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佛经传译中的跨文化交流模式


□ 蒋述卓 周兴杰


内容提要
从中古佛经传译入手,可以探讨语境差异对两种文化交流的影响,中外人士在传译中的能动作用,以及跨文化交流中的权力关系等问题。本文揭示其作为一种权力彼此制衡的模式,可以为我们今天的跨文化交流提供借鉴。

关键词
佛经传译跨文化交流模式主体

人类文化交往的历史进程是一个悖论性的展开过程,其中不乏敌视、歪曲、巧取豪夺和对他者文化的妖魔化。但也不乏不同文化彼此钦慕、对话、交流与相互融合。其间潜藏着多种跨文化交流模式,经验与教训并存,值得我们认真总结、吸收。
进入所谓“全球化”时代以来,由于交通发达,资讯膨胀,各民族的文化交流变得空前密切而频繁。然而,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凭借其在科技、经济与政治上的优势,形成了全球范围内的文化中心地位与话语霸权,多样性的文化生态面临严重考验。对此,第一世界的学者表示忧虑,广大第三世界学者更不断追问:谁的全球化?怎样的全球化?应该如何面对、接受西方文化?对已然敞开国门、拥抱世界的中国学界而言,这同样是一系列不容回避与忽视的问题。人们对此也已然表达了自己的看法,其中既有对杂交性(hybrid)的体认与文化多元性的呼吁;亦有对被阉割的焦虑与文化本真性的诉求。也许,此时从既定的当下情境中跳出,回顾、梳理中国与其他国家的文化交往历程,在隐微的历史脉动中转换思维,冷静谛视现实,或许能获得一些有益的启示。
中国文化交流史上最成功的一个范例当属中国对印度佛学的接受。从印度佛教的最初传入到东晋刘宋之交,四百余年间,印度佛教逐渐渗入中国文化,使中国文化结构发生了很大变化。其中,佛经的传译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因此,本文试图从此入手,考察汉魏两晋时期中国对印度佛教文化的接受过程,探讨语境差异对两种文化交流的影响,中外人士在佛经传译中的能动作用,以及跨文化交流中的权力关系问题,进而勾勒其作为一种模式,可以为我们今天的跨文化交流提供借鉴。

一、语境差异

一般而言,跨文化的交流是在国家、民族、人种和文化群体成员之间进行的多层次的交往活动,涉及人类活动的各个方面。但人类文明的形成、发展,却有一个由相对独立到彼此相遇、碰撞、融合的过程。自雅斯贝尔斯所说的“轴心时代”(公元前500年前后)以来,佛陀云游印度,中国诸子著说,希腊贤哲云集……人类各种文明由于空间上的隔绝而独立发展,形成不同的文化传统和精神财富:“人类一直靠轴心时代所产生的思考和创造的一切而生存,每一次新的飞跃都回顾这一时期,并被它重新燃起火焰。”可以说,人类最主要的几种文化模式此时已经形成,并且影响至今。
而所谓模式或“模子”,正如叶维廉所说,“是结构行为的一种力量”,它对人类的思想与行为有着强大的制约力量。露丝·本尼迪克更进一步指出:

一种文化,就像一个人,或多或少有一种思想与行为的一致模式。每一文化之内,总有一些特别的,没必要为其他类型的社会分享的目的。在对这些目的的服从过程中,每一民族越来越深入的强化着它的经验,并且与这些内驱力的紧迫性相适应,行为的异质项就会采取愈来愈一致的形式。

这种一致模式的内驱力在跨文化交流中的作用是双重的。一方面,它表现为一种阻力。思想与行为的结构方式一旦形成,并在长期的社会实践中形式化、结构化,它就很难改变,而且会抗拒被改变。比如儒家礼乐传统熏陶下的中国伦理观,根源于以宗法血缘为基础的社会结构,重视以理节欲的平衡和世俗伦理情感的抒发与满足。这与佛教宣扬出世解脱、生死轮回的教义,以及出家不娶的戒律,的确是存在抵牾之处的。难怪牟子《理惑论》中记载,当时对于佛教,“世人学士多讥毁之,云其辞说廓落难用,虚无难信”
另一方面,它表现为一种吸附力。它不断对介入实践的异质项进行整合,使它与自己融合为一,也使自己在存在中改变,在改变中发展。佛学东渐亦是如此。从三国时代开始,中国僧徒有意地将本土文化与印度佛教文化进行调整融合。比如牟子在解释“魂神”时,针对人们对佛教的更生的怀疑,他说:

魂神固不灭矣,但身自不朽烂耳。身譬如五谷之根叶,魂神如五谷之种实;根叶生必当死,种实岂有终亡,得道身灭耳。《老子》曰:“吾所以有大患,以吾有身也。若吾无身,吾有何患!”又曰:“功成名遂伸退,天之道也”。

这种误解、误读成为一种文化模式吸收异质成分的常见方式。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