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心如蝶舞


□ 王 伶

我一直在探寻哈萨克姑娘姑丽的生活轨迹。姑丽从草原来到城市,在城市中游荡,遇到各种各样的人,经历了爱情、婚姻、失败、成功。她的人生奇异如蝴蝶,那么她的心灵呢?谁能真正感知她心灵深处的奥秘?



我在布拉克苏草原采访的时候,不止一次地听牧人们谈到蝴蝶山谷。他们说那里的蝴蝶比野花多,比云彩白;那里的蝴蝶是傻逼蝴蝶,一脚下去,一片。张开手,满把。蝴蝶是世上最自由的灵物,怎么会呢?他们说,就是这样的,不信,问姑丽。
姑丽,不姓姑,“姑丽”是花的意思。走进新疆,你会发现许许多多的哈萨克族女孩儿叫姑丽:阿娜尔姑丽——石榴花;塔吉姑丽——鸡冠花;阿依姑丽——月亮花……但通常我们图个顺口,一律管她们叫姑丽。
因为是隆冬,大雪封山,我自然无法去蝴蝶山谷,倒是可以会会这位女教师的。此间有关她的传闻此起彼伏,这正符合我等三流记者的口味:猎奇、探秘。遗憾的是,姑丽出事后离开草原了。她过去的学生告诉我,姑丽在城里一个名人家里当保姆;也有人说,她跟一个俄罗斯人跑到霍尔果斯口岸做羊皮生意去了。还有一种说法不大负责,说姑丽晚上经常在一个什么亚的地方跳舞。
当保姆,做生意,都是可能的,唯有跳舞这一说法是扯淡。想一想,姑丽即使真学坏了,也不会去跳舞的。她怎么能够跳舞呢?她那个样子。但,一个刚到城里卖羊毛回来的红脸膛汉子,咬牙切齿地说,我眼睛牛蛋一样,清清儿地看到的!姑丽这朵花被虫子咬死啦!
也许就是因为这个牧人的话,此后的两年间,我把一切正经事都搁下了,展开了一场执著的大寻找——我要见识见识这个不凡的哈萨克女孩,这是不是有点儿可笑?
是可笑了。
首先,我跑了一趟霍尔果斯口岸。依我看,姑丽去做生意的可能性最大,要知道姑丽从前就是卖小百货的。现在跟着一个俄罗斯人跑了,说不定还会整出一场异国之恋呢。但,在霍尔果斯那片童话般的白色小木屋里,我没有找到这样两个鲜明人物。我被自己的自作多情,弄得很尴尬。
接下来,跑名人家。现在的名人是越来越多,而且很难联系。跑了一圈,倒是见过两个叫姑丽的保姆,但胳膊腿儿挺齐全,显然不是我要找的“花儿”。真遗憾。
一个周末,我的采访对象、大自然文化旅游公司老板请客,饭后邀大家到歌舞厅坐坐。奥地亚酒店是这座城市很著名的地方,据说小姐全是受过“正规教育”的高档次女孩儿,能歌善舞,以异族和混血为主,容貌和体格绝不比欧美女人差。这是南方阔佬“走进新疆、体味新疆”的好去处,奥地亚,一度流传着这样一个段子。说,有天一猛男下了飞机,直奔奥地亚入住。正好是吃饭时间,猛男问,你们有什么特色小吃啦?亚麻色头发的女郎迈着山羊腿,一跳一跳过来,说,有,同志。早上,馍馍奶子;中午,手抓肉;晚上,水饺!女孩儿语音怪异,夹着羊肉、洋葱和沙枣花香。猛男愣了一下,说,什么什么!小姐眨着长睫毛,又认真地说了一遍。猛男瞪圆了眼,说,哇!早上摸摸奶子,中午手抓肉,晚上睡觉。好凶好凶的啦!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