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丈夫


□ 聂鑫森

两次婚姻的于曼曼似都没有找到理想中的丈夫;她希望丈夫能理解自己、能体贴自己,但一切好像都事与愿违。问题出在哪儿呢?

于曼曼觉得眼下的每个日子,才真正是属于自个儿的,可以由着她自由地支配、自由地享用,心里的那一份甜蜜和微醉,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了。
最后一支乐曲的最后一个音符,从彩色灯光氤氲的半空飘落下来,正好跌在于曼曼的高跟鞋底下。她好像突然从梦中醒过来,轻轻说一句“完啦”,然后离开这个陌生的男舞伴———一个挺帅的卷发高个子青年。收拾好衣物,她从豪华的夜莺舞厅走出来。
是的,该回去了。现在正好十一点,骑上小跑车,呼呼呼,三十分钟到家。到家后,洗澡,换衣,喝一杯香片茶,十二点之前可以舒舒服服地睡下去。现在的这个丈夫挺随和,挺大方,对于她喜欢跳舞这件事从不干涉,自由得让她惬意。她每次回到家里,他还在书房里看书,听说是准备写一本什么关于古钱币鉴微的书。她总觉得在这个世界上,男人活得比女人累,他们必须去社会上争一席地位,职务啦,职称啦,著书立说啦,开会评奖啦,否则就会有人指着他的脊背说:他呀,窝囊废,白活啦!女人无所谓这些,她们就怕红颜易老,青春遽逝,她们只是自己情感世界的奴仆,希望被人理解,希望有相当的自由。各行各业都看准了这一点,女人的服装品类最多款式最新,还有那么多型号的化妆品让睫毛增长让肤色变白让皱纹消逝让秀发柔软,还有海绵乳罩吊袜带指甲油紧身裤等等,这一切都为了让女人盲目地坚信青春是可以依靠这些挽留住的,同时又可以满足她们对于自由的最实际的运用,因为绝大多数家庭都是女人主宰着经济命脉。女人的聪明和傻乎乎,有时几乎是同一个意思。想到这里,她暗自笑了。
借着明亮的路灯,她找着了那辆还很新的小跑车,把钥匙塞进锁孔里,轻轻一拧,“吧嗒”一声,车锁打开了。她把车推到马路上,一抬腿,裙子跟着一阵风飘起,便稳稳地坐上去了,按了按车铃,不紧不慢地蹬起来。到底是秋天了,风凉沁沁的,很舒服。车辐条一闪一闪地旋转着,连响声也是清润润的。
她的心思又回到了舞厅里,最后一支探戈跳得真够意思,人就好像要飘起来,曲子是小提琴协奏曲《梁祝》改编的,美得让人发愁。卷发的高个子青年来邀她的时候,她在心眼里小看他。但当她很不情愿地站起来,跟随他踏出第一个舞步时,她就知道对方是行家,步子就像是黏在乐曲上,妥帖地嵌在那个节拍眼上。他开始用眼睛火辣辣地注视她,她翘了翘嘴角,把视线往斜里抛出去。她爱跳舞,爱得如醉如痴,可没有别的什么想法。好好歹歹她在这些舞厅厮混了不少日子,绝对没有别的什么可以让人去指指点点。她是因为怕寂寞才爱跳舞。但没有人相信这个理由,她的第一个丈夫就是这样。
想起第一个丈夫的时候,她蹬车的速度慢了下来。
于曼曼天性就喜欢唱歌跳舞,因为父母亲都是音乐教师。但她上小学和中学的时候,全部的感觉可以用两个字来概括:寂寞。这种寂寞感,在长大之后,才知道是源于她的孤傲。而这种孤傲的性格应该来自她的父母,他们一辈子老老实实地工作,把教书育人视为第一等的大事,也发表过不少音乐作品,很少与领导和同事在工作之外发生联系,弄得连个特级教师也没评上!于曼曼从小生在这样的家庭里,美丽聪明,品学兼优,对老师尊敬而不亲近。她不喜欢一些同学,为了获取考题的信息,或者得到出头露面的机会,有事没事去打扰老师,甚至怂恿父母去和老师套近乎。于是,同学有意地疏远她;老师采取的方法是对她既不批评也不表扬,尽管她能歌善舞,却从不让她参加各种文艺活动。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