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沉思或者吟唱


□ 徐必常 土家族

  ◎ 徐必常 (土家族)

不想听水的唠叨,水有水的算盘

像小市民一样的我,打着心中的小九九

也不想听沙的埋怨,沙是直性子

它的头脑比我还简单

鱼和虾各有各的心事,河堤

处境终将会把你练成一个得道的神仙

我心中也有一条河堤,它堵着我的情绪

不至于在日子中泛滥

我也有小算盘,埋怨,甚至心事

我小心地提防它们

以确保不要决堤

谁的心中都有吐不出的骨头

河堤也有满肚子的心事

很多时候,我看到它泪如雨下

不,甚至成了翻过头顶的飞瀑

我是说

我是说,那河水干涸了

那些曾经在我眼前恩爱的鱼儿

我老是放心不下

水草是下岗的园林工人

在河谷里,像遭霜打的茄子

而你是否也在另一条河边

面对干涸的河流心如刀割

我的五味瓶,老是被生活打翻

心口上满是酸甜苦辣涩

就让我再说一说曾经的那些鱼吧

虽然我开不了口,最终也得开口

还有那些曾经的波浪

它们的拍打,让一颗卵石都有了灵性

曾经的时光不再,就如曾经的河水

曾经的你,现在还是波光粼粼

如果现在你就站在河边

我从哪里给你寻找跳着舞步的镜子

岸边的树叶一个劲儿地落,这是二十年后的

秋天

所有的落叶不再随波逐流

它们静静地躺在那儿

等待着安详地辞世

而我为何老是为曾经的鱼儿放心不下

又一张树叶落下来,它不偏不倚

成为前一张落叶的影子

致友人

真不想打开我的话匣子

更不想对你说,里面装着的心肝宝贝

甚至连看都不想让你看一眼

就想让你看看眼前的我

你可以用望穿秋水的那种眼神

也可以不用

我心里藏着波涛万顷

但不想一时疏忽

让浪涛打翻你心头的梦

其实

其实,就这一张脸

不要老给我看

如果我要把脸阴下来

我心中的花儿受不了

其实,如果你想痛哭一次

那就使劲地哭吧

现在我就把肩膀送给你

你可以尽情依靠

其实,一不小心,我就摸到了你的心

那一个跳啊,正和我的频率共振

其实,我们只要相互把心敞开

就肯定成为兄弟

其实,就算你老是阴着脸

花儿照样开,鸟儿照样飞翔

其实,我是怕你用自己的泪水淋湿自己的羽毛

其实,我是怕你不再飞,不再是天空最妖艳

的花朵

相思

这躺在纸上的愁,这躺在纸上的闷

谁说不是昨夜,飘落在心上的雪花

那最大的一颗,已经流出泪来

有什么能装下一朵雪花的眼泪

房门关得再紧,也会有一个人

从空气中探进头来看你

看你流泪,看你怎么用一汪泪

浸泡一张比命更薄的白纸

然后像打捞一艘沉船一样

在思念的海中,捞月

谁能载动这纸上的愁

海水从胸中泛起的波涛

谁能靠一张纸

在愁闷的海洋里苦渡

而我却劝你,看一看春暖花开

用一张笑脸,迎接三月的花讯

那可是一种沾花的幸福

一个满嘴的生活味

会把千万张纸上的愁

覆盖

多想

多想看一眼藏在大山中的荒凉

它几百年如一日,把自己的心花开了又败

谁是最知情的蜜蜂

把一个荒凉的日日夜夜

一口一口地嚼成蜜

多想听它说一说话

坐在一块石头上

讲述什么是地老天荒

讲述作为一棵草的操守

作为一对鸟儿

对筑一个鸟巢的选址

我身为凡人

总舍弃不了细微的牵挂

当我再次想到荒凉时

就想到一个亲人在等我

而我是多么的言不由衷

直到眼前的河流,流干了所有的泪水

直到远方的大山,又长高了三尺

好在这一个长久的想念还在心头

像小草发芽,像果树开花

而谁又是我心中最知情的蜜蜂

谁就看到我的思念,在隐秘处开花和结果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沉思或者吟唱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