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清明时节的地铁口


□ 崖 松


地铁是大城市的交通要道,也是当代社会的一个窗口。每天每夜,无数陌生男女老少你来我往行色匆匆,他们当中会有什么故事发生呢?
走上地铁口时,夕阳还有—树高。春天的风,徐徐地吹着。
夕阳照在那位老妇人的脸上,如农家的灶台涂一层暗红的油漆。
已记不清是多少次见到这位年老的妇人了,而今天,她的身边则多了一位四五岁的男孩。老人一身的藏青色布衣,上身还穿着一件棉袄,袖口处已露出絮儿;脚上一双旧胶鞋,没穿袜子的脚,像农家的板凳腿儿。老人的面前,每有行人经过时,她的头都要往地上磕几下,双手吃力地合着作揖,乞求或者答谢着人们往一个露着锈斑的瓷杯里施舍毛票和钢镚儿。那小男孩则不时用惊恐的目光望着行人,右手放在嘴里吃着。那神情,令我想起儿时,坐在村口看挑着糖豆的卖货郎从身边走过。
于那瓷杯前,我停下脚步。老人头上的一方蓝布头巾,就磁磁地吸引了我的目光———那是儿时熟悉的蓝布头巾,那是农家老年妇女头上的一片安宁和慈祥。眼中似有润润的感觉涌出,我便赶紧从口袋里摸出一张纸币,也不看,就放进那张着口的瓷杯里。老人磕着的头微微抬起时,那一双眼睛,像老家农村宅院前的楝树果儿,闪着滞涩苍老的光。
身边有青年男女走过,丢下几句蹦蹦跳跳的话,“傻冒一个,一看就是糊弄人的。听说现在讨钱的,都有蛇头了。”
风吹过来,拂动路边垂下的柳丝,我却觉得,那是老人从背后投过来的目光。夕阳似有晃动,城市的天空,那深灰色的云朵似有晃动。和这夕阳、云朵一块儿晃动的,是紧靠地铁口的一辆平板车上挂着的“拆洗油烟机”的纸板和一位中年男子。而在不远处,一位妇女边哄着怀里的孩子,边悄悄地询问行人“要光盘不”。
我仿佛是逃也似的取了自行车,甚至是闯了红灯骑过路口。然而,那路边的一家小店却没有了。那是一家有冥钱卖的杂货店。以往我都是在这里买的冥钱。我几乎寻遍了那儿的店铺,甚至反复地问询了居民,却仍是没有结果。年节过后才两个月,那店铺就没有了,再仔细看时,原来已改做了音像屋,一阵阵打呀、叫呀甚至软软的呻吟声,从门前的音箱传过来,像大街上闪亮的各色彩灯。
茫然地走着,心中便涌出阵阵怨悔。从走进这个城市的那年起,每年的年节和清明节,我都会从这个店铺买一包冥钱,当夜深人静时,在我住房的墙角处,画一个圆圈,烧了那冥钱。等那冥钱烧完时,我会小声地说一句,“母亲,儿给您寄钱了。”再抬起头,望那深蓝的夜空,眼前似有母亲走来,抚我的脸庞,我便闻吸着母亲身上浓郁的泥土气息……那些冥钱,是在外的游子,遥寄给已经去世二十多年的贫苦母亲的慰藉,也是我心中托起的一片怀念。
而如今,那店铺不在了,那慰藉和怀念也就失落了。各种各样的彩灯和音响,把它们挤走了,也把我的心挤得发酸。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