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的唐朝兄弟》:黑色讽世的古代强盗片


  点燃今年贺岁票房大战的导火索是一部古装片,强盗陈六和薛十三在进入一个名叫苦竹林的村子,在村民马七家得手之后准备脱身之际,与官军不期而遇。一位官兵眼见马七之女罗娘年轻貌美,心生歹意。陈六挺身而出,杀掉官军救下罗娘。其余官军与二位强盗一番短兵相接之后,仅有一人侥幸逃生。村民闻讯后将两位强盗五花大绑,准备送官以图息事宁人。
官兵随后几番进村,两位强盗奋起反击,次次击败官军,最终几乎接管苦竹林村。作为村中唯一的管理者,“里正”眼见大权旁落以装病为幌子,逃出村引来更多官兵,不想却为村子带来灭顶之灾,官兵开始屠杀村民,几百年历史的村子被官兵付之一炬。一心想离开村子的薛十三最终死于里正手下,希望留在村里和罗娘男耕女织的陈六最终带着罗娘离开了苦竹林。——这样一部通篇散发着血腥气息的古装题材,就是今年贺岁档的开篇之作《我的唐朝兄弟》。
街头生涯的鲜红烙印
“之所以构思这么一个另类的故事,是想看看两位强盗进入一个村子,把村子搅得天翻地覆之后会是个什么样子。”青年导演杨树鹏这样解释自己最初的创作动机。他最初的设想比现在公映的版本要生猛得多:两位强盗在多次与官军交手之后,干掉了最后一拨大规模入侵的官兵。苦竹林不能再继续呆下去了,二位拉着全村人一起上山,做起了绿林好汉的营生。毫无疑问,这样的结局,在目前的电检尺度内无法通过。
“暴力和爱情”,这是杨树鹏构思中《我的唐朝兄弟》最重要的两大主题。打斗和杀戮在片中占据了大量篇幅,薛十三被杀的那场戏尤其触目。临近片尾,台湾演员李立群扮演的村中里正已经近乎痴傻,口中念念有词:一个五百年的村子就这么没了,什么都没有了。边说边拿刀不停将手中的木棍削得又尖又锋利。里正毫无征兆将手中的木棍化作凶器,刺穿薛十三的脖子。
“当时这个镜头在审查的时候要求被拿掉,我就一再解释,我说这个拿了,我这个片子就没了。”在杨树鹏一再的解释和坚持下,这个镜头保留了下来。同片中血脉贲张的暴力元素一样,《我的唐朝兄弟》中的爱情也来得汹涌和直接。如果分级制存在,这部电影显然不适宜未成年人观看。
“电影为什么是这样的一副面貌,我想应该跟我的经历有关。我自己就是在街头成长起来的。”1970年生人的杨树鹏祖籍沈阳,因为父母都是勘探石油的工程师,举家来到甘肃,片中出现的“庆阳”后来是他的家乡。学生时代的杨树鹏严重偏科,理科近乎垫底,文科却出类拔萃,甚至代替语文老师上课。
父母眼里的问题少年最终还是离开学校,走向街头。民风彪悍的西北之地,杨树鹏的成长记忆里烙下了太多暴力场面的影子。“我跟一般的街头混混最大的不同就是我喜欢读书。”读完家中藏书之后,初中阶段的杨树鹏自己写过一部武侠,还没写完就被同学抢走,那部手写的杨氏武侠在同学中间相互流传,再也没有回到他的手中。多年后,他在一个朋友家中看到一本手写体的藏书,封面被贴上一层又一层的透明胶带,正是当年同学从他手中抢走的那本没有结局的武侠。......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爱情婚姻家庭》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我的唐朝兄弟》:黑色讽世的古代强盗片”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