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怎样看《飘》?


□ 杨静远 肖 穆 黄颂康

  《飘》的中译本在一年前重印出版,曾经引起一些议论。我们认为,一部有过一定影响的外国文学作品重印出版中译本是可以的;但是,关于《飘》这本书究应如何评价,却可以发表不同意见,互相讨论。这里发表三篇有不同看法的评论,供读者参考。(原作均较长,本刊有删节)
  编者
  
  《飘》在文学史上的地位
  杨静远
  
  早就听说《飘》的观点是反动的。一九七五年,我开始读了一遍,觉得它的反动性果真名不虚传。为了进一步了解情况,我又力所能及地查阅一些外文资料。我惊讶地发现,这本得过文学奖金的烩炙人口的畅销小说,有关它的评论竟如此之少。一些文学史或文学手册中,不是根本不提,就是寥寥数语带过,而没有专门的详尽的评述。
  例如,《牛津美国文学手册》(纽约,一九五六)中虽然收进了该书及作者密西尔的条目,但在重要作品年表中却没有《飘》。
  《现代美国小说。评论文集》(纽约,一九六三)中,无只字提到《飘》和它的作者。
  《从一六四○年至今的美国作家与作品》(纽约,一九六二)中,对它的评价是一句话:“最成功的一本现代畅销小说”。
  《美国文学手册。从殖民地时期至现时概览》(纽约,一九七六)中谈到关于美国内战前南方生活的神话时,稍带提到了《飘》,说:全世界都通过《飘》的作者知道了这个“迷人的景象”,“但是全世界也应该知道,她只是维护了几乎一个世纪以前就树立起来的神话”。
  《爱国的热血。美国内战文学研究》(纽约,一九六二)中认为,有些北方人后来也接受并且迷上了南方的“神话”,其结果便是《飘》的空前畅销;这本书对于《汤姆叔叔的小屋》起了一种“奇特的抵销作用”。
  甚至《美国历史小说》(纽约,一九五八)这样一本专论历史小说的书,都没有把《飘》作为专题来评论。
  有些书中宁肯把《飘》算作重大社会现象,而不算作重要文学作品。如《二十世纪作家。现代文学传略》(纽约,一九四二)、美国现代史巨著《光荣与梦想》等。
  美国学术界对《飘》的评价,由此可见一斑。我不由得感到,严肃的学术界似乎是以沉默来对待这本书的。这种情况,更明显地表现在教育界。早在四十年代,《飘》就进不了美国的中学英语课程和大学的文学课程的教学。直到今天,据我了解,情况仍然如此。相反,同样是一本畅销书,《根》从一开始就被大、中学校所接受。广大美国人民人心的向背,这是极好的例证。
  这种种迹象说明,一本畅销书,并不就是一本在文学史上站得住脚的作品。《飘》尽管驰名全球,四十多年来保持畅销而不衰,尽管它的出版者不遗余力要把它塞进古典文学名著的书目,它却始终未能入流,它的地位始终没有超出一本流行小说的地位,终究得不到正式的文学史的承认。
  《飘》之不被承认,原因究竟何在?我找不到确凿的证据来解释。但我推想,一个原因可能是内容太反动——它明目张胆地替声名狼藉的美国黑奴制翻案,名誉实在不佳。另一原因可能是,它在艺术上也不过尔尔。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Tags: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