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立秋(剧本.续)


□ 姚定瑄 卫 中



[晋剧锣鼓音乐。
[戏台后侧一角。
[唱戏声,叫好声。
[凤鸣送瑶琴匆匆出走,伴有一男仆。
凤 鸣 趁老爷陪客人看戏顾不上,快送小姐上路。按这上面的地址,先把小姐安顿在太原府,千万不可出差错!
男 仆 是,夫人放心。
凤 鸣 你到外面看着去……瑶琴,出门在外,处处小心,常给家里捎个信,别像你哥哥一样,一走五年没有音信。
瑶 琴 娘,记住了。娘,我看那唱《清风亭》的就像是我哥江涛。
凤 鸣 啊?
男 仆 夫人,来人了。
[凤鸣、瑶琴与男仆躲进帐内。
[冯老板(马江涛)着戏装上。
[马洪翰在外等马江涛,马用跟随左右。
[郝班主上。
郝班主 冯老板,恭喜你啊!
马江涛 喜从何来?
郝班主 你这《清风亭》马老爷是含着泪看的,我亲眼瞧见他擦眼泪呢!
马江涛 一出《清风亭》他能倒背如流!
郝班主 马老爷还直夸你,说你唱念做打,样
样俱佳,手眼身法步,招招精彩,一会儿赏银少不了。
马江涛 你就知道钱!
郝班主 (堆笑)可不!(下)
[马洪翰上。
马洪翰 冯老板!
马江涛 马老爷!您找谁?
马洪翰 我谁也不找,就是来看看你……(盯视)
马江涛 马老爷!
马洪翰 啊,冯老板,(一语双关地)你戏演得不错啊!
马江涛 多谢老爷夸奖。
马洪翰 冯老板家住哪里啊?
马江涛 戏班中人,处处无家处处家。
马洪翰 家里都有什么人啊?
马江涛 我只知戏中人,不知家里人!
马洪翰 请问你的《清风亭》是跟谁学的?
马江涛 当然是跟我……师傅学的!
马洪翰 (凝视片刻)那我与你票上一回如何?
马江涛 当然可以。但不知马老爷想唱哪一折?
马洪翰 还是《清风亭》,《思子》,不,《认子》一折,好吗?
马江涛 好。
马洪翰 保儿!儿子老爷!你再仔仔细细看上一看,我,就是在这清风亭上捡你、抱你、喂你、养你一十三年的那位老爹爹啊!
马江涛 (唱):十三年养育恩天高地厚,薛继保何尝不内疚。有心叫一声爹…… (行弦)
马洪翰 儿啊!儿啊,一把算盘砸得我儿头破血流,砸得父子情断义绝,我我我向你赔罪了!
马江涛 (接唱)怎能够前功尽弃再回头。马老爷!
马洪翰 江涛,你还不原谅爹吗?许昌仁学成回国,许凌翔承继有人,可马家大院、丰德票号危在旦夕。江涛,回家吧,你乐意唱戏,爹给你组织戏班子,你天天唱,爹也不管你,只要你来继承家业,帮助爹重振丰德,你干什么爹都答应你!
马江涛 马老爷,这么多年来您还是没变!其实您早就看出他不是经商这块料,您何必还要强逼他呢?他的兴趣根本就不在算盘上!他哪里有能耐帮您重振丰德呀!
马洪翰 儿啊,爹爹真的到了霸王四面楚歌乌江自刎的绝境了,难道你就不心痛?就那么舍不得你的戏吗?
马江涛 您把戏看成是消遣,品茗唱曲,好不风雅,可我……他,他则是把戏当成人生啊!他已经出世人戏了,他在戏里找到了真情挚爱,找到了慰藉寄托。他活在戏里,长在戏里,他的血肉筋骨,灵魂意绪,全都和戏合二为一,混为一体了!小小戏台,氍毹一块,容得下天高地阔!(强忍泪水)马老,爷,您就当您儿子死了吧!
马洪翰 不!人没死,魂去了!(进入戏剧情景般地)儿啊,一路走好,西有沙暴飞石,不要去啊!北有冰封雪冻,不要去啊!天门有虎豹把守,不要去啊!地府有魔王当道,不要去啊!
马江涛 (吟唱戏腔)茫茫荒野无边无际,人生天地间好似匆匆过客,我情愿在云霞中尽情游历,我情愿在江海里恣意飘荡……
[马用上。
马 用 老爷,总号出大事了,赵成才顶不住了,请您务必过去!
马洪翰 曲终人散后,凭吊古今,思念儿女,惟有此地了!(苦笑而去)
马江涛 爹……
[瑶琴出。
瑶 琴 哥!
马江涛 你?
瑶 琴 哥,我是瑶琴啊!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