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相思日月长


□ 聂鑫森

这个地方把得相思病称做发桃花癫。

石板村的水根就老发桃花癫。

桃花癫并不是只发在桃花盛开的时候,其含义似乎有两层:一是发作后,这人显得神采飞扬,脸上忽地浮出一片艳红,灼然像是桃花颜色;二是“桃花”关系着一个“春”字,男女间的缠绵缱绻,常被喻为“思春”、“怀春”、“春情”等等,这属于一种原意上的引申与生发。发桃花癫的有女人,也有男人。因爱的不可得到,积郁日久,又没有重新疏导的机会,就有了发桃花癫的权利与条件。

桃花癫不同其它的疯症,应属于“美”的范畴,既不会狂奔乱跳,也不会做出杀人放火之类的勾当来,完全如—个常人的举动。只有脸色的生动与眼睛的痴媚,以及旁若无人的对爱情的表白,才知道这人生活在另一个世界里,和另一个“人”在做多情的对话。一切都自由自在,无拘无束,从身体到心灵全无世俗的负担,这境界并非随意可得,是一种极度痛苦后的解脱,不晓得痛苦的人是收获不到这份欢乐的。

石板村是个小小的村子,不过四五十户人家,自村中蜿蜒而出的一条石板路,与五里外的一个小镇相连,所以虽地处偏僻,但并不是那样寂寞。镇上有打米厂、杂货店、木工坊、铁匠铺,聚集着不少的繁华与喧闹。隔上一段时日,也常有县里的戏班子来镇上的一座关帝庙唱花鼓戏,周围几个村子的男女老少都去看,不完全是看戏文,也看那些演相公和小姐的演员,实在是标致!石板村周围尽是桔子园,春天开桔子花的时候,香得你全身酥酥的;然后,圆硕的桔子驮弯了枝干,恰如横空飞腾的野火。桔子收益大,除按指令性任务卖一部分给政府外,其余的可以自行安排。

这些年来,石板村基本不种粮食了,都栽上了桔子树,粮食由镇上的粮站供给。侍奉桔子树实在用不了多少时间和精力,只要老天肯帮忙,收成总是有的。年轻的男女,都到城里打工去了,各家各户留下的多半是上了年纪的老人和孩子,用不完的时间和精力,就丢在家里、抛在床上,又快活又寂寞。

水根还没有成家。父母亲早死了,又没有兄弟姐妹,留下他一个人孤零零地在世上讨生活,守着三间砖瓦屋和一圈院墙,以及分自留地里的几十棵桔子树。

四十岁的男子,因还是一个单身,村里人背后称他是“寡公子”,而不称“鳏夫”——这字眼太文雅太难认。男的独居称为“寡”,是很可以作一些考证的,大概是这种男人因常苦苦思念和揣测女人的种种行为和心态,久而久之,阴阳倒错,身上“阴柔”的成分增添,便有了女人的某些特征,所以才有这种说法。

水根发桃花癫不在忙碌的春上和秋后,春上要给桔子树施肥、打虫;秋后要架起梯子收桔子,把桔子运送到镇上的果品仓库去。做这些活路的时候,他总是把声音弄得很响很响,口里还不停地“嗨嗨”喊叫,好像是为了抵挡外界的一种无形的声音对他的压迫。待把一身力气消磨尽后,回到家里,手忙脚乱地做饭、洗衣,锅、盆、碗、盏与提桶、脚盆响成一片,然后便可以在床上找到一个属于他的梦。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