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的教唱生涯


□ 刘嘉陵

  我的教唱生涯从13岁开始,那一年我貌不惊人,父亲是个“问题人物”。因为吃的不好,心情也不好,我的个子一直长不上去。
  我家搬到一个小胡同后,我天天都要供人欺负欺负。有一天,我提拉酱油瓶到副食商店去,一个小男孩站在路边望着我,忽然说:“刘××的儿子。”他这话说的一点不差,况且连惊叹号都没用。但这么个比我小两三岁的小崽子也要说这种话,我身上的血就全部涌到了头上。我停下来,对他说:“你是刘××的孙子。”我也没有惊叹号。我们俩就像中世纪贵族出身的元帅一样,即使在沙场上即将交战之际,也要有规有矩。
  那孩子涨红了脸,开始用起了国骂。这个我更不怕了,你让我骂别的我还不会呢。我们娴熟地对骂了十几句,那孩子就走近了,向我挥起了拳头。我的右手忽然在大脑没下命令的情况下,自己就飞起来,啪的打在那孩子的脸上。
  这小子真没出息,居然抽抽搭搭地哭了,还说:“你等着!”这回他到底用了次惊叹号。当年我亲爱的沈阳城里,有许多没出息的男孩子,他们如果欺负一个人得逞时,得意洋洋。而一旦那个人不从,这些家伙就要哭道:“你等着!”
  我提拉酱油瓶没走出几步,那个眼泪还没干的孩子已经把他哥哥搬来了。他这个哥哥可不是一般战士,他弟弟生了张圆脸,他却生了张方脸,个子不比我高,四肢却相当于我的八肢。他虎视眈眈地尾随着他们家的老儿子,从一个大宅子里晃着走出来。我的腿有些软了,酱油瓶险些丢在地上。
  有些事情你永远也想不明白。当哥哥的走到我跟前,看了我一眼,忽然转过身,踹了他弟弟一脚说:“穷撩什么闲?给我回家去!”他那宝贝弟弟哭得更加响亮了,这回他真的觉得委屈了。
  后来,我就和那孩子的哥哥成了好朋友。他小名叫亚军,大名叫什么我不清楚。我认为应当叫冠军。
  我童年时代的朋友亚军令我大惑不解。他身强力壮,摔跤、撞拐和拿大顶都很厉害,对付我易如反掌。但他当年一看到我,就决定偃旗息鼓,好像我身上有什么魔力似的。古代的神话故事里有这类先例,一只呼啸的猛虎见到一个文弱书生,忽然停止了进攻,不声不响地顺原路返回了。
  亚军这只猛虎在胡同里刚猛无比,但只要我一出现,他立刻就变得温和起来,甚至像我一个随从,我走到哪儿,他就跟到哪儿。那时候我已经会唱十几段样板戏了,夏天的晚上,一大帮男孩子正在一起逗嘴皮子呢,我的朋友时不时就要嚷起来:“别鸡巴吵吵了,让××唱段京剧!”有的男孩子继续吵,亚军就骂:“谁要是不愿意听,就滚到老娘们那边去!”
  我唱的时候,我的朋友在一旁张大了嘴听着,还一直憨憨地笑着。后来我弄了两块竹板,一边打一边唱。他也弄了两块硬木,跟着我打。在公园里,老戏迷们唱现代戏唱得差不多了,拉京胡的老头儿问我们看热闹的孩子,你们谁会唱?我的朋友便指着我大声说:“他会唱!”我们在洗澡堂光着身子听一个青年造反者(也光着身子)一段一段唱那个年代的革命流行歌曲时,我的朋友又向他挑战说:“你唱这些歌不算能耐,你能唱京剧么?”青年造反者勉为其难地唱了几段,用的还是唱歌的方法,鼻音很重,节奏也总是自行其是。我的朋友又说:“你还是让××教教你吧。”青年造反者不痛快了,瞥了我一眼,说:“原来是刘××的儿子呀。”我的朋友说:“你管他是谁的儿子呢!”......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