次玲珑,自能作诗。戴石屏曰:虽一时戏语,亦可传也。④”这种口头谈诗之语,在理论家看来,缺乏深度,但创作者平常谈创作,大抵如此。他们在艺术上的主要追求,往往就包含在日常腾于口实的只言片语之中。由这些零散的口头禅似的语句,往往可以窥见其平生精心构筑的诗歌艺术世界的内景,所以不视为诗学不可。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