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小镇风月


□ 宋唯唯

玉霞在娘家里做姑娘的时候,是家里惟一没有出嫁的女人。她的寡母周良珍,最后一个心愿就是:玉霞一定要嫁到镇上朱家街去,决不再像她的母亲以及她的四个姐姐一样,嫁在农村里种一世的田。玉霞不仅要嫁到镇上去,而且一定要嫁个家境殷实的人家。因为玉霞是她的几个女儿中最温顺听话的,幺姑娘是娘的小棉袄哦。
到了家里的女孩儿该放出口风的时节,周良珍就正色对来往于家里的媒婆们一遍一遍地重复了这个条件。她的玉霞这般美貌,这是看得见的;她的玉霞性子乖顺,这也是不消多说了的;她的玉霞是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她的玉霞要嫁的话,公婆是不能老病在床,等着她去伺候的;她的玉霞要嫁的话,男人是不能好酒贪杯的,莫说动手打老婆,就是连烟都不沾一口的;她的玉霞要出嫁的话,是既不可侍候小姑子,也不要妯娌斗气的。这样,有一天,朱家镇上的小木匠朱吉平就在媒人带领下,来到了周良珍的家。小木匠朱吉平生着一副五短身材,细皮嫩肉的模样儿,周身的衣服干干净净的,一看就是个好出身。他乖乖地随着那尖嘴红腮媒婆,脚跟脚手跟手的,生怕会把他一人丢了似的,样子乖极了。
每天一到傍晚,朱吉平便来家报到了。他一进门便遵照周良珍的指点,坐到堂屋的板凳上,手上捧过一盅米酒,一声也不吭。若是周良珍问起他父母身体安康否,他便答一个好字,问起他的姐姐,他就一五一十地说他们各自出嫁的人家。老老实实,没一句多话。问他玉霞如何,便红脸了,埋下头,怎么逗引都不做声。耳朵却是最灵敏的,玉霞走过时衣襟拂过一叶风,也能惹得他脸红及脖子根。天近黄昏,满天的红霞,玉霞要做晚饭了。她甩着两把青油油的大辫子,端着竹篓从门前的池塘淘米了上岸,分花拂柳一径走了来。经过朱吉平身边时,脚步重重的,和他有仇一样,哼一声,眼角儿傲慢地睨一眼。朱吉平碗里的鸡蛋都害怕得抖了一下,手一慌,小白瓷碗里的米酒漾着小小的圈儿,小木匠的头都要垂到板凳上了,脖子红红地久久不褪色。媒人就和周良珍看着,相对一乐,两个半老的风流婆娘拍着腿,嘎嘎嘎大笑起来。玉霞的终身大事,看样子就要成为定局啦。
朱吉平生于朱家街的木匠世家,清白老实的人家,他是个独宝贝儿子,上头有五个姐姐,疼弟弟朱吉平疼得小妈一样。家里住着两层的楼房,乡下还种着一片果园,毫无疑问,这都是朱吉平的财产。在家里,浆洗缝补,一日三餐,伺候朱吉平的全是他的老母亲;一年四季的热冷衣衫,鞋子袜子,坛子里的酱菜,罐子里的麻糖,都是五个慈爱的姐姐做好了送回家来。近年关的时候,五个姐姐率领着五个姐夫回到娘家,姐夫们杀年猪,打糍粑,写对子,上房除尘;姐姐们和母亲在灶屋里炸年货,朱吉平在灶膛边烧火。这样的日子,多么的有情有义,多么的祥和喜庆。多么的符合周良珍放出的口风提出的要求。玉霞只是个乡下妹子,况且,还是周良珍的女儿,周良珍这个名字,和她的人一样,都是徐娘半老,当年曾经风流一时的,这无疑给她的女儿们落下了口实。玉霞只是生得相貌好看些,这样的好人家你不嫁?这样的福你不去享?你玉霞难道想上天去当仙女不成?......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