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羊记


□ 张平

张 平

1

  夕阳一侧,一群山羊返回栅栏,像是背负着滚滚的落日,羊儿和摇晃的草一样给我的记忆苍茫之感。

  任何一头羊,眼睛似一大滴眼泪,何时滴下,羊儿不知,未来的命运怎样,它们只是有不祥的预兆,风侵扰着栅栏,它们遮挡不住寒冷,身体相互偎依,度过了岁岁年年。

  羊角虽短,但是锋利,它们可以用这撞碎大朵白云,大朵白云就像记忆被驱散开,一群羊的记忆就是一座山的记忆,沉重,辽远。羊角可以抵御外来侵袭,但是抵挡不住人类的大手,人类的双手只要卡住羊角,羊一切力量都被瓦解,即使它们用四蹄——曾经雄风一样有力的四蹄反抗,徒然,羊儿的命运就被死死卡住了。

  人类是它们的朋友,照管它们,给它们筑房,添水,这一切又看出了人类何等的居心叵测,羊角被卡住了,人类自有他的用意。现在一把利刃插进羊儿的咽喉,羊儿的身体一软,幻想也就土崩瓦解了,鲜血四溅,羊儿在倒地的一刻,不去挣扎,不像一头鸡,被封喉,在地里还要动弹一下,做出飞翔的姿势。

  羊儿是柔软的动物,温情,善良,坚强,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眼眶的哪一滴泪也没有滚下,即使它们的身体逐渐被肢解,生活逐渐被肢解。倒下的羊儿从来就没有再站起来,它们的绒毛被沸水褪去,被用力的指尖剥去,他们就要掏到那颗和他们一样的小小的心脏,奔跑的羊儿,四蹄生风的羊儿,没有了心脏,灵魂也不再附体。

  云游四方,我记忆中坡地,记忆中的羊儿的歌谣,却一直萦回心海。

2

  母羊怀孕的眼神,母亲看出来了,叫我特别照顾它。

  当母羊的肚子鼓得越来越大,我的脚步也要迟钝一些,跑得快的公羊、小羊到前头去了,我担心的事终究还是发生了,那些痴迷、走在前头的羊,总会损害一些农作物,我惩罚过它们了,但我最关心的还是怀孕的母羊。

  怀孕的母羊也如人母,处处回避着,退缩着,忍让着,比如在眼前的茂密的青草,有其它的羊儿侵占,它便闪开自己的影儿,它晓得身体里包裹着伟大的生命。

  分娩的日子,母羊静静地卧在栅栏一侧,呼吸有些粗重,它有时站立,看样子也有些心急,它是思考着该怎样完成这一次特殊的使命吧。母亲辗转着,我也跟着忙碌,坡地哪儿的青草嫩绿,我得备足它的一日三餐。

  小羊儿不知不觉就诞生了,可爱的羊儿绒毛还有些湿痕,母羊轻轻地舐着它的身体,可爱的小羊儿,在学会着站立,母羊含情地鼓励着。

  在栅栏周围的草地,母羊带着小羊儿走出了家门,母羊虚弱的身体是那样的骄傲,小羊儿虽然还不能活蹦乱跳,但阳光已洒在它们的身上。

3

  一些公羊,角长而尖锐,它们也是种羊,经历了些风,经历了些雨,角的色泽银灰一般,显得苍老,有穿透力。

  这些强大的公羊,也会无奈而孤独,以锋利的、有力量的武器——对角蹭坡地,蹭栅栏的撑柱,我想它太孤独了,我这样以为,孤独似乎也在穿越我的时光,公羊像一面镜子。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