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击鼓传花


□ 黄荣才

□ 黄荣才

 

丁志敏一下子把自己给推到风口浪尖了。

这次谈话好像没有预兆,快下班的时候县委王书记没有通过秘书,亲自打电话给丁志敏。那时候丁志敏正收拾桌头的文件,准备去酒店陪省农办的一个副主任吃饭。丁志敏是西水县的县委副书记,像这类迎来送往的活动很多。手机震动之后,丁志敏一看是王书记的电话,习惯性地稍微调整了一下呼吸,才按下接听键。“丁副,麻烦你到我办公室一下。”丁志敏边答应边站起身来。丁志敏的办公室和王书记的办公室都在同一层,县委大院的六楼。其实就隔着一个办公室。丁志敏向王书记办公室走去的时候边思考:书记找自己什么事情了?这是丁志敏的习惯,一有什么信息,他的脑袋就快速运转,好像某个机构接到突发事件的信息,多部门马上启动。违章建筑、小水电。丁志敏在脑袋中马上出现这几个字,或许书记找自己跟这件事情有关,可能自己要冲锋陷阵了。这个念头在市委书记来调研之后,丁志敏就有预感了。

王书记招呼丁志敏坐下来,扔给他一支烟。丁志敏先给书记点上,自己再点上,呼出了一口烟雾。“丁副,今天找你是想跟你商量个事情,清理违章建筑和小水电这件事恐怕要你挑起来,力度才够,你有办法。你看怎么样?”书记的口气是商量,其实已经定了。这时候能做的事情就是爽快答应,否则最后事情还得做,反而给领导留下不好的印象。果然如此。丁志敏在心里说了一句。“服从安排。这是块硬骨头,不好啃,但不好啃也得啃。”丁志敏表态得挺干脆。“这就好,我相信你会有办法。这件事情比较敏感,要注意方法,既要清理违章建筑,又不能引发大的波动。群众都举报到市委书记那里了,市委书记过问了,我们必须给群众一个交代。”“我明白。”丁志敏知道这件事迟早落到自己身上,但他不说,只是那天市委书记说后就开始在心里琢磨这事了。他知道书记会找自己的,做为一个副职,慢半个身位最为合适,慢太多,会留下反应迟钝的印象。太快,有抢镜头嫌疑。丁志敏简单回答,不要喋喋不休地说自己的思路。“根据上级要求,县乡换届要在元旦前完成,最近事情多啊。你要多辛苦。”王书记弹了弹烟灰。“应该的。”丁志敏还是简练地回答,这是他的风格,少说多做。丁志敏知道书记这句话不是随意的感慨,本次换届选举,西水县县长风传要调任市直某局局长,民间版本已经把丁志敏列为接任县长的最热门人选。能否当上县长,上面的关系重要,王书记的意见也很重要。王书记来西水县之前,已经在另一个县任两年县委书记,届中调整到西水县,下一届留任已经很明确。谁和他搭当,市委包括省委组织部都会听听他的意见。丁志敏能否上去,王书记的意见很关键,对他安排的工作,丁志敏必须无条件服从,不能留下不配合的感觉。

“我看这件事你牵头,成立个城乡环境整治领导小组。不要把清理违章建筑和小水电放在文字表面,但主要职能是这个,顺便把城乡环境卫生工作抓一抓。”王书记还是商量的口气,但丁志敏知道这是布置工作了。“行,我着手准备。下周一开个动员会吧。舆论还是要先行。”“好,动员会我去参加,你布置,我讲一讲。人员你抽调,一路绿灯。”王书记边说边站起来,丁志敏知道这谈话就结束了,他已经提前一会站了起来,“那我先走了。”丁志敏边说边往外走。在前往酒店的路上,丁志敏的脑里就忙开了,之前只是预感,现在这预感成为现实,他就必须认真考虑了。这事不好做,敏感的神经太多。给群众一个交代,不如说给市委书记一个交代。这件事拖不得。按道理,丁志敏只要小心翼翼,平稳度过这换届前的三个月就可以了。可是事情的发展不是按照自己设计的,这时候,书记要配合,市委书记那里要体现。这件事做得好,加分;做不好,那是另外一回事。任何事情都是双刃剑,没有纯粹的好事。这组长不好当啊。如今这领导小组很多,多到当事人有时候都不知道自己任了多少个组长副组长,变成纸张上轻飘飘的一行字。可是这组长很有分量。

丁志敏通知秘书高庆德,让他先拟个开展城乡环境卫生整治的通知,准备自己的讲话稿,还要和县委办综合科对接,准备书记的讲话稿。一件事情要做,先开会发文件,几乎成为规定动作了。高庆德接到电话,思维短路了几秒,倒不是感到这稿件难写,当秘书这么多年,写领导讲话稿是基本功。高庆德第一感觉就清楚这是块烫手山芋,自己的领导怎么会接这个活?可是不接怎么办?丁志敏一个电话,自己不得照样忙?“嗯,好的,好的。”高庆德回答得很干脆,放下电话,他长叹一声。他知道丁志敏被放到煎盘上了,稍有不慎,伤筋动骨。高庆德从丁志敏当常委时就开始跟他,已经六年了。他和丁志敏的关系,已经超越了简单的领导和秘书的关系,他不再是纯粹的拎拎包泡泡茶拿拿文件,许多事情他都养成独立思考的能力,能够在合适的时候提些建议。丁志敏对他的建议还很看重,经常采纳,不少事情,丁志敏开个头,小高就知道怎么做,还做得挺好。丁志敏曾经对小高说:“你的能力,放到乡镇当镇长,绰绰有余,可是我感觉你留在我身边,我轻松很多。只是要委屈你了。”“这样子我已经很满足了。我喜欢跟在您身边,可以学到许多事情。”高庆德急忙回答。也是,自从跟了丁志敏,高庆德从普通科员到保密局局长到主任科员,六年走了几大步,别人也不容易做到。“不用表态,我看再一年半载,还是得把你放出去,我不能耽误了你。现在进步,慢一步,步步慢。”丁志敏摆手制止了高庆德的话。

分享:
 
更多关于“击鼓传花”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