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师趣琐忆(一)


□ 李复威

  每当我回忆起花季少年时的岁月,总是怦然心动的。那个黄金般的年龄,初涉人生又不谙世事,在飘忽不定的想像和梦幻般的憧憬中寻觅着自己未来的踪影。
  上学读书是少年时代的基本经历。同学之间自然是交往最多的,但至今已少有刻骨铭心的记忆。倒是对天天耳提面命的老师留下些许印象。尤其是一些亲历的趣事至今萦绕脑际,挥之难去。
  
  一
  
  我的小学初年级是上世纪四十年代中期在山城重庆度过的。旧时代的小学教育盛行体罚,我曾亲身体验过,至今想起来还心有余悸,记得树德小学的体罚大体可分为四种形式:罚站、罚跪、打手板和打屁股。一般来说,罚站是最轻的。或是低头站在学校操场正面墙上孙中山的大幅绘像前;或是站在本班教室后面背对同学。轻的大约站上半小时左右,重的就得熬上一两个小时。冬日夏季是最难受的,在寒风凛冽和烈日炎炎中,常有学生晕倒而被抬进医务室。
  罚跪同罚站一样,只是姿势有异罢了。其中还分单腿跪和双腿跪。双腿跪的处罚似乎比单腿跪要重一些,今天让人下跪被看做是对人的尊严和人格的极大侮辱。而当年的师生们已经麻木得习以为常了。记得有一天早晨全校举行升旗仪式。有几个方阵中始终传出学生的说笑声,惹得发号施令的训育主任大为恼火。他红着脖子大吼了一声“全体跪下”。只见五六百人的队伍刷地一下矮了一大截。这样的情景对今天那些尽情享受着阳光的学生看来,简直是匪夷所思。
  至于打手板和打屁股更是叫人难以启齿。那些穿着长大褂的男老师的袖筒中经常掖着一条近两尺长、宽半寸许的竹条。老师要体罚学生时,只需说一声“把手伸出来”,学生就知道是要挨板子了。往往是老师一板子下去,只听“拍”的一声,学生手掌上就是一条红印。挨打的学生龇牙咧嘴,表情难受,缩回手搓揉一阵,然后磨磨蹭蹭地再把手伸出来,一边挨打还要一边数数“一、二、三……”打屁股更是一“绝”,是体罚中最严厉的。四川盛产一种木制的长条凳。学生倒趴在凳子上,两腿分开,一下一下地挨抽,工具仍然是竹板子。屁股是很敏感的,其疼痛的程度自然要超过打手板。学生挨打时,往往是叽哇乱叫。至今想起来,仍令人心悸肝颤!当时学生中还流行相互赠送一种挨打后可以减轻疼痛、抑制浮肿的药物的风气。我们称之为“打药”,是一种类似硫磺的黄色粉末。据说涂抹在手上和屁股上会显出奇效。我没有用过,其作用到底如何。不得而知。
  我那时是比较“听话”的学生。几年过来,还从未挨过板子。可好景不长,一年冬天,我们班来了位代课的语文男老师,他平时总是满脸严肃,有时还露着凶相,上课敷衍了事,还经常打骂学生。同学们都讨厌他,给他起了个绰号叫“猴干”。因为他姓侯,长得瘦小干癟。那时一般老师打手板,往往是“虚打”,也就是“虚张声势”。板子举得老高,数目喊得洪亮,而落在学生手上却是发飘的,只感到微微的疼痛和震颤。而这位猴干是“真打”,一道道红印似乎显示着他那凛然不可轻视的威风,每天早读时他都要坐在讲桌旁检查学生背课文。他身旁一左一右,各背各的,不仅篇目可能不一样,起止的时间也不同。他居然能在乱糟糟的教室里听出谁背漏掉一个字。“错一个字,漏一个字,打一板子”,这是他定的规矩。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