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两个人的罗曼史


□ 马 驰

我的自白
我出生在山东农村,1951年生人,两岁的时候随祖父来到北京。
经历无非插队进厂,生活内容平淡无奇。那么,凭了什么写作呢?现在回想起来,我所凭借的写作勇气,仅仅是毛头小子的血气之勇,是对文学的热爱而已。
那时候,我根本不懂写作,照猫画虎地写,但往往不能进入状态。开始的时候,就以插队为题材,写了一个长篇。字,写了不少,很厚一摞稿纸,瞧着还挺虎实。可是这能叫文学作品吗。然而青春的生命力激昂勃发,感觉着不写点什么就不行。一句话,虽说是盲干,但还得干,摸索着干。后来冷静了一些,去参加各种类型的学习班。收获不可谓不多,长进却不大,先天不足不是后天能补。就是可以补,也绝非很简单的事情,不下苦功读书是不行的。
后因工作关系不得不辍笔十余年,但对文学爱好的情感却无法减少,不写了,忙于工作的时候,它就无情地折磨我。待到重新拿起笔,仿佛生命得以重生。可是写什么呢?做人为文要有个标准,笔执手端便觉得万分地难了。自我勉励:好自为之吧。
我们生活在都市里,一方面高科技及现代化工业使城市面貌得以改观,人们的物质生活水平有了很大的提高。而另一面则是在高楼大厦的掩映下的城市平民———我想,这个短篇在某种程度上是对城市平民的一部分进行了描述,究竟准确与否,自己也说不太清。但是,贫困和富裕参差不齐的这个阶层人们的生存状态,其生活肯定是丰富多彩的,这就是我要通过这个故事告诉大家的。那些先富起来的人们,其经历中也是充满了酸甜苦辣,甚至难以言说的痛苦。
感谢《北京文学》编辑部对文学新人的大力扶持,使这篇小说得以刊发出来。同时,也是对我的鼓励。唯有继续写下去,写出更好的作品,也算是对一生追求文学之心和支持我们文学新人的《北京文学》月刊的交代吧。
今天星期日,休息。
儿子早早地走了,连个招呼都不打,也不知他干嘛去。刚上初中的儿子,脾气比学问长得快。欠你什么了,天天脸蛋子耷拉着?爱干嘛去干嘛去吧,反正我也管不了你。瞎操半天心闹个狗咬吕洞宾,小媳妇伺候婆婆似地嘘寒问暖,回回闹个自讨没趣。得了得了好歹喘自个儿这口气得了。人就怕放不下,细想想又有什么放不下的呢?就他妈那么回事,怎么也是一辈子。理是这么个理呀,可是偏偏天生的贱骨头。唉,真他妈的气死谁!眼不见为净吧。
老婆起床了。她说要去加班。起床后吩咐我去给儿子买条牛仔裤。昨天晚上已经单方面讨论过了:不能由着他的性儿花钱。你已经作过总结;也已经作过表决;我举双手赞成。我除了举手的份还能有什么份呢?不就是买条牛仔裤吗?钱不是也撂下了吗?本着少花钱把事办漂亮为准则,我也牢记在心了,您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我又不是不满三岁大的小屁孩儿,用得着这么千叮咛万嘱咐的么?货比三家?知道知道,敬请放心。你让我推来扯去讨价还价……根本不用嘱咐,嘱咐也是白嘱咐。走吧走吧走吧你!我差点儿把耳朵堵上。我懒得说话。我翻了个身准备再睡会儿,可我睡不着了。......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Tags:罗曼史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