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芳茶可娱(外一篇)


□ 何少川

  何少川,福建泉州人,毕业于厦门大学中文系,从事新闻工作二十一年。1983年始在党政机关工作,历任福建省委宣传部部长、省委常委、省委副书记兼省委党校校长、福建省政协副主席、全国政协港澳台侨委副主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福建省炎黄文化研究会会长。已出版过九部散文集和理论专著。
  
  早在一千七百多年前的西晋,文学家张孟阳作诗《登成都楼》就吟道:“芳茶冠六情,溢味播九区。人生苟安乐,兹土聊可娱。”因此,明代程百二编撰的《品茶要录补》,其中一章的标题,即“芳茶可娱”。
  茶在中国发现后,长期上至王公下及林野,不仅是用作饮料和保健品,而且成为休闲娱乐从而达到修身养性的中介物。把茶一物多用到如此极致,除了说明中华民族的聪明才识智慧非凡外,显示出茶叶本身所具有不同一般的优良的独特品质。我以为,茶的优良独特品质概括起来有这样几个方面,决定了它的“可娱”功能:一是实惠性。茶对人体有益无害(喝过量或不当另当别论),并有可贵的保健作用,还能去腥去膻,除烦消腻,又甘甜爽口。唐陆羽《茶经》曰:“若热渴、凝闷、脑疼、目涩、四支烦、百节不舒,聊四五啜,与醍醐、甘露抗衡也。”因此,茶为人们所喜爱,使“可娱”有了广泛的群众基础。二是辨析性。茶有一种特殊的可比较性能。宋欧阳修在《龙茶录后序》中说:“茶为物之至精。”“精”在生长的地理位置、土壤气候,采摘的季节时辰、撷取手法,制作的运度细节、操作技艺,煮泡的水质火候、器皿选择等等,稍有不同,茶品的优劣能够辨别。明显存在的这种可比性,也就使得茶有了可娱乐的兴奋点。三是鉴赏性。茶有色、香、味三大表象,可供品尝鉴赏。色清养眼,气香舒心,味甘润口,都是怡人性情的事。“色胜雪白,味比露甘,香逸兰薰。”(清余怀《茶史补》)美轮美奂,难怪苏东坡要把佳茗比喻为佳人。茶是天地造化为人们贡献出可把玩的尤物。
  在中国,茶由实用发展到“可娱”,年代十分久远。以茶为娱的鼎盛时期,大致在唐、宋两个朝代。唐代封演曾撰写《封氏闻见记》,记载提及“开元中”(公元713~741年)“茶道大行,王公朝士无不饮者”。因此,出现了许多有名的茶人,如李白、杜甫、皎然、温庭筠、陆羽、刘禹锡、卢仝、杜牧、张又新等。宋代也是嗜茶成风,玩茶的兴趣和花样比唐代有过之无不及,其中还出现了一个品茶高手的皇帝——宋微宗赵佶(公元1082~1135年)。赵佶治国无能,却多才多艺,讲起茶来头头是道,精于茶艺,多次亲自为臣下点茶。蔡京《太清楼侍宴记》:“遂御西阁,亲手调茶,分赐左右。”赵佶撰《大观茶论》,共二十篇,其中点茶一篇详细纪录了宋代这种代表性的茶艺。宋代著名茶人排列成串十分可观,如丁谓、范仲淹、梅尧臣、文彦博、欧阳修、蔡襄、黄儒、沈括、吕惠卿、苏轼、苏辙、黄庭坚、陆游、杨万里、朱熹等,都留有茶论或茶诗。当时,不仅是士大夫阶层以茶为娱,民间习俗也是如此。范仲淹写《和章岷从事斗茶歌》,就这样咏道:“北苑将期献天子,林下豪雄先斗美。”可见当时斗茶的盛况。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