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代词宗与亡国之君


□ 张学领

  李煜(公元937—978年),号钟隐,又称钟山隐士,钟峰隐居,莲峰居士,你单看这名号就知此公不像个战乱年代霸业之家的子弟更不像一个治国之君,倒是更像一个身居庙堂的佛徒、修行于山林的隐士,未曾入世,即先出世,中的哪门子邪!名如其人,他受的教育绝非弓马刀枪的马上功夫,也非治国之道,御军之略,除了诗词歌舞的熏陶,就是佛法经典的浸润了。从这里可以看出李氏集团家教无方,在接班人的培养上是多么的失败。
  据说出生在富贵之家的李煜自幼天资聪颖,喜读书,经籍百家、琴棋词画样样精通,不说是一神童,也算一“少年才子”了,再加上风流倜傥,成年后在当时也是不折不扣很“酷”的一个“大帅哥”。有此般资质,若在今天参加央视李咏的“非常6+1”肯定夺个冠军不成问题。李煜18岁与宰相家年轻貌美能歌善舞的美女娥皇成婚,可谓天造地设一对活宝。婚后李煜终日优哉悠哉,耳鬓厮磨,宴乐欢舞、赋词唱曲艳词不绝,通宵达旦沉于杯光舞影之中,不知今夕何夕!
  可当李煜在温柔乡中的梦幻里纸迷金醉之时,边境上早已是狼烟滚滚,干戈阵阵,五代的最后一个王朝后周,凭借空前强大的军事实力开始了向南方征讨的军事行动。公元955年攻占南唐十四州,三年后南唐成为后周的附庸国,李煜的父亲李璟被迫废除帝号,改称南唐国主,使用后周年号,对于后周政权俯首贴耳、唯命是从。公元960年后周少壮实力派军官殿前都点检赵匡胤在其部下的拥戴下发动“陈桥兵变”,黄袍加身,从后周幼主恭帝柴宗训手中夺得政权,建立北宋王朝。李璟忙遗使上表,贡金志贺,继续“称臣”全盘承认北宋政权对南唐享有与后周一样的特权。
  南唐政权即如风雨飘摇中的小船,朝不保夕,随时可能覆没,李煜父兄苦撑危局,而20岁的李煜依旧醉生梦死、我行我素,一任声色犬马放浪形骸,不知大祸临头,大厦将倾,可见全无半点血性心肝!公元961年李煜的父亲李璟做了三年的“半个皇帝”,一病不起呜呼哀哉。因此前李煜的哥哥亦亡,李煜登基继位。一个只知玩乐自娱,吟风诵月、胸无半点韬略的公子哥,摇身一变成了一国之主,即如一个毫无航海常识,又不识水性的旱鸭子,忽然间当上了航行于波涛汹涌大海上的军舰的船长,试想这艘船还能行多远呢?
  继位不久,李煜为换得苟安偷生,继续享受荣华富贵,立即向汴京(今河南、开封)派出特使向赵匡胤厚礼卑辞上表,纳贡称臣,并自降格,并改称南唐国主为江南国主,为表彻底称臣的诚意,就连会见宋使,也必先脱掉黄袍改穿紫衣再行拜见言必称“臣”,俨然一个不折不扣的儿皇帝。北宋变本加厉越来越大的胃口和种种无理要求接踵而至,李煜除了委曲求全一概满足,并不思任何反抗。国之至危矣,却故态复萌,浪迹女宠,终日吟咏欢宴不分昼夜,他不顾病危中的娥皇,却与娥皇的妹妹偷情幽会。娥皇刚死就将其妹立为皇后,整天在花团锦簇中轻歌曼舞,如醉如痴,弄帅装“酷”,花样翻新,层出不穷,甚至微服出宫,寻花问柳,整个一个没心没肺!
  李煜终日浑浑噩噩麻醉自己,也有时头脑清醒,想到长江对岸的虎狼之师,随时可以踏破城池,自己将面临国破家亡、死无葬身之地,不禁不寒而栗。但他不是治国理政、整军备战,却寄幻想于佛法的庇佑,于是不惜空耗国力,在全国大兴土木,大建寺院、广招僧尼,僧尼成了南唐的最宠,诵经念佛成为最流行。李煜不仅在皇宫中建立僧舍,并身体力行,穿袈裟、戴僧帽、诵佛经,俨然一虔诚佛徒再世,比南北朝梁武帝萧衍有过之而无不及。李煜崇佛误国,满朝文武强烈反对,甚至以死相谏,仍难动其心。更为荒唐的是连司法审判量刑也凭“立命灯”决断:佛像前放一油灯,入夜点燃,若能天明不熄,某罪犯即可免死,否则立即施以极刑。李煜之愚,可见一斑!
  与醉生梦死毫无进取的李煜相比,他的对手赵匡胤却是一个雄才大略、满腹经纶、久经沙场的一代枭雄。无论李煜遣使进贡,还是俯首称臣,都丝毫不能动摇他灭亡南唐的既定雄心。公元974年,赵匡胤兵分三路进攻南唐。李煜向他的臣民信誓旦旦:与国都共存亡。并称“王师见讨,孤当躬擐戎服亲督士卒,背城一战,以存社稷。如其不获乃聚宝自焚,终不作他国之鬼”。听其言掷地有声、何其壮烈,大有国风,真英雄再世!另一方面却派他的“财神爷”(户部尚书)徐铉携大量财宝,赴汴京乞求罢兵,徐说:李煜对皇上您就像儿子侍候父亲一样,为什么还要讨伐我们呢?赵匡胤厉声反驳:你见过谁家的父子有分为两家的道理?徐词穷而退,后复返而再见“乞缓兵,全一邦之命”,赵匡胤不愧一代枭雄本色,拍案按剑,终于说出了千古流传的枭雄名言:“天下一家,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兵临城下,实力悬殊的弱军,已无谈判的基本筹码。狼要吃羊,是因为狼的肚子饿了,它不需任何理由,而绝不是羊得罪狼与否。羊若要活命,除非自己够强、够壮,头上的尖角够威、够猛,能足以使狼感到畏惧心寒。而羊角上的功夫绝非是在狼张开血盆大口之时临阵磨枪可以练成的。在弱肉强食的时代,拳头就是发言权(那时可没有什么国际法),翻开人类几千年的历史,其中大部分就是这样过来的。即使是今天的世界,某超级大国凭借超强实力不也是牛气冲天、霸气十足,看谁不顺眼就修理谁吗?只不过他有时不得不顾忌已进化到文明社会的一些规则,不至太放肆罢了!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