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高陵揭秘(中)


□ 袁祖亮

  四、二号墓葬中的两女子是谁?
  我认为曹操墓中的两个女子,可能是丁夫人和刘夫人。《三国志·魏书·后妃传》注引《魏略》曰:“太祖始有丁夫人,又刘夫人生子修及清河长公主。刘早终,丁养子修。子修亡于穰,丁常言:‘将我儿杀之,都不复念!’”这里或许还有另一层意思,即建安四年(一九九)杀死曹昂的张绣投降了曹操,曹操还封他为列侯,所以丁氏抱怨,遂哭泣无节。“太祖忿之,遣归家,欲其意折。后太祖就见之,夫人方织,外人传云,‘公至’,夫人踞机如故。太祖到,抚其背曰:‘顾我共载归乎!’夫人不顾,又不应。太祖却行,立于户外,复云:‘得无尚可邪!’遂不应,太祖曰:‘真诀矣,’遂与绝。欲其家嫁之,其家不敢。”丁夫人死后葬在许城南。后来曹操病重,当其自虑不能复起时,叹息道:“我前后行意,于心未曾有所负也。假令死而有灵,子修若问‘我母何在’,我将何辞以答!”(《三国志》卷五《后妃传》注引《魏略》)曹操的话十分明确,他认为自己一生没有其他负心对不起人的地方,唯一对不起的是丁、刘二位夫人。为什么曹操觉得对不起丁、刘二夫人呢?这恐得从曹子修说起。子修是刘夫人的亲生子,刘早卒,由丁夫人抚养。子修为了搭救其父死在了南阳。《资治通鉴》卷六十二《汉纪》五十四建安二年(一九七)条载:“春,正月,曹操讨张绣,军于水,绣举众降。操纳张济(张绣之叔父)之妻,绣恨之,曹又以金与绣骁将胡车儿,绣闻而疑惧,袭击曹军,杀操长子昂。操中流矢,败走。”关于这件事《三国志·魏书·武帝纪》的记载是:(建安)二年春正月,“公到宛,张绣降。既而悔之,复反。公与战,军败,为流矢所中,长子昂、弟子安民遇害”。注引《魏书》曰:“公所乘马名绝影,为流矢所中,伤颊及足,并中公右臂。”注引《世语》曰:“昂不能骑,进马于公,公故免,而昂遇害。”可见曹昂在拯救其父曹操的关键时候所起到的至关重要的作用。结果受伤的曹操跨上了儿子的战马捡了一命,而献出自己战马的曹昂救父阵亡。子命换父命,这件事怎能不让曹操刻骨铭心呢!所以他在临终之前觉得对不起刘夫人和养育子修的丁夫人⋯⋯既然愧惭此事,那么让二位夫人与自己葬在一起也是心理上弥补的办法之一。所以本文认为与曹操同穴合葬的那两位女子很可能就是丁、刘二位夫人。从文献记载分析丁、刘二夫人的年龄也与二号墓中两女子的寿命相当。上引《魏略》言刘氏生育了两个孩子——子修和清河长公主。实际上刘氏生三子女,《三国志》卷二十《武文世王公传》记载相殇王铄也是她生的。刘氏早终,估计是二十来岁就死了,如果三十来岁亡故就不能称其为“早终”。另外从子修阵亡时的年龄,也可以推知刘夫人是二十来岁亡故的。子修亡于南阳时大概是二十来岁。因为《三国志》卷二十《武文世王公传》载:“丰愍王昂字子修,弱冠举孝廉。随太祖南征,为张绣所害。”古人举行成年人的冠礼是在二十岁,弱冠是还不到二十,即十八九岁。《后汉书·胡广传》言:“终、贾扬声,亦在弱冠。”查终军十八岁请缨,贾谊年十八岁为博士,史有明载,说明弱冠是年龄在二十岁以内。子修战死南阳时大概为二十来岁,因为他时已为孝廉,且为弱冠举孝廉。从子修小时候还得由丁夫人抚养来看,说明刘夫人已亡。那么刘氏出生的年份当在公元一六○年前后,与卞夫人的年龄相仿,是同一代的人。公元一八○年前后二十来岁时亡故,公元一九七年她的儿子子修阵亡。刘夫人亡时的年龄在二十来岁,与二号墓中其中一女子的年龄相仿。
