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原乡的炬光(组诗)


□ 刘松林

  寻访
  走过穗子扬花的麦田闪进
  桃林
  喜欢这种静氧离子被绿绿
  的静
  淹没和摩抚的感觉
  即使在外出开会的空闲也
  愿遛到这儿
  让悦耳的鸟声拭擦心情让
  诗句
  舒缓放松地伸展叶茎
  林里的野花草儿是我感兴
  趣的物事
  有的熟稔还有不少叫不上
  名字
  离开桃林时特意拔了些陌
  生的野菜
  向遇到的当地人问个究竟
  
  拐上柏油甬路有位摊晒菜
  籽的农妇
  我拿出棵圆叶的农妇说这
  叫落里
  哦和老家的叫法儿相同
  又拿棵细叶的农妇说:蒿
  子秆
  哦这叫法也基本差不离儿
  拿出棵结细白荚的农妇摇
  摇头
  再拿个长紫骨朵的她又摇
  摇头
  向一位扛锨而来的老翁 他
  不好意思地笑笑:
  羊挺爱吃这两种菜的却叫
  不上来名儿
  道过谢之后忽然发现了一
  个事实———
  有些不熟悉的事物即使天
  天身处其中
  也许都是永远的盲点
  
  一个懵懂混沌的生存盲区。
  似是而非的
  身边物象飘忽朦胧的生活
  疑题
  成了一种惯势与惰性我们
  盲目地裹挟其中
  有谁会回转头来严肃地进
  行追问?
  谁会对那些冥渺细微事物
  俯下身去拂去一层层的浮
  尘
  使它们露出本原的真相?
  而这样思想并践行的人方可
  被尊为
  生活中的智者
  
  突然被手中的这把野菜照亮
  循着坚定的亮光我向前走
  去
  
  那天上午
  一嘟噜一嘟噜的槐花
  浴着明媚汹涌的阳光
  从五月舒展的眉峰间
  溢出白生生的香来
  
  这是在远郊。靠近村子的路
  边
  一垄垄春玉米苗飒飒迎风
  麦地葱茏、盎然而广阔
  钢筋水泥的挤迫渐离渐远
  心情开始努出来细密苞蕾
  
  停了车小鸟样扑向槐林
  一跳一跃地折下一嘟噜一嘟
  噜槐花
  你说喜欢这花白的纯净
  它才是天地精魄至上芳华
  你说喜欢这花香的素朴
  无论穷人富人爱都一样浓
  郁挚诚
  说着嗅着将脸儿埋进花里
  你成了开在这个上午的另一
  嘟噜花簇
  
  一嘟噜一嘟噜的槐花
  你这泥性的花寻常的花
  竟成了内心深处不凋的花束
  水晶玻璃似的蕊中
  人正画朵纯白纯
  醍醐氲香灌颅顶
  你将画面定格在繁盛之上
  意在强调:不忘茎叶下的皇
  天后土
  感恩生活沃壤里的茁壮根
  须———
  让四处飘零的精神回家
  即是返回本源的近旁
  
  雾凇
  是那个头发白了
  睫毛白了唇边的
  绒毛毛也白了的
  童年吗
  是那个黑袄袖白了
  青粗布裤角白了
  背筐绳也白了的
  童话吗
  清新在雾凇之上
  广阔在雾凇之上
  乌油油的眸子没有雾凇
  涌荡的快乐没有雾凇
  草叶旁,那行小兽足痕
  颗粒晶莹地
  踱进了今天
  
  雪原
  以皑皑铠甲的坚硬和剑锋
  凛冽的寒光
  宣告着蛮横的占领
  白色恐怖登峰造极之时
  也会有挑战的脚趾头蒲扇般
  露出来
  它在冬麦须根河道下层
  冻土深处
  不屈地走动头戴日头的红
  缨络铁盔
  手执信念不灭的焰苗
  平原浑厚底蕴
  和嘎叭作响的骨气血性
  这不是堂吉诃德的战争
  没有厮杀声的一场殊死格斗 角力
  这样的交手只消再来上几
  个回合
  你心里自然就有分晓了
  
  天光
  一抹斑斓耀闪
  又一抹绚烂染过来
  红尘,却仍在大梦中
  
  粮食的醇香弥漫
  干草的清气袭人
  炊烟袅袅萦升
  芦席子大炕烘暖
  胸脯在雪下的乡园起伏
  须多少回的氤氲迷蒙
  要多少次的晦晦明明
  那一只胚芽
  才会被地岚之掌
  晶莹擎出?
  
  责任编辑 师力斌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