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雕花木箱


□ 钟华华

  瓦兰又做梦了,梦里总是出现那只雕花木箱。

  瓦兰梦里的河涨满了水,雕花木箱像道鬼魅的影子,从河上游漂来。瓦兰光着脚板,朝河边跑去,她拼命想捞着雕花木箱,可河面突然变得特别宽广,她无论如何也够不着。就在瓦兰焦急得哇哇大哭时,她身上像挨鞭子抽一样疼痛起来。

  钻心的疼痛惊醒了瓦兰,她揉了揉烂桃一样红肿的双眼,才发现是个梦。而自己,是被刚才男人抽打的伤口痛醒过来。男人来宝打完她,早已到镇上的柜台里喝苞谷烧去了。

  来宝打女人,像打条牛一样狠。

  那天清晨,就为了那只雕花木箱,瓦兰天不亮就起床了。头天夜里,下了一场罕见的暴雨。只要下过暴雨,这条平常极温顺的河,就会变得汹涌咆哮。只要河水涨上来,上游就会冲下来各种有用的东西:比如木料,棺材,衣服,鲜鱼或是发胀的粮食袋子,甚至是死人。瓦兰不喜欢那些东西,她觉得那些东西从洪水里钻出来,始终带着一股死亡的味道。她只去等待一件物品,那就是雕花木箱。

  自从三年前瓦兰从河的上游嫁到躲雨镇来,每次涨水,她都会去河边守候,寻找梦中的雕花木箱。可每次她都无功而返。涨水时节,村里的人,人人眉飞色舞,高兴得快要发疯。谁见到那样的场景不会发疯呢?涨水的河里漂满各种各样有用的东西,这些东西要是河边的人自己造,不知要花多少钱呢。

  瓦兰每次去,目光总是掠过那些与雕花木箱无关的物品,朝河里张望着。男人来宝裹在洪水一样汹涌的人群里,不断打捞。瓦兰就负责站在岸边,不断听从来宝的吩咐,朝家里搬运木料啦什么的。每次洪水一来,瓦兰就觉得那些木料多得堆放不下。她心里嘀咕,捞那么多木料干什么,不就是卖几个臭钱打酒喝么?喝了酒,又把怒气发到她身上。因此,每次搬运木料时,她就心里来气。可是有什么办法?别的女人,都在男人的唆使下,像牲口一样朝家里搬运着。

  

  瓦兰到达河边时,天刚蒙蒙亮。她努力朝河的上游宽阔水面搜寻着。就在一眨眼工夫,那只雕花木箱,泛着油漆的红光,从上游漂荡而来。就在这时,村里的柳翠翠,也来了到河边。柳翠翠是村里最可恶的女人。她的嘴皮子翻得像两片弹簧一样快。要是骂起架来,谁也不是她的对手。瓦兰看见她,原本想躲开,可是心爱的雕花木箱眼看快漂到跟前来了,她舍不得。

  柳翠翠也发现了雕花木箱。瓦兰踩进水里,水流太急,雕花木箱被她用一把铁耙狠狠逮住了,却无论如何也捞不上岸。这时,柳翠翠急急地赶了过来。瓦兰看见她眼里泛动的绿光,就知道这只雕花木箱变得复杂起来。

  “好一只雕花木箱呀!瓦兰,瓦兰,我来帮你。”柳翠翠老远就喊起来。

  瓦兰本想说声感谢话,可看见柳翠翠那老鹰一样的眼神,就说,“河里的东西多着呢,不用了嫂子,我自己能把它捞上来。”

  柳翠翠有些不高兴了,“哟,嫂子是贱呀,找上门帮你忙,你也推辞,真是把嫂子当外人看了。”柳翠翠说着,裤管也没卷,呼地一下就跳进了河里。柳翠翠也抓住了瓦兰手中的耙柄,一起奋力朝岸边拖着。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