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随其所宜而适”


□ 陈书录

内容提要:徐渭以《论中》七篇为代表的哲学思想与他的文学思想密切相关,尤其是其中的“随其所宜而适”等哲学思想,突破了朱熹《大学章句》、《中庸章句》的樊篱,并且将他那原来看似相对独立的几个文论范畴——“本色”论、文学发展观和“越俗越雅”说等有机地联系在一起,将诗文等雅文学与戏曲等俗文学融为一体,不仅提升了文论的理论价值,而且增强了冲击程朱理学、封建礼教和文学复古主义的力度,更加显示出徐渭作为晚明文学解放思想先驱者的历史作用。
关键词:徐渭 雅俗 文学理论 哲学思想

明代中叶的徐渭(1521—1593),是晚明时期公安“三袁”——袁宗道(1560—1600)、袁宏道(1568—1610)、袁中道(1570—1623)的先驱。徐渭自称“吾书第一,诗二,文三,画四”,当代学者也评价说:“他不是思想家,而是诗人和画家。”其实,徐渭以《论中》七篇为代表的哲学思想,也是不可忽视的,将诗文理论与戏剧理论融为一体,使之相互映衬,相互补充,相互深化,相互推进,不仅提升了文论的理论价值,渗透着某些艺术哲学的因素,而且增强了冲击程朱理学、封建礼教和文学复古主义的力度,更加显示出徐渭作为晚明文学解放思想先驱者的历史作用。
对朱熹《大学》、《中庸》章句的突破徐渭的哲学思想主要体现在《论中》七篇之中,这是关于《大学》、《中庸》的一组专论。徐渭对《大学》、《中庸》的根本精神的理解,集中在《论中五》的前一段话之中:

明明德三语,纲也;八条目二十语,目也。三虚也,八实也;三阖也,八开也;三根本也,八枝叶也;三起八也,八结三也。“本末”二字云者,一篇之眼也。何谓眼?如人身然,百体相率似肤毛臣妾辈相似也,至眸子则豁然朗而异突以警,故作者之精而旨者,瞰是也,文贵眼此也,故诗有诗眼,而禅句中有禅眼。《大学》首篇,人人熟之者也,而文之体要尽是矣。通其故,千万篇一也,首尻与脊也,然而一开一阖者,则又且无定立也,随其所宜而适也。

徐渭所说的“三纲八目”与“本末”,是指《大学》首篇所云:

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物有本末,事有终始,知所先后,则近道也。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诚其意,欲诚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自天子以至于庶人,壹是皆以修身为本。其本乱而末治者,否矣。其所厚者薄,而其所薄者厚,未之有也。此谓知本,此谓知之至也。

宋明理学家将上述这段话中的“明明德”、“亲民”、“止于至善”,称为《大学》的“三纲领”,将“格物”、“致知”、“正心”、“诚意”、“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称为《大学》的“八条目”。至于“三纲八目”的根本或关键是什么,历来看法不一。朱熹认为关键是“格物”:“此一书(指《大学》)之间,要紧只在‘格物’两字,认得这里看,则许多说自是闲了。”。而王阳明则认为“三纲八目”中最根本的是“诚意”:“《中庸》言‘不诚无物’,《大学》‘明明德’之功,只是个诚意。”王阳明的“诚意”根本说与朱熹的“格物”关键说是针锋相对的,对此,王阳明说得很明白:“新本(指朱熹的《大学章句》)先去穷格事物之理,即茫茫荡荡,都无着落处;须用添个‘敬’字方才牵扯得向身心上来,然终是没有根源。若须用添个‘敬’字,缘何孔门倒将一个最紧要的字落了,直待千余年后要人来补出?正谓以诚意为主,即不须添‘敬’字,所以提出个‘诚意’来说,正是学问的大头脑处。”对于朱熹的“格物”关键说或王阳明的“诚意”根本说,徐渭都没有表示认同,那么,徐渭所说的《大学》“三纲八目”的根本即“作者之精而旨者”是指什么呢?在上文所引他的《论中五》中,前半部分反复宣扬“本末”二字是“文眼”,而从行文中可见他认为《大学》中的“文眼”是“明明德”、“亲民”、“止于至善”等“三纲”,而最终的落脚点则是“随其所宜而适也”;后半部分则是通过正说、反说而强调“随其所宜而适”:“故凡作者,长短不同此同也,丰瘠不同此同也,诗与文不同此同也,自上古之文与诗,与今之优之唱而白之宾者不同此同也;多此者添蛇足也,不及此者断鹤足也,而昧此而妄作者貂不足也,指画并攫抟泥而思饱其腹也,将以动众焉,而顾失其谀也。”王阳明曾经用“画蛇添足”来讥讽朱熹的“格物”关键说,而徐渭则连用四个形象化的比喻来强调“随其所宜而适”。由此可见,徐渭认为《大学》的根本即“作者之精而旨者”是指“随其所宜而适”,这可以证之于他自己的《论中三》,其中比喻说:“因方(指药方)而不病于方,是之谓药之王,医之纲。”画龙点睛地说明他以“因方(指药方)而不病于方”即“随其所宜而适”为“纲”。虽然徐渭以“随其所宜而适”为《大学》(应该还包括《中庸》)之“纲”,是“作者之用心未必然,而读者之用心何必不然”,但却可以视为徐渭《论中》七篇的“精而旨者”。我们通读《论中》七篇,对其“精而旨者”便能更好地把握。《论中一》所论者虽然是“道不远人”与“中庸不可能”的老话题,但在“语”与“习”、“难”与“易”、儒与佛道等层面上加以展开,说明“之中”是入门不难,但需不断追求,强调中庸之道在实践上的普遍性和至上性,其中蕴含着“随其所宜而适”的主旨。《论中二》侧重于“道心”与“人心”之间的关系,主张“因其人而人之”,其“人心(欲)”论中渗透着“贵时”、“善因”的精神。《论中三》从治国齐民的角度说“贵因”,大力张扬“治莫利于因”的观点,尤其值得注意的是他强调以“因方(指药方)而不病于方”即“随其所宜而适”为“纲”。《论中四》给哲学与文学架起了一座桥梁,说明“词”即文学的发展“是时使然也,非可不然而故然之也”,将“贵时”、“善因”的哲学思想转化为与当时复古思潮相对立的文学发展观。《论中五》是说《中庸》中的“三纲八目”及诗、文、戏曲等创作的关键,都应“随其所宜而适”,否则“多此者添蛇足也,不及此者断鹤足也,而昧此而妄作者貂不足也”。《论中六》从因时而变的角度评说“贵赝”的社会风气,指出“古”时名副其实,而“今”时名不副实,抨击当时虚假的文风。《论中七》沿着《论中一》中的“道不远人”与“中庸不可能”的话题伸展开来,以学“没”(潜水)得“珠”、半途而废作比,说明“之中(中庸之道)”应坚定目标,不断追求,否则就会误入歧途,使思想界“支离决裂,错杂纷纭”(10) ,徐渭认为这是“他端者始蝟兴而榛塞之由也”。总而言之,徐渭《论中》七篇的主旨是“随其所宜而适”。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