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弄丢了我的民工弟弟



  弟弟背着沾满风沙的蛇皮口袋,被我公司的门卫拦了下来。
  我走出清凉的办公室,周身被一阵热浪裹住,远远地,我看见弟弟坐在烈日下他的鼓鼓囊囊的蛇皮口袋上,不停地喝着硕大雪碧瓶里的自来水。见我走来,他慌慌地站起身,擦了一下额头的汗,扶起被坐的蛇皮口袋。
  一见面,我有点埋怨他,怎不坐在传达室里等我?弟弟嗫嚅着说,习惯了,再说怕弄脏人家传达室的地面。我拿眼看门卫,他们怯怯地向我认错,不知道眼前的民工是我弟弟!看着弟弟被烈日蒸红的脸,我真想骂一两句门卫,以泄心中的疼痛。弟弟帮他们解了围,说是自己不愿告诉他们他有一个哥哥在此做白领,才用我送他的旧手机给我打了电话。
  弟弟被我带到了办公室,一路上所遇的同事都向我投来惊奇的目光,刺得弟弟很不安,走着走着他和我拉开一段距离。弟弟在我的办公室只坐了5分钟,简要地告诉我,这次在离我家不远的工地上打两个月工,想在我家住几宿,等工地安置好工棚,就搬过去。说着他用被风沙揉红的双眼有点游离地等待我的回答。我脱口而出,这次打工就别住在工棚里了,天天晚上来我家!弟弟激动得有点不知所措,随即口急地说:“哥,你这里太凉了,我得走了,再多坐一会儿,出去会感冒的!”说完,推门而出。
  看着烈日下他背着蛇皮口袋的背影,我心中有一种揪心的疼痛,再无心情做自己手头的工作,心里盈满了自责——同是一娘所生,我比他大3岁,他看上去却比我大;我在舒适的环境中拿着不菲的报酬,而他挥汗如雨,凭着力气挣着微薄的工资……由自责上升到一种罪过:自己这么无能,连给弟弟找份稍好一点的工作都做不到……
  
  我提前下班,买了酒菜,等着弟弟来共饮几杯,并把他住的房间整理一新。谁知妻一下班,见家中的变化,很疑惑,问我有客人到吗?我有点莫名其妙地冒出一句生硬的话:“弟弟在附近的工地打工,我已叫他住在家里,直到工程结束!”妻似乎并不畏惧我的威慑,以同样的口气回绝我:“这怎么行?你每晚陪客人那么迟回来,他住家里,我们都会不方便的!”“不方便也得方便!”妻不想跟我吵,便进房甩上门。
  弟一回到家,我便说他,工地下班怎这么迟?弟憨厚地说了句:“早下了,我在工地上冲了把凉水澡!”这时,我才发现,弟赤脚走在我家洁净的地板上,未留下任何痕迹,且身上还散发出淡淡的花露水的清香。
  我为弟斟酒时,弟小声地问我:“嫂还未下班吗?”“下班了,她今天工作有点累,先休息了!”我这样的回答,令弟一怔,尔后不再出声,和我默默地喝着酒。
  我安置好弟休息,便回房准备和妻冷战一场,谁知,我的冷战还未开场,妻一骨碌起床,收拾起行李,“咣”一声关门去了她父母家。关门声“惊动”了小弟,他慌张地来到我的房间问:“哥,嫂怎么啦?”“别管她!她爱去哪去哪,又不是小孩子,你去休息,明天还要上工呢!”弟不再和我说什么,去了自己的房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祝你幸福·知心》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祝你幸福·知心 Tags:弟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