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封信和一个时代


□ 胡学星

  弗·维索茨基(一九三八——一九八○)是六七十年代前苏联的行吟诗人,在戏剧、电影和诗歌创作等多个方面都享有盛名。自一九七一年起,维索茨基开始在塔甘卡剧院饰演哈姆雷特,成为“七十年代世界上最优秀的扮演哈姆雷特的演员之一”;因在电影中的出色表演获得过国际电影节大奖和苏联国家奖。生前,他的行吟诗歌得不到公开出版,但他的演唱录音通过普通录音机相互转录的形式在数以千万计的听众中间传播。维索茨基身上体现着俄罗斯历史上行吟诗人的身份特征,即有“光彩照人”的一面,亦有为民请命的一面。诗人的人格和苏联停滞时期的现实生活在特征上相契合,这使其诗歌成为那个时代的真实缩影和百科全书。一九七三年维索茨基曾给苏共中央写过一封信,内容在去年被首次披露。这封信的内容和处理方式恰好说明,维索茨基的身份定位是一种无奈的选择,反映出“解冻”之后苏联反民主倾向重新抬头的事实。
  去年,在华盛顿国会图书馆苏联秘密档案展览会上(http://www.kulichki.com/vv/ovys/pismo.html),首次披露了维索茨基一九七三年写给苏共中央的一封信。写这封信之前,维索茨基曾专门拜访了时已下台的赫鲁晓夫,向他咨询应该向谁寻求帮助。这件事在赫鲁晓夫回忆录和维索茨基的好友达维特·卡拉别绛的回忆材料中均有记载。由于经受不住压力的煎熬,维索茨基终于给赫鲁晓夫推荐的捷米切夫写了信。捷米切夫时任苏共政治局委员、中央委员会书记和文化部部长。多年来,人们围绕维索茨基访问赫鲁晓夫的真相一直猜测不已,现在维索茨基信件的公开可以揭开这一谜团。该信曾在苏共中央委员会备案,卷宗号为No.63382,登记日期为一九七三年四月十七日。为使人们对维索茨基信中内容有全面的了解,现将该信转录如下:
  收自莫斯科塔甘卡剧院演员维索茨基·弗·谢:
  最近,我成为新闻媒体和俄罗斯文化部关注的对象,并受到不友好的对待。九年来,我无法与自己的听众进行公开交流。我试图通过演出管理机关和文化局解决这一问题的努力均没有任何结果。所以,我向您求助,这关系到我的创作,也就是说关系到我的命运。
  您可能知道,在国内找一部播放我的歌曲的录音机要比寻找不播放的容易得多。九年来我一直在恳求:让我能够和观众实地交流,遴选可用于演唱会的歌曲,拟定一个能获批准的节目单。
  为什么我处于这样一种境地,我具有公民责任感的创作被看作业余文娱活动?
  我为自己的创作而对国家负责,尽管没有广播、电视和演唱会管理机构的宣传,全国都在听、唱我的歌曲。可我发现,出于没有远见的谨小慎微,那些应该直接解决这些问题的文化官员打断了我遵循传统而进行演唱的创作努力。
  这就纵容人们将许多假冒伪劣的录音归到我的名下,而说到底我的歌曲充满着乐观精神,我讨厌“蒙难者”的角色,讨厌强加给我的那种“受迫害诗人”的角色。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