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历史风物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吴国桢的迷信


□ 马 军

  吴国桢(1903~1984年)是中国现代史上的重要人物,少年时代曾就学于国内的两所名校——天津南开中学(1914~1917年)和北京清华学校(1917~1921年),青年时期赴美国留学,1926年以“Ancient Chinese Political Theories”(《中国古代政治理论》)一文获普林斯顿大学政治系哲学博士学位。回国后长期在国民政府内任职,在蒋介石的格外垂青下,曾历任汉口市长(1932~1938年)、重庆市长(1939~1942年)、外交部政务次长(1942~1945年)、国民党中央宣传部长(1945~1946年)、上海市长(1946~1949年)和“台湾省主席”(1949~1953年)等要职。在国民党高级官员中,吴国桢一向以作风开明、为人洋派而自诩,而且在其妻黄卓群的影响下还成为基督教徒。然而,这只是他的公开形象,很少人知道他私下里实际上“颇好命相之学”,换言之,这位曾经的留美学生对传统的算命术非常痴迷。对此,吴氏的一些同学、朋友、同僚、下属在晚年的回忆中曾多有提及。
  蔡孟坚是吴国桢20世纪30年代汉口时期的同僚,曾任湖北省会警察局局长、武汉行营处长等职。根据蔡氏所写的《我所知道的吴国桢》一文,他最初因与吴国桢兄长吴国柄交好,故而结识其弟。1930年前后,蔡在武汉从事“反共”的特工工作,有一次险遭暗杀,自己虽侥幸逃脱,身边的秘书却中了流弹。许多友人因此劝他去算算命,以卜凶吉。吴国柄也对蔡孟坚说:“我弟弟国桢最信算命,他认识许多算命名手,让他给你推荐一位高人指点迷津吧。” 将信将疑的蔡孟坚稍后真的在吴国桢的引领下,去拜访了一位算命家,后者竟也算到蔡近期有“凶难之灾”。蔡虽然对算命结果并不为意,但从此以后与吴也成了时相往来的朋友。
  1932年初,吴国桢奉召到南京首次晋见蒋介石,等候期间下榻在中央饭店。与此同时,蔡孟坚亦来南京办差,恰巧也住在同一家饭店。一日,吴来蔡的房间闲谈,据蔡后来回忆,当时吴曾大谈命理如何有灵,说他本人每遇升迁机会,必先算命问卜,而且自己也学会了算命。次日,吴邀蔡一同到户部巷找那位南京有名的算命家瞎子童敬之一问吉凶,两人遂在中央饭店左前方附近一条小巷的斗室里找到这位童铁嘴。吴国桢报了一下自己的生辰八字,这位瞎眼、高个子、操江北口音的“名家”掐指算后斩钉截铁地说:“这位先生在两周内会得到一个有名无实的职务,但一两个月后就可以获得一个独当一面的机会。”吴听后深表满意。也许童铁嘴真有先见之明,在晋见蒋介石之后,吴国桢即被任命为蒋的侍从秘书,不久以后,财政部长宋子文又因赏识吴的理财能力,命他担任江西榷运局局长。
  在赣服务期间,吴氏一家曾一度住在庐山的牯岭。一日闲来无事,吴国桢到街上漫步,偶然在某小书店购得《卜巫正宗》一书。然后拿回家仔细研习、背诵强记,并且自己出题,自己卜卦。为了验证是否准确,他便试着预测后几天的天气,据说屡试不爽。
  吴国桢是从何时开始对算命术感兴趣的?他自己的回忆录对此并无谈及。不过从萧公权所撰的《问学谏往录》来看,吴至少在留美期间就有此癖好。萧公权是吴国桢的清华同学,20世纪20年代初也曾赴美国留学。1926年他在康乃尔大学获博士学位后,从芝加哥坐火车去美国西海岸,准备搭轮船回国。萧上车不久,突然发现吴国桢也在车上。后者亦得了博士,准备离美回国,与萧竟不期乘上了同一班列车。后来据萧回忆:“我们的座位不在同一节车上。当火车开行了一二小时之后,我离开座位去散步,走进另外一节车里,远远看见许多美国妇女围着一个东方人在谈话。走近一看,才知道吴兄正在用外国纸牌为她们卜问未来的吉凶休咎。他口若悬河,说来头头是道。她们争先恐后,恳求这位‘先知’指示前途。”
  抗战期间也有一则有关吴国桢迷信的有趣故事,出自潘公展所撰的《我所见的吴国桢》。当时吴任重庆市长,由于日寇飞机时常前来轰炸,常令这位陪都的父母官日夜劳顿、提心吊胆。有一天晚上,吴心绪不宁,翻来覆去睡不着觉。他对夫人黄卓群说,你且报出一个字来让我测一测。他的太太仰望着帐子,就说了一个“帐”字。吴遂大呼:“不好,恐怕要送命!”他对太太说:“帐”字拆开,似是“市长”两个字,而“市”字不是已没有了头,只剩“巾”字吗?吴夫人立刻阻止他:“不要胡说八道,你的测字技术并不高明,我不相信。”尽管这么说,吴夫人还是不放心,第二天一大早便派人把命相家李家伟(字芋龛)请来。李某深通命理,并精于测字,素为吴氏夫妇所器重。李家伟听后笑着说:“市长的测法虽近情,但还有出入。在我看来,市长不会丧命,头也不会没有,不过乌纱帽恐怕要没有了。‘帐’字左旁的‘巾’,不是市长去了头,而只是市长落了帽,并且右旁的‘长’字依然存在,所以市长的位置当仍可保全,大概会像张治中那样因长沙大火落一个‘革职留任’的处分吧。”吴氏夫妇听了,才为之稍慰。据说不久以后果然验证,日军重庆空袭时发生了大隧道惨案,数百市民因救援不力而窒息其中,吴国桢竟因连带责任而被“革职留任”。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吴国桢的迷信”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