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当代消费语境中的怀旧情结


□ 赵庆超

  ●赵庆超

  据说,“怀旧”(noslalia) -词是在1688年由瑞士医生通过对希腊文“nostos”和“algos”两词的合成创制而出,从希腊词源上看是指离乡别井、征伐异地的士兵渴望回家的精神痛苦,经过改造之后逐渐脱离军事学和病理学的语词范畴.开始指向现代个人的意识世界社会文化心理,成为哲学、历史学、美学和文化学关注探讨的重要议题。作为一种“向内转”或“向后转”的情感追溯行为.怀旧把“过去”作为最主要的情感客体,通过对其进行回顾式想象来弥补和调节现实中的痛感.承担起记载传统和延续历史的文化功能.体现出追寻生命源头、发掘意识基奠的深层动机。

  虽然经过中外作家漫长的书写历程.怀旧已经衍生为一个重要的文学母题,深深铆人人们的精神世界,但真正作为一个理论议题被提到研究的议事日程上.还是20世纪中后期的事。后现代文化在驱逐神圣、解构深度的同时,还原出碎片化的日常生存景观.现代生活的瞬时性、无序性和流动性使得无质感的现代人失去了生存的确定性和安全感.转向过去寻求失’落的本真和永恒.因此怀旧便成为抵达精神家园的捷径。在现代科学技术的催生下,服饰家居、休闲娱乐、传媒包装等产业链的兴起也把现代怀旧充分形式化和普泛化了,古物收藏、旧歌翻唱、旅游寻根热、古装剧改编不断盛行,博物馆艺术、老照片、老房子、老城市备受推崇,“怀旧”已仿佛一个无所不在的幽灵,栖息在社会文化的每一个角落.它不再局限于单个个体成长中的心路历程,而成为一类社会化的集体事件,一种全民参与、极其普遍的文化景观。因此,现代性视域下社会消费文化和艺术审美嬗变的新征候推动了怀旧理论的明朗化,从而使得怀旧情结在多元化的时代语境下凝聚着新的文化内涵。

  延续着中国1990年代愈演愈烈的经济转型思潮,怀旧情结跨越新的世纪界碑之后,在各种媒介的包装与推动之下,撒播出更加奢靡的消费气息。当代中国唯“物”论的无孔不入也在侵蚀着怀旧情结的深度指向,并把它与潜隐的时尚追求紧密捆绑在一起,成为了后现代社会一体两面的重要文化景观。

  首先是关于“过去”视阈的文学书写。不管是创作者还是接受者都常常有意无意地凸现怀旧的“时尚”色彩.与新世纪人们摇曳多姿的物质想象密切关联。本来怀旧情结在时间向度上可以指向人的童年时代.而在空间向度上多指向人们生存过的的乡土或都市世界,但在新世纪的文学视野中.关于都市世界的怀旧想象却被刻意放大出来.20世纪30年代前后的上海和香港的商业气息和消费景观不断浮出“历史地表”,与现实中的新都市形象交相辉映,彼此营造着关于都市空间文化想象的共同体。

  在上海的怀旧书写入群中.陈丹燕是一个值得关注的个案。早在1990年代,她就凭借《上海的风花雪月》、《上海的金枝玉叶》等作品与程乃珊、素索、王晓玉们一起开始了老上海的“小资”书写,纪实性的刻意讲述和文学性的形象描绘为曾经繁华过的“东方明珠”蒙上了似真似幻的朦胧面纱。进入新的世纪,她又出版了《上海的红颜遗事》、《上海色拉》、《慢船去中国》、《用不拓宽的街道》、《外滩:影像与传奇》等作品,在文物考据和小说虚构中放大老上海的都市文化神韵。作为上海怀旧的重要推动者,陈丹燕在访谈中曾这样阐释自己的创作初衷:“我所做的事就是通过自己商业的怀旧,来找到真正意义上的上海气质。这当然是理想主义的角度,(就我个人而言)也会一点区分。想看书的人会把这种商业的怀旧和城市的气质,混在一起。”⑦正是老上海的文化气质与商业性的怀旧书写紧紧胶合在一起,使得作家对二者的“一点区分”难以产生效果,于是诸多文本中充斥着老上海光怪陆离的物象符号,彰显出对“中产阶级”文化的前世今生无限憧憬的写作意图。《慢船去中国》就是以简妮父亲一代人的失败放逐上海新中国的历史,从而为祖辈所造就的买办式的辉煌上海“招魂”,父辈怀旧地叙述“上海故事”里的“红房子西餐馆”、“蓝棠皮鞋店”、“比利翁舞曲”、“法国梧桐”深深吸引着简妮的精神世界,使她在朝着现实中的高级白领目标奋斗不已。因此,出于作家商业性的话语诉求目的,上海的历史生活便在文学创作中被主观地切割、排除与重组,更多地充当当前物质文化的消费“镜像”,而失去厚重的历史纵深感与经年沧桑感。

  不仅创作者为怀旧书写注入商业“水分”,接受者的审美误读也成为怀旧滑向物质泥淖的重要原因。王安忆的《长恨歌》发表在1995年的《钟山》上,作家出版社在当年年底以及台湾的麦田出版在1996年分别出版了单行本,但是并没有引起人们太多的关注,两个单行本最初销量平平就说明这一点。而到了世纪之交,《长恨歌》却一下子火起来,不仅在国内外荣获许多大奖.而且直到现在依然跻身于国内畅销小说的排行榜。这其中当然有许多因素在发挥作用.但怀旧思潮中世俗文化趣味的误读式接受无疑在《长恨歌》的普及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对于许多接受者来说,该小说所编造的关于王琦瑶等人的世俗的、应景的老上海故事成为引发他们阅读共鸣的兴奋点,文本中无数的历史细节刻画勾引出人们关于老上海的怀旧梦.其实王安忆是想通过小说来讽刺怀旧的世俗倾向的,在与王雪瑛的谈话中,她真切地否认《长恨歌》与怀旧时尚的对应关系:“《长恨歌》很应时地为怀旧提供了资料,但它其实是个现时的故事,这个故事就是软弱的布尔乔亚覆灭在无产阶级的汪洋大海之中。”但小说对老上海繁华景象内里的琐碎、庸常与萎缩真相的讽喻意图被大家忽视掉了,而变为老上海怀旧热的代表之作.有点啼笑皆非。而在评论界,不管是赞赏还是批判《长恨歌》的,都常常把王安忆对怀旧风潮的追随紧密相连,这种接受说明很多评论者依然关注的是作品的表象世界,被老上海的故事氛围和物象符号所牵引.这种深受时代风尚左右的“误读”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

分享:
 
更多关于“当代消费语境中的怀旧情结”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