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彩蝶


□ 赖梁盟
彩蝶
作者:赖梁盟


  蛮子组织了丧葬队,专挣死人的钱。萧老板的狗死了,要蛮子的丧葬队负责安埋,5000块钱全部付清了,萧老板要丧葬队的人给狗磕头。丧葬队的成员个个都不同意。事情发展到这一步,蛮子怎么处理那5000块钱呢?
  
  一
  
  蛮子终于从深圳回乡了,这小子到底回来想干什么?留在大城市多好。
  酷热的夏天,不见风,只见汗,只见白花花的太阳。
  蛮子清晨头顶太阳出门,晚上摇摇晃晃踩着细碎的月光回家。房门也记不得关好,进门时随手打开淡黄色的灯,歪歪扭扭地贴着床板呼噜睡觉,蚊子伸长尖嘴叮了他的血他不是不在乎,而是的确不知道。蛮子解手回床,下意识地提起裤子但裤子却又滑到膝处,仰在床沿又呼噜睡去。隔壁大双家的小花狗嘴戳大门进了家,瞪着蛮子裆下吊着的准香肠,伸舌头舔了舔嘴皮放纵了贪婪的眼睛,没敢动心,那本不该属于自己的东西还是给主人留下吧。蛮子醒来时看见床前的小花狗心里反而踏实得多,假若进来的是凶悍的黑狗那就惨了。
  蛮子是孤儿,举目无亲。蛮子目前的忧愁是,他劳累一天回到家没人与他对话,他感到无家的苦闷和孤寂。活了二十多年的蛮子如今仍然不知自己生事,不认识自己爹妈,命运有点悲惨。忠浩爹从银杏树下抱起蛮子的那个瞬间,没有见到过任何人,也没有见到过收留纸条之类的东西。蛮子与忠浩还有妹妹忠颖一起长大。
  蛮子回到家第一件急办的事就是约会,他邀约的人是与他毫无血缘关系的忠颖,约见他的人也是忠颖。他们的约会地点在西门河边,那是一个月亮当空的夜晚,河水哗啦啦地流淌。
  忠浩爹是村长,忠颖是村长家的黄花大闺女,是耙浪村的村花,是耙浪镇的镇花。去年春天,省里有个姓宁的女摄影家到耙浪村来,以《乡花》为题,把她的身段和相貌搬上了《青春偶像》杂志的封面。事后,她还收到了几封求爱信。她爹给她介绍县政协副主席,那人刚死了老婆,她嫌人家年纪大。忠浩在矿山打工,介绍矿山的老板萧可给她,可她说萧可在广东有老婆有孩子她不干,坚决不去给萧可做二奶。忠浩说管他广东有没有老婆,起码萧可在耙浪镇没有老婆,人家给买房子,买车子,每月包给两千块的零花钱,忠颖还是坚持不干。如果忠颖嫁给了萧可,忠浩还可以得到5000块钱的介绍费。萧可虽然一时没有得到忠颖,但他对忠颖家倒也实在,逢年过节都往忠颖家里送厚礼。尽管年纪相差20岁,广东人的生活习惯与贵州人的生活习惯大不一样,但忠颖爹还是满意萧可。忠颖的心里只有一个人,那个人就是蛮子。蛮子这次返乡,专门给忠颖买了订婚戒指和项链,都是金子做的。项链上挂了她的蛇牌属相。忠颖笑眯眯地低着头收下了戒指和项链。但她没敢对其他人说,也没有戴出来,只有她瘫痪卧床不起的妈妈晓得。妈妈喜欢蛮子,妈妈觉得蛮子好。忠浩爹始终不答应蛮子与女儿的婚事。忠浩爹觉得蛮子枉长一身力气,不去干活,成天鬼混,就连镇上的私营药厂相中他做保安,好歹一个月开他人民币680元,蛮子却抿嘴微笑摇头,除了一个谢字外,他没有多余口舌。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