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咀华二集》版本考


□ 魏 东

近年来,在现代文学研究领域,作为批评家的李健吾日益受到研究者的重视,他的两本批评集子《咀华集》和《咀华二集》被引用的频率也相当高,比方说,研究沈从文及其《边城》,何其芳及其《画梦录》,萧军及其《八月的乡村》,绕开李健吾当年为之所作的经典评论,将无论如何都是一个遗憾。
然而,笔者注意到,很多研究者因为粗心,在征引出处时经常犯一些常识性的错误,譬如,《咀华集》初版于1936年12月,由上海文化生活社出版,到1948年10月,共印了4次,但经常有研究者误写成1935年版,其实1935年12月,刊行的是他的专著《福楼拜评传》,由上海商务印书馆出版;《咀华二集》1942年1月由文化生活出版社出版,而研究者也经常误写作1941年版。
这还是比较明显的错误,更为隐蔽的错误是由《咀华二集》的版本问题造成的。
《咀华二集》初版于1942年1月,但是这个初版本现在已经见不到了。我们现在见到的版本都是1947年6月的再版本。为何见不到初版本了呢?据李健吾的妻子尤淑芬回忆,1945年,日本宪兵到家搜捕李健吾的时候,搜到了他的一些藏书和评论集,此外还“搜查了文化生活出版社,抄走了全部成书的《咀华二集》和所有的文学丛刊”,在《陆蠡的散文》中,李健吾也提到1942年4月12日“文化生活社被抄,没收全部新旧《文学丛刊》”。这大概正是初版本没有保存下来的原因。
也正因为如此,那么,是否存在着这样一个《咀华二集》的初版本就还是一个问题。要证明这个版本确实存在并不困难,文化生活出版社在再版时在版权页上写明“中华民国三十一年一月初版,三十六年四月再版”,而且在封页上将《咀华二集》列入“文学丛刊”第七辑,这一辑的出版时间基本上在1942年左右。”此外,还有几处旁证。其一,前述引文间接证明1945年时就有《咀华二集》。其二,李健吾在为1983年由宁夏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李健吾文学评论选》所作的后记中提到这本书“收的大多是《咀华集》三种版本的全部文字”,查看选目,这“三个版本”除了1936年的《咀华集》之外,另外两个版本当指《咀华二集》的初版本和再版本”。其三,据韩石山先生考证,李健吾1945年在《文汇报·世纪风上》发表了三篇以“咀华记余”为题的文章,1946年8月又发表了一篇类似的文章,既然是“记余”,那肯定是记在《咀华集》和《咀华二集》之外了。刚开始撰写这样的文章时,李健吾大概没有想到他会在1946年参与《文艺复兴》的主编吧,那将是他发表评论文章的一个新的园地。
如果真的存在这样一个初版本的话,那么再版本其实就是个增订本,这一点只要观察一下这个版本所收文章的写作、发表时间及出处就不难明了。再版本内收八篇文章,一个附录,一个跋:
《朱大坍的诗》写于1931年,是在亡友逝世近一年后;
《八月的乡村一一萧军先生作》,写于1935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