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尖叫的钢铁


□ 江少宾

尖叫的钢铁
江少宾

  江少宾七十年代生人。在《人民文学》《青年文学》《天涯》等刊,发表多篇散文和小说。有作品入选《小说选刊》《散文·海外版》及“当代中国最新作品排行榜”等。现居安徽合肥。
  
  如今,十年过去了,我再也没有回过那座轰鸣的整装车间。当时,那样的一座庞然大物被人们习惯地称之为一车间。然而它实在不该是“一”,整装是制造拖拉机的最后一道工序,那两年,无数拖拉机从这里光荣下线。它们排成一条条长长的队伍,闪着钢铁的生冷的光芒,等待师傅们一一检验。检验合格之后,这些与农事有关的机器,便轰隆隆地驶入无边的沃野。
  我熟悉整装车间的每一道工序,就像熟悉那一段青葱而酸涩的岁月。那一年,我前脚迈出大学的校门,后脚就踏进这家拥有几千人的国有企业。在工厂林立的东门,拖拉机厂鹤立鸡群,幅员辽阔,几乎是另一个小社会,有自己的宿舍、菜市、食堂、邮局、储蓄所、闭路电视、学校和卫生院……这些与拖拉机无关但与生活有关的零部件,时常让“老大哥”们洋洋自得。而“老大哥”的身份,似乎也正体现在这些实惠上面。我二十三岁,昂着一张对未来无比憧憬却又无比茫然的脸,或许还有一些失望和怨言。事实上一踏进工厂的大门,面对这样一座庞然大物,我就在心里暗暗揣测: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我的专业是中文,抽象的中文与生冷的钢铁之间,究竟能有什么关系呢?
  无论如何,我都在这里了。带我的师傅姓葛,四十岁上下,也许还要大一点,一张古铜色的脸遍布皱纹,不喜欢说话,看上去已经到了足以退休的年纪。他喜欢抽烟,“红河”“蝴蝶泉”或者“黄果树”,不固定,但价格都低于三块钱。他是高级技工,工资在整个车间算是高的了,具体数字我记不确切,至少得有七八百。那时候,我的工资只有两百七十元。记得第一次领工资的时候,葛师傅恰好排在我前面,看到我,他笑了一下,接着便慢腾腾地说,“给我买包烟!”
  我愣愣地看着他,一言不发,好半天。
   这句话像一块生冷的钢铁,许多年之后,依 然顽固地插在我的心口上面。那时候的我不知道,这是厂里一条不成文的规矩,工友们习惯称之为“拜师烟”。我的忤逆之举,客观上让工友们觉得,我这个大学生,骨子里到底是傲的,连师傅都不“拜”,将来定是个不好共事的角色。
  第二天,也许是第三天,记件的时候,葛师傅冷冷地看着我,而后指着一地报废的零件,让我把它们再加工一遍。当时车间允许有百分之三的报废率,超过这个限度,就得有人出面负责,从工资里扣钱。我定定地迎着他,好半天之后,才很不情愿地收拾起地上的零件。他蹲在旁边,默不出声,凶狠地抽烟,不大工夫,地上就是一堆零乱的烟蒂。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