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勒决的口水(短篇小说)


□ 刘先植

  文/刘先植 题字/杨励

  我写过一篇小说叫《阿歪家门前那棵榕树》,故事讲到过把文革时的村长韦任业放翻后自己当上了村长的阿掰。阿掰他爸因为是富农文革时挨韦任业整,后来阿掰又修理韦任业有脑膜炎的仔阿歪,改革开放后阿掰像阿歪他爸一样当上了村长,而阿歪他爸韦任业从此靠边站。这叫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当了村长的阿掰做了很多好事,带领村里人致富了。现在我要讲的这个勒决,就是阿掰的小仔,跟我同一个单位,有县土地局工作。阿掰有两个仔,大仔叫阿大掰,在县城建局当干部。大掰和勒决是大家给他们俩起的小名,原因就是他们的父亲小名叫阿掰,其实他们姓刘。

  我讲过阿掰他爸以前挨村长韦任业整时,他就到韦任业开村民大会的大榕树下撒尿,甚至拉屎,让尿熏韦任业,让韦任业踩“地雷”。而现在跟我在一个单位的阿掰的小仔勒决,比老子更有一套,那就是口水。他爸是下面射水,他是上面飞沫,比他爸更胜一筹。我准备讲这个故事的时候先讲这一点序幕,是想让读者听得更明白,事实的确是这样的。因为我和勒决在一个单位几乎天天见面,我对勒决的性格特征就像对我的脚毛一样了如指掌。

  人的命运也许是上帝安排好的,当年韦任业那个歪头仔凭老子是村长,娶了全村最美的妹仔覃美丽做老婆,让暗恋覃美丽的阿掰气得几乎要跳红水河。可惜阿歪有好命没有好种,生下的几个仔女没有一个帅没有一个美丽的,尽管韦任业给他的孙仔孙女起名又是俊又是秀的,但就是一个也不俊也不秀,个个像泥鳅黑不溜湫。虽然没有落到像他那个歪头仔的模样,但也没有一个像当年的覃美丽漂亮,就是连覃美丽的百分之五十的都未达到。这就是老天爷说的造孽,因为覃美丽本来就不应该属于韦任业那个歪头仔的,你硬是把一朵鲜花强插在那泡牛粪上,能长出鲜花来吗?更让韦任业操心的是那几个孙仔孙女没有一个读得书的,不是在家种田就是跟牛屁股。而阿掰的那两个仔,都考上大学,毕业了全部在城里工作。真是龙生龙凤生风,老鼠生仔会打洞。什么样的种结什么样的果。富农还是有富农的基因。

  我看过勒决的黑白照片,小时候的他像一根干柴,比我还要瘦。有人开玩笑说勒决得瘦是他妈的口水营养不够,不像阿歪他老婆覃美丽那么丰润。那年头阿歪他爸当村长,他有本事娶全村最美丽的覃美丽当老婆,阿掰他爸那时挨斗,阿掰能讨得一个女人做老婆已经不错了,所以勒决营养不良跟妈瘦有关。农村给婴儿喂食主要是米糕,先在头一天晚上把米用水浸泡了,然后第二天早上起来把水濞走,用木捶在特制的一种泥陶碗里磨成浆,然后倒入碗里放入锅隔水蒸熟,就可以喂婴儿了。因为怕烫着婴儿,喂食的时候大人先用嘴唇或舌头试温度,不烫了才塞进婴儿的嘴里。

  我听村子里的老人们说,勒决是很能吃口水的,他之所聪明就是吃着他妈的水口来着的。老人们说,那一大碗米糕给勒决他妈用勺划成几块,再用自己的舌头舔一下就塞进他嘴里,他妈还没有舀第二块,勒决早已把嘴里那块咕碌吞进喉咙里。他妈一边唠叨:“少着你的吗?烫死你!”一边又把一块米糕塞进他的嘴里。吃完米糕,勒决还不饱,在他母亲怀里用力地挺那圆鼓鼓的小肚皮,手脚像猫伸懒腰一样不停地撑,小嘴还嘟嘟地乱叫。他妈干脆夹桌上大人吃的菜用嘴嚼碎连着起浆的口水一起塞进他嘴里,勒决这小子还行,喜欢老妈的口水,三口两口就饱了。然后呼呼大睡,仍在床上任由大人们吃喝玩乐也不闹。后来勒决他妈妈找到了好办法,不煮米糕了,这小子喜欢嘴嚼的粘有母亲口水的饭菜,那就方便多了。其实现在想起来,是勒决小子从小聪明过人,那年头缺粮缺油,吃米糕油水少老吃不饱,吃油煮的菜和母亲的口水,那是大补之物呀。勒决就是这样吃着口水长大的,以至后来他的命运与口水结缘,成也口水败也口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麒麟》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麒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