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的外国文学流水账


□ 聂 尔

  我最初读的外国文学作品是《福尔摩斯探案集》、狄更斯的《大卫·科坡菲尔》、1979年的《外国文艺》杂志和儒勒·凡尔纳的《格兰特船长的儿女》等。其中,《大卫·科坡菲尔》是不知从哪里来的一本书,是不属于我自己的。
  这是1979年我在一家小型火力发电厂当徒工时候的事情。
  这一年的《外国文艺》杂志给我留下长久印象的作品有两部:一是苏联小说《活下去,并且要记住》,二是美国小说《伤心咖啡馆之歌》。也许那一年我还订阅了《世界文学》杂志,因为我分明记得我很早就读了索尔·贝娄《赛姆勒先生的行星》的节选,当时我完全不具有理解索尔·贝娄那样作家的能力。我应该就是在《世界文学》上读到的,但我现在不能有把握地这样说,因为我在书架上找不到1979年的《世界文学》。
  1979年之前,我几乎没有读过任何外国小说。在我读初中时夏天那些漫长而炎热的午后时光里,我曾多次尝试在午休时间阅读《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但总是不能成功,还总是差点误了上课,因为总是读着读着就睡着了。那时候我还得到过一本巴尔扎克的《幽谷百合》,它更是超出我的理解力不知有多远。所以,这两本书我不能说真正读过它们。
  1979年的外国文学书单是由通俗文学、科幻小说、十九世纪文学和现代文学组成的一个无甚道理的小小拼盘。这是因为我在那时刚刚开始独自一个人摸索进入某个文学世界的通道。我不知道哪里有这样一条通道,我的周围没有人注意我的阅读内容,更谈不到有人能够指引我。
  《大卫·科坡菲尔》令我着迷,虽然是那种半懂不懂的着迷,但着迷是真的。我很奇怪后来读不进去《雾都孤儿》、《老古玩店》、《匹克威克外传》等狄更斯的其他小说。我因此认为《大卫·科坡菲尔》也许是他最好的小说。我感到遗憾的是,如果我在上小学时就读到狄更斯,那我一定会加倍地喜爱他。我觉得狄更斯与吴承恩(我当然更希望我在小学时读到《西游记》,但在当时几乎没有这样的可能性)有点相似,二者都具有一种不动声色地操纵故事的魔力,二者都具有把通俗文学提升到某种意义之上的能力。《大卫·科坡菲尔》给我留下阴郁而古怪的氛围,色彩,那是我在此之前读过的别的文学作品以及在现实生活中都未曾体验过的。《大卫·科坡菲尔》的人物和情节现在已经完全记不起来了,但我不相信它没有给过我任何影响。
  《伤心咖啡馆之歌》是激起我最早的现代主义冲动的一部小说,尽管我当时根本不知道有所谓的现代主义。这部小说里出现有怪女人和小矮人,戏剧布景一般的生活场景,狂乱和怪诞。它当时和后来都不是我喜欢的小说类型,但它让从“文革”废墟中成长起来的十八岁的我知道世界上存在着那样一种小说,和写那样一种小说的那样一种人。同样登载在《外国文艺》杂志上的《活下去,并且要记住》是一部现实主义作品,写苏联卫国战争时一个苏军逃犯与他妻子之间的危险关系。对那个逃犯的同情即意味着对战争和专制主义的批判,这一点我觉得我当时就有点明白。至于后来才知道属于鼎鼎大名的美国犹太作家索尔·贝娄的《赛姆勒先生的行星》,我完全是硬着头皮在读,但硬着头皮读到某一页时,发生了令我目瞪口呆的一件事:一个黑人掏出他粗大的阴茎逼迫年老的赛姆勒先生观看,为的是以此威吓他。
分享:
 
更多关于“我的外国文学流水账”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