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弥漫(外二章)


□ 朱以撒


太阳出来的时候,是应该走出门,做一点事情。
这座跨河而过的长桥下,两边的小岛上长满了旺盛的芒果树,树冠相接如山丘起伏。难以穿透密集的枝叶看到底下的肥沃的泥土,却见无数的芒果花团如无数金黄的箭簇,直指蓝天。芒果花的香气弥漫着这一段桥面,让每一个过往的人,尽情地呼吸这种带有强烈生产欲的气味。体形硕大的黄蜂,在金黄的箭簇上振动双翼,把头埋进花心,点击甜蜜。一阵风,一片树林,一缕随风飘逝的香气——春天来了,的确让人发觉时段的不同,习惯地伸伸腰肢,把冬日的慵懒驱散,进入新的里程。
如果说冬日更多地让人呆在室内躲避阴寒蓄养精神,那么春日一来,就是召唤幽闭中人移步户外,让新鲜的阳光和空气普照和包裹。只有到了户外,见到绿色猛长,人对于生命又有了感性的体验。铺在路径上的枯叶还未扫净,枝头的新装已经浓酽;踏青的人多了起来,许多脚板有意偏离路径,踩踏在青青野草上。野性且卑微,人置身其上,松软柔和,土地朴实依旧,沉默依旧,只是多了微微暧气,袅袅而起。野外的行旅就在于目击野性,见出纯粹天然的生生死死。我当然更倾向于循自然规律而存在的野草,曾经干渴的枯焦或者霪雨的浸泡,支撑起野性不驯,成了坚韧鲜活的标志。那些从外边运来的高贵草皮,人工养着,干湿适度,隔着栅栏展示着贵族的气质。从这点说,要知春意,还是到无人管束的野外,一切都真实地敞开着。
养生的古书说,春天来了,夜卧而早起,在庭院里散步,把束着的长发解开披散下来,让初升的阳光照彻。想到一个人长发披肩舒缓漫步,真是浮动起优雅的韵致。它说明冬日里的整肃悄然而去,人因为惧寒收束起来的双肩、缩在衣领里的脖颈,此时如花,一层又一层地打开了。沉重的冬衣卸下,人大了起来,动作轻捷。“命若琴弦”,说得好啊——如果乐于从正面言说,迎面的风就是善于弹拨的琴手,春日的琴手带着女性的成分,轻盈、徐缓还有一些夸饰——在这个竞相长大的季节,有什么比风更加无处不达。不错,有些生命成了一张空弦,琴弦张着,不解风情。在林立的城市空间,迟钝和无觉在重复的日子里增长,“春风不度玉门关”——那种曾经作为空间的古老遗憾,此时,在如同大工地的城市内部,有多少春日的特征能荡起你内心的喜悦?
写了一个冬日的金文,理应搁笔。带有青铜气味的文字,让人肃穆。黑沉沉的地坠落在雪白的纸上,溅起金石的铿锵之声。冬日使人行笔很慢,敛约起心性,生涩的移动传到腕上,看笔迹被冬日霜雪凝固,效果出来时,有几分迟暮的神情。立春以后,手下有一种想快走的念头,一些魏晋间人的简札又从字帖深处翻了出来,准备应对春日的兴味。其实,冬日里的书写还有许多破绽需要修复,但时间无法修复,它走过去了,除非待到下一个轮回来到。现在,笔调天真许多,还有一些漫不经心的随意,空中有看不见的清新气流,遣送笔端,像河面上的冰层裂开,推搡着远去,双目见到了清洌浏亮的涟漪。法则是人总结出来的,法则终究要应和天时,这样会使掌握它的人与节律默契无痕。四季的交接只是日影的横斜和皮肤的冷暖?感觉上,艾略特说:“称为开始的经常是结束,做一次结束就是做一次开始”。那么,笔下的气息走不出旧日的暗影时,我想,这就是遮蔽。内心的浑然无知,像砚池里没有用尽的宿墨,等待清洗。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