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穷人的恋爱学


□ 马丽春

这题目其实是有点不靠谱的,就像我某一天谈工作的快乐问题,我的小姑子,一位上市企业员工,常年三班倒的,她撇了撇嘴,说,这是否太矫情了一点。现如今是能有工作就快乐了,还奢谈什么工作的快乐。我解释说,我有朋友就对她的工作忍无可忍,说毫无快乐可言,可舍弃这份年薪四万多,好歹也是一份检测官的工作,又委实做不到。小姑说,我从来不想这些问题,也不敢往深里去想,干脆不去想,什么快乐不快乐的,有工作,能挣到钱就不错了。

以此类推,拿恋爱学来开涮,对穷人来说,也的确是作秀,有文人的矫情成分在。这必须得承认。

穷人最成功的恋爱经典案例,是牛郎与织女的故事,那个穷得丁当响的牛郎,老天偏偏垂顾他,那日夜厮守的黄牛竟是天上的星宿。黄牛不忍主人如此吃苦,便告之,某日某夜到某山下的湖边,有七仙女下凡,在湖里洗澡,只要由南往北数,数到第七件衣服,把它藏起来,那个最小的七仙女找不到衣服,便会留下来,成为你的佳人。牛郎遵嘱行事,果然得娶佳人。后来有人分析说,那牛郎偷藏七仙女的衣服,有要挟欺骗的成分在,断了人家的回天路,人家无奈只好做了你的夫人,这里哪有恋爱的成分在,生生是威逼成婚啊。这其实很像土匪的行事,土匪是刀架在人家仙女的脖子上,而牛郎是偷藏人家的衣服,但都有裹挟的意思,只不过,一个多少还有点温婉,一个则直白而狰狞。

我一个朋友,最近在《中国作家》上发表了一篇小说,写棉花地里的爱情,说的也是穷人恋爱学的故事。那个穷小子,其实长得并不错,但家里实在太穷了,只好找了一个家里光景略好,但相貌略差的姑娘。两人的婚姻资源,倒也十分匹配。然而,女方对男方提出了彩礼要求,这通常也是可以理解的——在穷困的家庭中,儿子们可以做养老的投资,女儿则要通过婚姻回收一些经济成本。面对这种光明正大的彩礼要求,穷小子一家无言以对,只好走出“损招”——把“生米做成熟饭”招,既很阴损,也很无奈。这时,偷藏衣服之类是不起任何作用的,又不能威逼成亲。威逼成亲,也是要有条件的。穷人并不具备这个条件。后来,果然找到机会,在棉花地里,把“爱情”做掉了。但小说的结局是,后来姑娘怀孕后被家人发现,痛打一顿,家人恼羞成怒的原因,不只是好好的女儿不明不白地肚子大起来了,而更是因为到嘴的彩礼飞走了。
姑娘为了保卫“爱情”的尊严,只好服农药自杀。

这样的故事,在穷人中,是比比皆是的。只不过,有人选择自杀,更多的人则选择私奔。也有很多穷小子,则“下嫁”给那些二婚者。在这里,婚姻资源得到了重新整合,社会秩序依然健全。

我的乡下邻居是个穷小子,只有一间旧房,人矮且懒,长相一般,以这样局促的婚姻条件,他配娶哪样的仙女呢?后来有人从内蒙古带了几个姑娘来,便允他一个,得以成婚。因为毕竟是江南农村,再怎样的穷,只要有一双手,便不怕没饭吃。这江南农村的优裕自然条件,成为吸引并留住内蒙古姑娘的惟一婚姻条件。然而,这种完全靠环境资源带来的婚姻,毕竟没什么基础,你想啊,只要是江南农村,环境资源是人人共享的,非你独有。妻子在给他生下一个女儿后,便像入海的鱼,很快没有了踪影。几年后,有公安来访,拿着一张无名女尸的照片问村人,可是这里的人?这具无名女尸就是他那远走高飞了的妻。
穷人的恋爱学,充满了阴谋与诡计,寒酸与无奈。

但穷人是否全无爱情垂顾?也未必。穷人的恋爱学,因为先天条件的困窘,获得爱情的垂青,的确有其轨迹可寻。

据说诺贝尔奖获得者中,出身穷人和富人的并不多见,更多的是中产阶层出身。

穷人的人生走向,归纳起来有两种,一种是有强大的内动力,迫切想改换门庭;这种冲动之强,是任何阶层所不具备的。穷人的改换门庭,在市场经济匮乏或很不活跃的年代,更多的是依赖读书或学手艺这两种途径。读书,自然还得有一小笔经费,并要有一定的天资。天资聪慧者,即或自家不行,或许还能获取家族和别人的资助。书中自有颜如玉,古今皆然。这是穷人出人头地的最佳途径,可惜,现如今教育的巨额投入,大学生就业之难,有不少穷人家庭,已视教育为畏途。此外,是做一个出色的匠人。多少穷小子,这条路虽然走得血泪斑斑,但一技在身,走遍天下都不怕,倒也能赢得美女加爱情。徽商称雄天下几百年,那其中,有不少就是走这条道翻的身。当然,我们万万不可忘了,穷人的改换门庭,还有第三条出路,那就是革命。然而,和平年月里,革命两字,显然是太过沉重了。穷人如果不渴望走捷径,靠勤劳与聪慧做事,从积攒点滴财富开始,进而不断改变自身命运,也不失为上好的选择。

在司汤达的小说《红与黑》中,木匠的儿子于连,由于精通拉丁文,被选做市长家的家庭教师。他小时疯狂地崇拜拿破仑,渴望像拿破仑那样身佩长剑,做世界的主人。认为拿破仑“由一个既卑微又穷困的下级军官,只靠他身佩的长剑,便做了世界上的主人”。但后来他又想当神甫,因为“如今我们眼见四十岁左右的神甫能拿到十万法郎的薪俸。这就是说他们能拿到十万法郎,三倍于拿破仑当时手下的著名的大将的收入”。于是,他投拜在神甫西朗的门下,钻研起神学来。他仗着惊人的好记性把一本拉丁文《圣经》全背下来,这事轰动了全城。后来也靠着这一技艺,再加上良好的相貌,而把市长夫人“拉下水”,从此开始了他进军上流社会的路程。于连的身上,体现了一个小人物,为改变自身门庭,所进行的不断“抗争”。当然,他这种“抗争”,以及他虚伪的“爱情”,都有阴谋的气息弥漫着。这也是一种“野心”。不过,这种“野心”为我们正统社会所鄙视。因为充斥了太多的阴谋与诡计,但其实,于连的“抗争”也有很多穷小子的不得已成分在内。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