  墓中的另外一位女性当为丁夫人。丁夫人是曹操的嫡妻,前言她扶养了子修,子修亡于南阳后她经常哭泣,或许也对自己的丈夫不满,因为建安四年(一九九)杀死曹昂的张绣投降了曹操,曹操还封张为列侯,所以丁氏抱恨哭泣无节。曹操劝之也难以改变她的悲思,死后葬在了许城南。曹操迎汉献帝都许是在建安元年(一九六),曹操平定冀州并领冀州牧是在建安十年(二○五),估计其亡故的时间是在一九七至二○五年之间,因为如果亡于二○五年以后的话,恐怕要葬到邺城了。丁夫人的出生时间大约也是公元一六○年,与卞氏、刘氏相同,到公元二百年前后她是四十来岁。二号墓中的人骨鉴定其中一女子为五十来岁,恐怕有误,需再行判断。
  曹操与丁夫人合葬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一,因为卞夫人对丁夫人十分敬重。当初,丁夫人为嫡。卞夫人本为倡而嫁与曹操的,生曹丕、曹植兄弟。建安二十一年(二一六)曹操晋爵为魏王,卞后是在曹操死的前一年(二一九)即事隔三年之后才被封为王后的。《三国志·魏书·后妃传》注引《魏略》曰:“初丁夫人既为嫡,加有子修,丁视后母子不足。后为继室,不念旧恶,因太祖出行,常四时使人馈遗。又私迎之,延以正座而己下之。迎来送去,有如昔日。丁谢曰:‘废放之人,夫人何能常尔邪!’其后丁亡,后请太祖殡葬,许之,乃葬许城南。”这是丁夫人被曹操遣归娘家后,卞夫人对她尚且还敬重如此。
  其二,曹操的丁夫人很有可能被追尊为王太后。《三国志·魏书·文帝纪》载延康元年(二二○)五月戊寅,“天子命王追尊皇祖太尉曰太王,夫人丁氏曰太王后”。此事是汉献帝让刚刚即王位的曹丕追尊自己爷爷曹嵩(曾做过太尉一官)为太王。此处的“夫人丁氏曰太王后”恐怕有误,应为“夫人丁氏曰王太后”。仔细分析,此处的“夫人丁氏”不应该是曹嵩的夫人,而应是曹操原来的嫡室——丁夫人。因为若是曹嵩的夫人的话,那么曹丕即皇帝位后,在追封其爷爷时却没有追封自己的奶奶。如《三国志·魏书·文帝纪》载黄初元年(二二○)十一月癸酉,“追尊皇祖太王曰太皇帝、考武王曰武宣帝。尊王太后曰皇太后”。很显然这里追尊了自己的爷爷曹嵩,追尊了自己的父亲曹操和尊当时在世的自己的母亲卞氏为皇太后。却没有追尊自己的奶奶为太皇太后,这显然不是遗漏,而是延康元年五月期间追尊的丁夫人应是曹操原来的嫡室——丁夫人。既然丁夫人被追尊为王太后,那么与曹操合葬也是合理的,曹操在临死之前还念念不忘丁、刘二位夫人,对丁、刘二夫人很有感情。如同汉武帝并没因为李夫人抱被不见而加恨于她。李死后武帝更加怀念,写了很多诗文怀念她。霍光等在武帝死后推缘其雅意,以李夫人配食,追上尊号曰孝武皇后。丁夫人对曹操的态度有似于李夫人对汉武帝之做法。曹操自为魏王后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立王后,虽然卞夫人是曹丕的生母,但是娼妓出身,曹操也在观察她,考验她。《三国志》卷五《后妃传》注引《魏书》云:“太祖常得名数具,命后自选一具,后取其中者。太祖问其故,对曰:‘取上者为贪,取下者为伪,故取中者。’”总之,曹操在临死前的六个月才决定立卞氏为后(《三国志》卷一《武帝纪》)。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2010年第10期  
更多关于“高陵揭秘(中)”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