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Modern:一个带着面具的观念


□ 范景中

  一
  
  在讨论“中国美术的现代转型”这个话题时,几乎绕不开“现代”一词。大家花了不少气力讨论“现代”的定义,这使我想起威廉斯(R. Williams)的《关键词:文化与社会之词》(1976)对它的简单解释:“modern”这个词可以通过法文“moderne”和后期拉丁文的“modenus”,一直追溯到早期的“modo”,意指“此刻”;15世纪起,用它来和古代对比,当中夹着的时期即“medieval”;16世纪,此意广泛传播;17世纪和18世纪又出现了“modernism”,“modernist”与“modernity”,但往往带有贬义;到了19世纪,由于现代主义运动它才给褒扬起来。
  我们看到,“modern”这个词,或这个观念,它的含义是演变的,随时都会被换上不同的内容,它本身不过是个面具而已。不过,没有这副面具,也许它就无法登台出演。可要硬给它下个定义,势必就导致无穷后退,这不仅理论上行不通,实践上也做不到。讨论“modern”定义的论著堆积如山,遗憾的是,学术界却没有一个委员会能制定法律,规定这个词或这个观念的精致定义。
  在人文科学(而不是在数学或逻辑学),我们需要大量未经定义的词语,它的意义只能在使用中大致固定,因而这些词语的意义是可变的。而且,一种定义只能是把已定义词的意义还原为未定义词的意义,所以所有概念包括已定义词在内,其意义就都是可变的。既然如此,我们为什么非要强求定义呢?波普尔答道:
  
  那是一种可从洛克一直回溯到亚里士多德的本质主义的古老传统,以及它所带来的信念:一个人如果不能解释他所使用的一个词意味着什么,那就说明“他没有给它任何意义”(维特根斯坦),因而,他一直在乱说。
  
  实际上,不要说给“modern”下定义,就连艺术史家要给“modernism”下定义都感到困难重重,克拉克(T. J. Clark)把它追到19世纪40年代的先锋派,卡威尔(Stanley Cavell)则追到浪漫主义,罗森布拉姆(Robert Roseblum)和弗里德(Michael Fried)甚至上溯到18世纪,而米歇尔(W. J. T. Michael)又一下子回到1900年前后的抽象绘画。
  因此,我的第一点看法是,不要争论概念或词语问题,概念也像人一样,是带着面具的,不过,面具后面,不是本质,而是一个不断变化的历史。
  
  二
  
  包华石(Martin J. Powers)在他的精彩报告“中国,罗杰·弗莱,以及现代主义的文化政治”中,开篇就从现代化的国际视野讨论了中国园林在18世纪给英国的影响,而中国园林在那时的英国人眼里,恰恰正是现代性的。这提醒我们,谈论现代性,不要只从西方对东方冲击的眼光落笔,文明从来都是互相影响、互相渗透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艺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